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放开,别用你的脏手碰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云澜凉凉地说:“传说开场白太长的反派会被一枪打死的, 你信不信?”

林间从四面八方响起了窸窣声,好像无数细碎的脚步走在其中, 赵云澜按着了打火机, 豆大的火苗被他高高地举起,照出一片小小的光晕。

突然,他猛一回头,一个矮小的影子从他身后一闪而过, 直直地飘到了半空, 瞬间就不在了原地,只留下长长的、像蜘蛛网一样的衣摆, 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划过。

发出一阵如同报丧鸟夜啼的笑声。

赵云澜在原地静立了片刻, 那东西就像也同样忌惮他一样,一直试探着绕着他神出鬼没地飘来飘去, 只是每次都不近他的身。

突然, 一根长鞭挟着劲风卷出, 从一个极刁钻的角度, 一下拦腰把那东西捆住了, 赵云澜一抖手腕, 辫梢重重地往下一坠, 只听那东西发出一声憋在嗓子眼里的尖叫, 他定睛一看, 一个一米出头的“人”被惯在了地上。

那“人”也看不清楚男女, 只是满脸的褶子,鼻子极突出, 几乎占了大半张脸去,把其他五官都挤得没了地方呆,乍一看,就像一只不祥的大鸟,一双豆大的眼睛里浑浊一片,几乎瞧不见眼白,看人的时候阴森森的,忽地一笑,就露出一口里出外进、参差不齐的大黄牙。

赵云澜半蹲下来,手肘撑在膝盖上,与这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不客气地开口问:“哎,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阴阴地盯着他,开口用锯子一样的嗓音说:“小子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哟,”赵云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那您倒是给说说,是多高多厚啊?”

他伸手摸出烟盒,手腕一抖就叼了一根在嘴里,打火机在手指间灵活地翻了几个跟头,把火打出了花来,“嘎达”一声点着了,带着轻微薄荷味道的烟味熏得那人往后一仰,呼哧呼哧地咳嗽起来。

赵云澜拎着镇魂鞭的另一端,也不给他松绑,问:“方才叫卖的人是你?”

那人冷哼一声:“不错,你有什么要卖?”

赵云澜不理会,眯起眼睛问:“这么说,功德笔确实在你手里?”

那人不说话,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毒蛇一样地盯着赵云澜。

赵云澜弹了弹烟灰,一把拎起了这小个子的领子,直接把他拽到了半空平视:“我就不信,四圣器还拔出萝卜带出泥了,谁派你来的?又谁让你以假功德笔为幌子把我引来的?”

那人脸上露出一个险恶的笑容,看起来更像一只大鸟了,他沙沙地说:“你惹不起的人。”

赵云澜听了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斜斜地叼着烟头,懒洋洋地说:“我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你觉得就凭你,能符合他们俩谁的审美观?”

他说到这,没等对方反应,一松手把手里的人扔在了地方,伸脚狠狠地踩在那矮个身上,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凉凉地说:“老子快没耐心了,别等我脾气上来了弄死你,快说!”

被他踩在脚下的人听了这话,却突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沙哑地开口问:“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万里。又有弱水周回绕匝……排阊阖,沦天门,何等的威风气魄,你还记得吗?”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这话你该找我老婆说,我从小语文就不及格。”

那人嘿嘿地冷笑起来,艰难地挪动畸形的胳膊,探进怀中,取出一个小金铃:“那这个东西,你也不记得了么?”

赵云澜一看见铃铛就起鸡皮疙瘩,铃铛通灵,大凡有招魂聚灵的作用,他左肩少一魂火,本来三魂七魄就不如其他人稳固,因此毫不迟疑,一脚踩碎了对方的胳膊,弯腰去捡那小金铃。

谁知他的手碰到了,却无论怎样也拿不起来,那指甲盖大的小铃铛简直像是有千斤重,坠得他手腕生疼,愣是一毫米都拎不起。

矮子忽然大笑:“堂堂……拿不起一个铃铛,哈哈哈哈哈,世上还有比正更荒谬的事么?”

这时,一股妖风骤然吹起,矮子挂在断肢上的铃铛忽然极轻极轻地响了一下,赵云澜的神经立即绷紧了,镇魂鞭回手甩了出去,将一团巨大的鬼火卷飞,鬼火落在一棵树的树梢上,合抱粗的大树的树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槁焦黑了下去,不过眨眼的工夫,就成了一棵被吸干了的枯木。

随即,大团大团的鬼火随风而来,赵云澜三鞭出手时,人已经退到了二十米以外。

他觉得自己这年关到头,简直除了情场得意之外,什么场都倒霉,穷得叮当响就算了,执法途中碰到的各种扰乱社会治安人士居然一个比一个开挂。

山间的坟包里伸出白骨的爪子,从地底往上爬,方才被他踩在脚下的矮子飘飘悠悠地升上半空,身后是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一般密密麻麻的鬼火,悬在那矮子断了的手指上的小金铃随着风轻轻地摇摆,发出几不可闻的叮当声,就像是唤起了整个山间的阴气,大团大团的白雾从冬天休眠的树顶端冒出来,它们随后彻底枯死,树上做窝的乌鸦“嘎”一声长鸣,冲向深不见底的夜空,月色不知何时,变得血红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