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巍僵立了几秒钟, 缓缓地伸出手,在艳阳高照采光良好的正午, 拿到赵云澜眼前晃了晃。

赵云澜眼神有一点不易察觉的迷茫和散乱, 对他的动作毫无反应,沈巍的心沉了下去。

他这一不出声,赵云澜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下意识地做了个偏头侧耳的动作:“沈巍?”

赵云澜皱起眉, 忽然一伸手, 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沈巍在他面前晃的手,就好像预料到了对方会做这个动作一样, 沈巍的手像瓷器一样冰凉, 赵云澜沉默了片刻,“哦……那就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眼睛看不见, 赵云澜的目光就找不到地方落, 漫无边际地四处飘散, 显得异常迷茫, 沈巍倏地掐紧了拳头, 极力压住了自己的声音:“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一路上赵云澜显得异常沉默, 几乎连一句话也没说,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有下车走路的时候, 偶尔会露出一点茫然神色。

常人骤然失去视力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走路的时候他几乎不知道该抬哪只脚,总是忍不住去扶他抓得住的一切东西——即使沈巍拉着他的手。

他甚至有时会弄不清沈巍在引着他往哪个方向走, 特别是在拐弯的时候。

视力不好的人通常其他感官会相应敏锐,但那是建立在长期的习惯和无意识的锻炼的基础上,突然失去视力的人反而会比平时更迟钝一些,他会不由自主地过分注意自己听见的东西,并且在没有视力配合的情况下,一时很难判断自己听见的各种声音都代表了什么,又因为平衡感受到影响,他连别人往哪个方向拉他都要反应好半天。

不知是鬼面下手太重,还是他身上有伤,沈巍觉得他的脸色异常的苍白。赵云澜似乎对突然看不见了这件事非常淡定,既没有惊慌,也没有什么抱怨,只是木着脸没什么表情,眉头不易察觉地皱着。

其实沈巍知道,平时赵云澜也会有这样的表情,但是一旦发现有人在看他,他就会立刻变脸……现在他是不知道别人看不看他了。

沈巍的脸色倏地阴沉了下去,眉宇间的煞气几乎外露,手下扶着他的动作却愈加轻柔。

医护人员几乎是战战兢兢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赵云澜,总觉得后面那个戴眼镜一副斯文模样的男人,是电影里那种吃斋念佛、手起刀落的低调黑社会分子。

赵云澜的眼睛不出意料地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外伤,更没有病变,可他就是看不见——医生也很奇怪,折腾了他大半天以后,医生甚至隐晦地表明,也许短暂的失明是心因性的,建议他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等他们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赵云澜终于像只生命力顽强的蟑螂一样,以让人惊诧的速度适应了他的盲人生活。

赵云澜在走出医院的时候伸手抓了一下,开口说:“天黑了吧。”

沈巍就怕他不吭声,有心想引他多说一些,忙问:“你怎么知道?”

赵云澜说:“感觉空气变湿了一点,也凉了,应该是太阳下山了。”

沈巍拉开车门,一只手扶住他,另一只手抬起来挡住车顶,以防他撞到头,又弯下腰替他系好安全带,起身时,一偏头,正好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沈巍问:“你笑什么?”

赵云澜:“我就是想,有一天我要是老了变傻了,你还肯这么照顾我,万一我连人也不认识了,开口就叫你爹怎么办?”

沈巍:“……”

尽管乐于在赵云澜脸上多看见一些笑容,但沈巍有时候还是难以理解他诡异的自娱自乐精神。

赵云澜脑补了一会,居然乐出声来,伸手毫无目的地在空中摸索了一下,沈巍坐在驾驶座上,拉住了他的手,赵云澜就摇晃了他一下:“哎,我要叫你爹你可不许答应啊,不许欺负我傻就占我便宜。”

沈巍无奈:“你要是傻了就好了。”

“什么?”赵云澜故作大惊失色,一把握住自己的领子,“你想把我怎么样?关起来玩强制禁断爱吗?”

沈巍眨眨眼睛,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还是居然忍不住顺着他这话想象了一下。

只听赵云澜猥琐地笑了几声,继续说:“其实我认为这个可以有。”

沈巍:“……”

等车开始启动,才内向了半天的赵云澜就憋不住了,开始表演他的弱智儿童欢乐多。

他摸到了调整椅子的地方,一会把椅背躺下去,一会又直起来,一会往前一会往后,像个刚出生的傻猴子一样在车里到处摸,还偶尔对沈巍发表一下建议,“哎你别说,看不见也挺好玩的,市中心有个黑暗体验馆,门票四十,我这回省四十块钱。”

沈巍应了一声,勉强地跟着他牵扯了一下嘴角,一点也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好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