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似乎那个……有点不对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云澜飞快地把自己草草打理干净, 然后在茶几上摸到了从医院带回来的纱布和药,他闭上眼睛, 把纱布在眼睛上缠了几圈, 从床头柜上摸到纸笔,也不管是什么纸,摸索着在上面写了“我去光明路4号”这么几个鬼画符一样的字,就量着步子出了门。

睡梦里如雷的心跳在他迅捷的动作里慢慢平息。

当电梯在一层打开的时候, 赵云澜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将所有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两眉之间的天眼上,大步走了出去。

他看见很多人在面前走来走去, 很快, 赵云澜就能辨认出,身上有一圈虚影的是人, 至于没有的, 显然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一开始,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 他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层, 而随着赵云澜慢慢走出住宅小区, 他好像也渐渐熟悉了这种“看东西”的方式, 那些人影也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渐渐的, 他开始能看清他们每个人身上的三昧真火, 乃至顶上三花,最后, 赵云澜从一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人身上看清楚了——原来活人身上那层虚影其实是一层模模糊糊的“膜”,从头盖到脚,上面似乎有古怪的纹路。

赵云澜在路口站定,伸出手拦出租车,反正他看不见,就只好一直伸着手,全凭运气。

等他拦到出租车,摸索着上车的时候,赵云澜已经能看清,那些布满每个人身上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古怪的符号,而是字迹。

非常小、非常密集,每一秒都在不停地变动,赵云澜忍不住盯着司机看了两秒钟,被司机提醒了两声,才回过神来:“哦,对不住,光明路4号,您拉我到门口就行。”

出租车司机奇怪地看了一眼他眼睛上的纱布:“小伙子,你那眼睛怎么了?”

赵云澜随口扯谎:“打篮球砸伤了。”

司机“哎哟”了一声,又问:“还能看见吗?”

“敷着药睁不开眼。”赵云澜说,“先当两天瞎子。”

两人一路闲聊,到了光明路4号,出租车停在路边,赵云澜想了想,然后从怀里摸出钱夹,打开直接递到司机面前:“我也看不见,该收多少,您自己看着拿吧。”

这弄得司机一愣:“啊?你这么相信我?”

赵云澜笑了笑:“反正我包里也没多少钱,您看着拿。”

司机犹豫了一下,替他打印了小票,然后伸手翻了翻他的钱包,在这期间,赵云澜紧紧地盯着对方身上不断变化的字,他听见随着司机的翻动的动作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见他好像先拿出了什么,而后迟疑了一下,又塞了回去,片刻后,他抽出了另一张纸币,从兜里摸出了零钱,塞回赵云澜的钱夹里。

赵云澜的嘴角提了起来——他的视野越来越清晰,已经能分辨字迹的颜色了,只见它们有红也有黑,就在司机把找零塞进他的钱夹的刹那,赵云澜看见一行红色的小字从对方身上划过。

原来是这个意思——向司机道了谢,并谢绝他扶自己进去的赵云澜心里想着,原来那些小字就是人的功德,红为得,黑为损,看来刚才对方没有趁机占他的便宜。

然而赵云澜随即又皱起了眉,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以快得来不及阻止的速度苏醒,他一时分不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一切好像……就是从不久前地震、震出了瀚噶族的山河锥开始。

那场地震,真的是地壳的自然运动引起的吗?

喜欢削骨头的传达室门卫远远地看见他,乐呵呵地放下锉刀,打了招呼:“哟,赵处!哎?你这眼睛是怎么了?”

“意外。”赵云澜淡定地说,“李叔,过来扶我一把。”

李叔没来得及过来,另一个人却突然从后面赶了上来,沈巍一把攥住他伸出的手,勉力压抑着自己的手劲和声音,说:“你想去哪不能等我一会吗?我不过就是出去买了点早饭,一回头你人就不见了,我都快被你吓死了好吗?再这样我就……”

就什么?

沈巍深吸几口气,肺快被他气炸了,却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赵云澜转过头去,透过他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越来越透亮的天眼,他看见了沈巍身上有一排一排代表功德的、明亮的红色字迹。

然而它们并不能持久,就像波涛一样飞快地出现,旋即就会被一片大浪般的黑暗涤荡干净,就像永远也不会留下痕迹的沙滩。

赵云澜眼眶一酸,他不明白那股突如其来的酸涩是从什么地方而来,好像是一段深埋了千百年的古旧记忆,终于被飓风吹去百尺厚的浮尘,露出下面赤/身/裸/体、无从逃避的真相的一角,戳得人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