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心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至此, 林静才明白,王向阳的怨念为什么不受超度——他一生没有做过恶, 却是劳苦半辈子, 末了又落了这么个荒谬又可悲的下场。

一个人要是恨到了极致,心里是容不下任何柔软的感情的,因此他亲手斩断自己和人世间的一切牵挂,以后, 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唤起他一丝一毫的留恋和好意了。

也许如果他还活着, 若干年以后,时间与经历会冲淡他心里的仇恨, 让他安然地度过这道坎, 可他已经死了。

命都没了,他再没有别的可得, 也再没有别的可失, 灵魂永远被卡在葬身车轮下的那一刻, 已经入了魔障。

赵云澜皱了皱眉, 觉得这件事很难办——在路边捡了几个水果, 揣在兜里, 难道就该死吗?哪怕是偷人钱包的, 被逮住了也顶多是个进看守所的罪名, 总不能就地枪毙, 显然是不至于要命的吧?

可因为这些人贪小便宜, 就这么把一个好端端地期待着回家过年的老实男人害死了,他难道不该恨吗?难道不该报仇吗?放在谁身上, 谁能一笑泯恩仇、释怀去投胎?

这好像也是有道理的。

于是长袖善舞的赵云澜很快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打算先把王向阳遣送回地府,按旧例,王向阳可以在十殿阎罗处伸冤,伸完,如果阎王们也一致认为他报仇是有道理的,就会发给他一张通行证,到时候他在人间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愿意找谁报仇就找谁报仇,跟镇魂令是没关系了,捅出什么事来,责任自然由是那边承担。

谁知他刚要开口说出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沈巍却忽然插了一句。

沈巍缓缓地说:“不问自取者为贼,不论拿的是真金白银,还是几个果子,这都没什么不一样的。更不用提因为这事还误伤了别人的命,我觉得确实应该和‘谋财害命’同罪,所以你的仇报得有道理。”

他这话已经出口,赵云澜根本来不及制止,一口气哽在油滑惯了的赵处喉咙里,险些噎他个半死。

沈巍这话音刚落,王向阳就发现一直隐隐地束缚着他的那股力量消失了。

别人可能不明白,但赵云澜心知肚明,尽管那人是以沈巍的身份出现,但毕竟是斩魂使本尊,自古先有斩不平事的斩魂刀,随后才有十殿阎王面前论功过。

也就是说,斩魂使的权限是相当高的,他下的判决,就是阎王殿也改不了,现在沈巍在审讯室里金口玉言地说了这番话,等于直接把“通行证”授予了王向阳。

“不过冤冤相报,肯定是没完没了,要是你就这么放了他们,说不定若干年后恶果自己也会报到他们头上……也或者他们活得不够长,会报到轮回之后。但你原本只是凡人魂魄,因为怨气太过而走火入魔,杀妻灭子这种事丧尽天良的事也做了,现在就算放任你去报仇,这件事之后,你也可能会被收监到地狱十八层里,这样伤敌一万,自损八千,你也没有怨言吗?”

除了知道内情的赵云澜,王向阳比这屋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先认识到了沈巍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注意打量了沈巍一番,正色点头,干脆利落地说:“没有。”

沈巍回头,假惺惺地问赵云澜:“你看,然后怎么处理?”

你三下五除二都处理完了,还问个屁……赵云澜瞪了他一眼,随后轻咳一声,还是得开口替他遮掩过去,于是从兜里摸出一张镇魂令,拍到审讯桌上,推到了王向阳面前:“先在这等着,破晓之前会有阴差来接你,你把这个拿给他看,让他带着你去阎罗面前讨一张通行证。”

王向阳动了动嘴唇,好一会,才慢慢地前倾身体,双手捧起了镇魂令。

“最后提醒你一声,”赵云澜例行公事地说,“他说的没错,你拿了通行证,确实解了一时仇恨,但事后必然遭到数倍的刑罚,动手之前可要想清楚了。”

王向阳怔怔地看了看手里的镇魂令,随后摇了摇头:“这就不用嘱咐了,我已经杀了十多个人,早就回不了头了。”

说到这,他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死都死了,竟然还有讲理的地方,算我谢谢你们。”

在场的人听见他的话脸色同时一变,祝红立刻问:“等等,你说你已经杀了十多个人?也是用同一种方法吗?人是都已经死了吗?”

王向阳:“当然死了,还是不得好死的死法,死后也永世不得超生。”

祝红惊疑不定地看了赵云澜一眼——由于人口越来越多,环境越来越嘈杂,厉鬼在人间作祟,非法杀人,一个两个,他们感觉不到很正常,但是一旦数量大了,积累的恶行多了,别说是镇魂令,就是在同城的一些稍有修行的民间流派,也能感觉到冲天的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