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巍心神巨震, 险些没能把持住。

他才知道,千年以来自己这样过来, 并不是无知无觉, 也并不是不委屈的,赵云澜那些话从来只在他梦里出现过,他一方面心知肚明,这都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又忍不住地心怀期冀。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

他因这人而生, 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 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 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他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为什么偏偏他是斩魂使?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 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 天地之间, 他生而无双, 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

每个人都怕他、卑躬屈膝地算计他, 甚至处心积虑地想要他死。

他生于混沌、暴虐和凶戾, 总有压制不住心里杀心的时候, 杀意如潮, 他想把那些人一个不落地全都斩于刀下。

可那……不行, 他到底还是无声地守住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承诺, 算而今,已经有不知几千年光景, 不敢有分毫叛离,因为那几乎是他与那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眼睛都红了,就仿佛下一刻要滴出血来。

不知过了多久,沈巍才极缓极缓地摇了摇头。

他听见沈巍轻如耳语地说:“我是不祥之人,会伤了你的。”

赵云澜轻佻地挑起嘴角,两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好啊,你要不要试试看是你的攻击力强,还是我的血比较厚?唉,照你的意思找个吉利的,我应该弄一只招财猫来结婚,咳……不用这么重口吧?”

沈巍没听出他的玩笑,更没打算接下去,手掌几乎要被他自己掐出血来,他终于忍不住脱口说:“你怎能……怎能这样逼迫我?”

赵云澜的笑容渐渐淡去,转身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他第一眼看见沈巍就觉得喜欢,原本还以为自己只是偏爱这种类型,却一时忽略了那仿佛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斩魂使的前因后果,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查明白,却总是不忍心开口问他。

因为他总是觉得沈巍心里好像压了很多的苦,不然为什么他每次身披黑袍出现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那么多的寒意呢?

他难道就不冷么?

“对不起。”赵云澜沉默了一会,轻轻掰开沈巍的手指,窝在手心里,然后俯身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随手把那贵重无比的房本扔在了一边。

沈巍闭上眼睛,觉得自己非常无耻。

要躲为什么不躲得远一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待在黄泉下,那么哪怕赵云澜活个十生九世,两人也绝对碰不上,对方可能压根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可他偏偏忍不住、受不了。

他认为自己简直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故意搔首弄姿地站在当街,等别人来了,他又要装出一副三贞九烈、欲拒还迎的嘴脸给人看。

他一直厌恶自己的心,至此强烈到了极致。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他忽然一把抱住赵云澜,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他的骨头都掐得“咯咯”作响,埋首在他颈边。

豪放的人在心中郁结的时候,总是放声大哭或仰天长啸。

而沈巍,只是越过赵云澜的肩头,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他也不知下了多狠的口,手腕上立刻就一片鲜血淋漓,伤口几乎见了骨。

他却依然似乎感觉不出疼。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赵云澜闻到了血腥味,立刻感觉到不对:“沈巍!你干什么!放开!”

沈巍却只把他扣得更紧。

人一生不过几十年,转瞬就过去,仿佛浮光掠影,沈巍忽然想,难道自己就连这么一点罅隙间的光阴都不配有吗?

“沈巍!”沈巍晃神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挣扎着别开了他的手,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床单竟然都已经被染红了,立刻愤怒了,险些把沈巍当成郭长城骂,“你脑子有坑吗?!老子就他妈是个猪八戒,也没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你摇头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什么了吗?你至于就直接血溅三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