第67章 我就是僵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楚恕之上车以后只报了个地址, 就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一声不响了。

郭长城不明真相, 一路偷偷回头瞄他, 感觉楚哥脸上好像笼罩了一层灰一样,闭着眼的模样就像经年日久地雕刻在山壁上的石头,冷漠得不近人情。

付了车钱以后,郭长城又想起了大庆的嘱托, 连忙拎起楚恕之忘了的包, 小跑着跟了上去。

楚恕之家住在一条非常深的小胡同里,他们俩正在风口处, 西北风灌进楚恕之的领口, 鼓起那件穿在他身上本来就显得有些宽大的风衣,就好像他马上要随身而去一样。

郭长城忍不住叫了他一声:“楚哥……”

楚恕之忽然顿住脚步, 回头恶狠狠地瞪向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郭长城, 用一种异常轻柔却也异常险恶的声音说:“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不知道我不是人吗?”

郭长城站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 呆呆地看着他:“那……那你是什么?”

楚恕之一瞬间就闪到了他面前, 肉眼完全看不见他的动作, 从郭长城手里一把抢过自己的东西, 他的手指冰凉, 身上似乎有某种阴阴的潮湿气, 漆黑的眼珠中闪烁着某种说不出的光彩:“你见过僵尸吗?僵尸可是吃人的, 我告诉你人肉是什么味道吧。人肉咬在嘴里又滑又腻,脆骨嘎啦嘎啦的弹牙, 内脏又腥又臭,从肚子里拉出来的时候滚烫滚烫的,就像刚从锅里捞出来的……”

他充满恶意地看着郭长城,轻轻地舔了舔嘴唇:“我就是僵尸。”

郭长城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不过那是被对方的手冰的,他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地害怕,可偏偏就是没有那种从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大概是给楚恕之当跟班的时间太长,郭长城觉得楚哥是什么他好像都能接受。

他甚至心里诡异地闪过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念头——怪不得楚哥不吃豌豆。

楚恕之似乎以为他害怕,并从他的恐惧中获得了某种说不出的恶意的满足感,丢下他转身就走,可走了没几步,却听见身后传来犹犹豫豫的脚步声,他一回头,发现郭长城又跟上来了。

楚恕之挑挑眉:“怎么,你打算跟着僵尸进棺材?”

郭长城站住:“我……我……”

楚恕之哼了一声,又往前走,然后郭长城迈着标准的小媳妇步,又跟。

楚恕之终于耐心告罄,低低的吼了一声:“趁我发火之前,滚!”

郭长城:“大庆……大庆让我把你送回家里,你还没到……”

他这句话没说完,突然被一股大力惯在了墙上,楚恕之枯瘦的手就像钢条做的,轻易地就把他拎了起来,扼住了他的喉咙,郭长城双脚离地地紧贴在墙上,浑身上下只有卡着他脖子的手可以可以着力,他很快就开始喘不上起来,脸都憋红了。

楚恕之冷冷地抬起头看着他,只有离得近了,才能看出楚恕之的瞳孔有点不易察觉地发灰,平时并不明显,但被阳光直射的时候,里面有种微妙的死气。

郭长城蹬着双腿,徒劳地在空中乱踹,本能地抓住楚恕之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我自认对得起天地良心,戴罪三百年,做过的事,早该赎清了,他们又算什么东西,又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去留?”楚恕之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啦来,眉目阴沉得吓人,“那我不如把这罪名落实了给他们看看!”

郭长城的眼睛里开始泛起水光,他实在是个鼻涕精,动辄哭泣,没骨头得很,性格也软,不知道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好像没有一点血气,看着楚恕之,他的表情有难以置信,有哀求,也有难过,却并不见怎么愤怒。

郭长城艰难地张张嘴,发不出声音来,只依稀能辨认出他的口型,是在叫楚哥。

楚恕之手一松,任郭长城落在了地上,他缓缓地缩回手,冷冷地站在一边,看着郭长城坐在地上咳了个惊天动地。

楚恕之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个老喜欢拿这个小笔记本、追在他身后记笔记的小孩——那笔记可笑得很,标准的孩儿体,甚至有点歪歪扭扭,记录的东西毫无重点可言,基本别人说什么他写什么,连别人的口头禅都往里记,楚恕之就无数次见他一笔一划地写下大庆那句“愚蠢的人类”——好像不是在学习专业,而是在兢兢业业地收录“前辈起居录”。

在他眼里,快把肺管咳成蝴蝶结的郭长城身上依然散发出厚重的功德幽幽的白光,他忽然觉得那种光有些灼眼。

方才扼着郭长城脖子的手突然轻轻地放在了他头上,让郭长城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楚恕之摸了摸他的头顶,然后轻轻地在他的头发上抓了一把,像是抚摸小孩小动物似的,然后低低地说:“你小时候没好好念书吧,学过《窦娥冤》选段么?里面说得清楚又明白,‘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命延’,听说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