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无光之地,有大不敬之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楼道里传来汪徵不满的抱怨:“楚恕之, 都跟你说过了,这些符纸不用的话要收拾了, 明天保洁来了你让她怎么弄?”

楚恕之苦大仇深地皱了皱眉, 郭长城察言观色,立刻发挥新人的眼力劲儿,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收拾干净了。

大庆却一言不发地路过他们身边,径直走进了刑侦科办公室的那面“墙”里。

墙里面别有洞天, 是一排连一排的硬木的书架, 高高的,几乎戳到房顶, 驾着有些古旧的梯子, 书架上面和屋顶之间,只留下堪堪够一只猫通过的空隙, 墙壁上镶嵌着大颗的海龙珠, 把整个房间照得宛如白昼, 却并不会伤害见不得光的魂灵。

书架间散发着一股旧书的味道, 是沉淀了多年的墨香, 混杂着纸页间微许久不见阳光的霉味, 成就了一股经年日久的、潮湿清润的书香。

桑赞正在做整理工作, 那些字多有繁有简, 他基本不认识几个, 只好对照着书脊与架子上的标志, 一个一个认真地比对,他做得很慢, 但是从没出过错。

赵云澜把他从山河锥里放出来以后,就给他特别开放了图书室的全部权限,分配了这么个工作给他,报酬和郭长城一样,按初级员工算,待遇却十分不错,只不过郭长城拿的是鲜红的票子,桑赞则是大把的纸钱和上好的香火。

这是他有生以来得到的第一份有尊严的工作,不是被人当牲口打骂的奴隶,也不是被人愚忠地景仰、心里却只想毁了这些人的伪首领——尽管它来得太迟,桑赞已经死去了上百年,可他依然很珍惜。

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平静、自由地生活,这毕竟是他处心积虑了一生也没能得到的东西。

看见大庆进来,桑赞一本正经地冲它打了招呼:“腻嚎,猫。”

大庆:“腻嚎,结巴。”

桑赞愣了愣——汪徵是个文静的妹子,不会教骂人的话,于是他没听懂这个词,认认真真地问:“洁扒是、是甚?”

大庆心事重重地踩过木头书架,漫不经心地随口说:“洁扒就是好兄弟的意思。”

桑赞点了点头,表示受教,随后热情洋溢地说:“哦,腻嚎,猫洁扒!”

大庆:“……”

桑赞:“猫洁扒,妖……要看甚么?”

大庆连耍贱的心情都没有了,趴在他头顶的架子上:“赵云澜,赵处头天拿的书放回来了吗?给我看看是哪本。”

桑赞像做雅思听力似的,虔诚地侧着耳朵,认认真真地听完了这段“录音”,并要求大庆耐着性子说了三遍,才总算是七七八八的明白了,他颇有成就感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从小推车上翻出一本没来得及放在架子上的书:“久、久是塔。”

书皮已经破烂,角上还沾了一点泼洒出来的咖啡——不用说也知道是哪个邋遢汉子干的,封皮上阴森森地写着《魂书》两个字,已经被撕下了一点,看起来异常的破败。

大庆纵身一跃,从高高的书架上跳下来,落在了桑赞的小车上,拿爪子扒拉了一番,翻开的书页间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大庆心里一沉,它的修为不够。

出于某种原因,它此时实力比不上全盛时期的一成,甚至难以化形,然而毕竟是千年的老猫妖,难道它会比不上赵云澜这个只活了二三十年的凡人吗?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除非……那人的魂魄正在一点一点地醒过来。

“我没见过这本书,”大庆用爪子拍上书籍,无意识地在原地转圈,追着自己的尾巴,“这本书是哪里来的?”

它都不知道,桑赞更不会知道,一猫一鬼大眼瞪小眼了片刻,黑猫终于缓缓地低下头去,心情压抑地从小车上跳到了地上,往外走去,连最爱的牛奶泡猫粮都没有胃口了。

它不知道赵云澜“醒”过来是好事还是坏事,可它总觉得心里不安。

赵云澜现在过得挺好的,一边精明一边二百五,饱暖过后没事还思一下淫/欲,舒舒服服、顺风顺水。

黑猫是一种一到冬天,就只想找个温暖的窝整天睡大觉,睡醒吃点顺口的动物,本性决定它无法理解人类的“胸怀大志”,眼下旧主人每天傻乐,一脸二逼青年欢乐多的德行,大庆就觉得挺欣慰的,总觉得……不想节外生枝。

可是这枝却已经生了。

最大的节外枝沈巍闭上眼睛,径直穿过黄泉,连黄泉中浸泡多年、早已经无悲无喜散魂野魄都像被大浪冲开的浮萍,情不自禁地往两边分开。

他不知往下沉了多久,仿佛黄泉都已经见了底。

水色渐渐变深,下面更是一片漆黑,黑气缠在他身上,仿佛被他吸引,骤然将他整个人缠绕了进去,再往下,就没有水了,周遭只是一片死寂的漆黑,人走在其中,很快就会丧失时间感和空间感,生出天下踽踽只一人的绝顶寂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