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可以试试,我很温柔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巍正在处理一棵白菜, 听见动静,偏头看了赵云澜一眼, 说:“这太乱, 别进来。”

赵云澜充耳不闻,循着声音、扶着墙小心地走进去,缓缓地伸出手,从后面抱住沈巍, 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闭上眼睛。

他先是试着用自己的“目光”从案板上扫过,可大概那些菜都已经从根上拔下来、还被冰冻过的缘故, 赵云澜什么也没“看见”, 只是抽了抽鼻子,勉强闻到了一股不是很浓的菜汁味。

而后他低下头, 看见沈巍那黑得要命的身体上在被他抱住的一瞬间, 突然从心口的地方流出血一样嫣红的颜色, 像沸腾的岩浆, 顷刻就滚遍了沈巍全身, 在赵云澜一片漆黑的视线里, 勾勒出一个长身玉立的影子。

就像是……那个黑影忽然有了生命。

赵云澜目睹着这样的情景, 沉默了片刻, 而后他面不改色、半真半假地对沈巍抱怨说:“你在切什么?我不吃这个, 我要吃肉, 又不是兔子,我现在是伤残人士, 有要求改善伙食的权利。”

他听见沈巍纵容地低笑了一声,掀开一边小锅的锅盖,一股还没来得及飘出来的肉香散发出来,沈巍说:“准备了你喜欢的,什么都吃一点,不要挑食。”

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上如火的颜色慢慢地变浅,从飞快流动的鲜红变成了某种异常温暖的淡红——就像破晓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太阳的颜色。

沈巍任他抱着,没有甩开他,赵云澜就随着他的动作左摇右晃,听着菜刀一下一下切在案板上的声音,赵云澜有好一会没说话,他的眼珠黑沉沉的,垂下的时候不显得黯淡,只是有些说不出的深沉。

好半天,赵云澜突然凑上去,开口不着边际地问:“哎哎,你觉得我帅不帅?”

沈巍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继而无奈摇头:“你有点正经话没有?”

“哦,正经的。”赵云澜清了清嗓子,用广播新闻联播的字正腔圆一本正经地在沈巍耳边说,“沈巍同志,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工作中的先锋,他帅不帅?”

沈巍:“……”

沈巍无言以对了片刻,轻轻地笑了一下,垂下眼,认真地把菜切丝,这简简单单的事让他做得如同心无旁骛一般,他轻轻地说:“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赵云澜压着嗓子说:“真感人,下一秒你该和我求婚了。”

尽管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人,但毕竟是在厨房,不是耳鬓厮磨的地方,沈巍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用肩膀撞了赵云澜一下:“躲开,我要炒菜了,你去外面坐着,别捣乱。”

赵云澜顺从地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就碰到了洗手池那冰凉的金属池壁。

他忽然似有意似无意地说:“那你会骗我吗?”

背对着他的沈巍一顿。

赵云澜追问:“会吗?”

沈巍深吸一口气,依然是没回头,片刻后,才低低地说:“我不会骗你,也永远不会害你。”

赵云澜用天眼追逐着他的背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的光在自己三言两语中渐渐黯淡下去,就像是一朵烧尽了的烟花,心里忽然一阵无来由的难过。

于是他点了点头:“嗯,好,那我相信你。”

沈巍猝然扭过头:“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

赵云澜蓦地一笑:“只要你说,我就信。”

他说完这句话,再也不忍心去“看”沈巍身上那些乍起乍落的光晕,赵云澜背过身去,假装方才的话都只是毫无意义的闲话,是转眼就能被抛在脑后的,他在厨房的储物格上一格一格地摸过去,嘀嘀咕咕地说:“我的牛肉干呢,我记得这有一包牛肉……”

然后他慌慌张张地碰倒了角落里的一根塑料扫把,一脚踩上去,险些五体投地。

沈巍正是满手的菜汁,怕抹他一身,只好伸长了胳膊,在半空中拦了一下,赵云澜就正好撞进了他怀里。

赵云澜的房子面积不大,厨房更小,一个人勉强合适,两个大男人进来,立刻显得转不开身,沈巍只好就着这个姿势,把双手绕到他身前,在水龙头下冲干净,下巴自然地靠在了赵云澜的肩上。

赵云澜突然不说话,也不动了。

沈巍洗干净了手,就这样保持着双手护在他身侧的姿势,把他往外推去:“有也早过期了,别找了,桌子底下有些点心,是我刚放进去的,你饿了先吃一点,别吃太多,饭马上就好。”

赵云澜垂下眼笑了一下:“饿疯了,但是不想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