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初一快到中午的时候, 光明路4号的群魔乱舞才彻底散场,众人一个个醉醺醺地裹上外衣离开, 在门口排队打车。

老李却等别人都走了, 才洗了把脸,不知从哪找到了清扫用具,慢慢地打扫起被祸害成了一团的办公室来。

大庆探头走进来,一见满地的狼藉, 先拈轻怕重地缩了缩爪子。

老李忙抽出一条抹布, 把凳子面擦了,摆成一排, 恭恭敬敬地把猫大爷抬上了椅子:“从上面走, 上面不脏。”

“又剩你一个人,现在的年轻人,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大庆老气横秋地嘀咕了一声, 小心翼翼地借着椅子做跳板, 跳上了办公桌的桌面。

“没剩我一个, 那还有一个呢。”老李往墙角一指, 大庆就看见了刚爬起来的郭长城。

“哦, 正好, 那小孩, 过来, 我正找你呢。”大庆瞪了郭长城一眼, 从祝红的办公桌上找到一个杯垫,用爪子拨开, 杯垫下面有一个装了几张购物卡的红包,它叼起红包劈头盖脸地扔在了郭长城身上,气哼哼地说,“老赵让你带给你二舅的,回去跟你二舅带个话,赵处说领导这几天过年难得休息,他就不登门打扰了,一点年礼,给嫂子和孩子添些新衣服——呸呸,愚蠢的人类,居然让我带这么恶心猫的话。”

郭长城慢半拍才反应过来,晕头脑胀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好容易想起自己这是在哪来了,讷讷地笑了一下,有些拘谨地捡起红包收好,回头一看拿着拖把正看着他们俩笑的老李,立刻卷起袖子凑上去:“李哥!我来帮你,我来……”

然后他被一个椅子腿绊了个大马趴。

大庆哼了一声,爬到一台电脑前坐定,伸爪开了机,非常不便地用猫爪挪动着鼠标打开浏览器。

老李看见了,立刻热心地走上去:“你要打什么?我来帮你。”

大庆脱口说:“山海……”

“海”字从它嘴里滑出来,变了调子,听起来有些像“和”的音,而后大庆住了嘴,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垂下目光:“哦,我是说我想上上微博。”

赵云澜说他要去干一件“大事业”,等一会再回来接它,大庆就坐在不知道谁的电脑后面,打开“喵爷天下第一”的微博账号,无所事事地用摄像头自拍上传。

老李和小郭在它旁边静静地收拾着残局,在方才那么一瞬间,大庆知道,自己是很想说,它想看看山海关外二十里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可是鸦族长老说得话有道理,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死了的人就是死了,尘归尘土归土了。

“喀嚓”一声,大庆把自己的大饼脸传到了网上,并加了文本“绝世帅喵”,发送了上去,很快有一些爱猫人士在下面留言,有人称赞猫的毛色纯,还有人友好地建议说:“博主,你的猫猫太胖了哟,要注意它的饮食,多带它去锻炼才健康。”

大庆光速删了那条留言,心里愤愤不平地想:“愚蠢的人类。”

它脖子间的铃铛随着它的动作晃悠,却并不发出声音,只有折射的金光间或反射在雪白的墙壁上。

老李忍不住抬手挡了一下被金光刺到的眼,回头看了一眼心情莫名地落的黑猫,刚想说什么,楚恕之却从墙里走了出来,据说每年初一,是他唯一被允许走进图书室的时间,然而他看起来既不像是借了书,也不像是查阅了什么资料,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讥诮、又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愁苦。

郭长城赶紧立正打招呼:“楚哥!”

楚恕之好像没听见,径直地拿起自己的包,嘴角越发地上挑,露出一个几乎称得上凄厉的冷笑,要往外走去。

大庆从显示屏后面探出头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了一句:“多少年了?”

楚恕之脚步一顿,哑声说:“三百年整。”

大庆“啊”了一声:“那不是……嗯,要恭喜了么?”

它话音没落,楚恕之突然从腰里摸出了一块漆黑的木牌,头也不回,只是抬抬手,把木牌在猫面前晃了一晃,不知道是不是郭长城的错觉,他觉得楚恕之脸上好像有字迹一闪而过,正在脸颊的位置,就像古代犯人脸上刺的字。

大庆竖起耳朵,睁大了眼睛。

楚恕之捏着木牌的手指用力得泛了青,手背上露出的青筋说不出的狰狞。

然后他一声不吭,大步往外走去。大庆立刻转头对郭长城说:“小郭,打辆车送送你楚哥!”

见郭长城懵懵懂懂地应了一声,大庆又加重了语气:“他喝多了,送到家,送到你确定他没事了才能回来,听见没有?”

郭长城迅速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手,小跑着跟了出去,替楚恕之拿过他的包。楚恕之像是有些失魂落魄,任郭长城拿走了手里的东西,毫无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