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神魂颠倒,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云澜的心情其实也十分微妙。

他确实是喝多了, 走路也确实不大稳,不过之前已经吐过一场、睡过一觉了, 眼下酒劲在慢慢消退。

只是楚恕之说他喝得不分东南西北, 他也就干脆顺水推舟,表现出一幅不分东南西北的模样,假装半睡半醒地靠在副驾驶上挺尸。

沈巍人上楼接他,车却特意留着没熄火, 以便保持着里面空调的温度, 赵云澜一上车就感觉到了。

沈巍坐下来轻轻地推了推他:“醒醒,到你家再睡, 外面容易着凉。”

赵云澜装死给他看。

于是他就听见旁边的人叹了口气, 沈巍见叫不醒他,只好俯身给他系好安全带, 两人之间近得叫赵云澜能闻到沈巍身上的味道, 与身为斩魂使时带来的寒冷不同, 他身上有一股刚洗过的衣服留下的肥皂的味道——斩魂使剥落了他一层人鬼同惧的黑袍, 里面的人却是这样干净柔软。

接着, 沈巍又掏出一瓶矿泉水, 倒进一个小杯子里, 杯子在他手里晃了两圈, 原本冰凉的水顿时冒出了温暖的白雾, 他把杯口凑在赵云澜嘴边:“多少喝一点。”

赵云澜微微睁开眼, 黑成一片的车里仿佛只有沈巍的眼睛里有光,明亮得恰到好处, 既不黯淡,又不灼人。

赵云澜心里忽然重重地跳了一下,他凑上去,就着沈巍的手喝完了这一杯水。然后沈巍从座位下面找出一条毯子,严丝合缝地盖在他身上,又调高了车载空调的温度,这才平稳地把车开了出去。

赵云澜闭着眼靠在车座上,心里却一直是清醒的……他似乎已经很久没在这样寒冷的夜里,有这样温暖的感觉了。

从大雪山回来之后的这半个来月,他一直也没有联系过沈巍。

可每天定时定点骚扰,以及随时关注他喜欢的东西几乎已经成了赵云澜的习惯,打破习惯必然是痛苦的,他不由得借着年底的由头过得颓废了些,然而纵然人是社会动物,过度的社交也会让一个人疲惫。

不是衣香鬓影,有时候就显不出形单影只。

倒贴给他的男男女女从来不少,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乐于与人暧昧不清,以便保持良好的自我感觉。可是自从断开了和沈巍的联系以后,赵云澜开始总是忍不住把别人和沈巍比较,结果越比较越是索然无味——他们谁也没有那样浓重到值得细品的书卷气,谁也没有那样眉目如画的模样。

赵云澜觉得自己简直是一夜之间成了个清心寡欲的老和尚,连有一天饭局上他们为了助兴,花钱托中介请来了一个他一直都很喜欢的小嫩模,都提不起他丝毫的兴趣来——大庆作证,他还十分猥琐地用那小嫩模的泳装照当过一段时间的电脑桌面呢。

而每每醉生梦死到最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候,他居然会想起那天胃病犯了,死皮赖脸地留沈巍在他家待了半天的事。

他们一起看片子,偶尔交谈,中途他看腻歪了,就默不作声地拿起自己看了一半的资料翻开,两个人各干各的,谁也不吵谁,然后沈巍会塞一个靠枕放在他身后。

那其实是他一直以来都隐隐向往的生活方式——谁也不嫌谁话少,谁也不会烦谁,谁也不会整天追在谁身后搞些幺蛾子,今天要陪看电影,明天要送花,他们互不相扰,却绝不冷漠……就像本来就是生活在一起、自成一国的那样。

赵云澜活到了这把年纪,智商与情商发展基本均衡,肚子里不缺件,他自然知道,当一个男人从另一个人身上看见的不是腰细腿长屁/股翘,而是一种近乎对家的平静的渴望时,那就绝不是欢场上的色/欲熏心了。

要不是因为这样,他说不定开句玩笑,就和斩魂使把这件事说开、了结了。

可他偏偏舍不得。

赵云澜一想起大雪山中,在破破烂烂的小屋里,午夜梦回时撞上的那双眼睛,他就觉得要是就这么“了结”,他说不定一辈子都会悔不当初。

赵云澜的狗窝距离光明路4号不算远,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从复杂的心绪里纠缠出来,这段路就在他的扼腕中结束了,沈巍一路扶着他进了门,帮他脱了外衣挂好,又把他放在床上,转身去卫生间找湿毛巾。

尽管赵云澜看起来烂醉如泥,但沈巍还是非常规矩,只是细细地给他擦了脸和手脚,别的地方一毫米都没敢碰,就替他拉好了被子,把毛巾挂在一边,然后习惯性地给他收拾了垃圾,放在门口,打算离开的时候顺便带下去,又捡起了满地乱扔的衣服,装进赵云澜扔在门口的洗衣袋里,贴了张便条提醒他第二天记得送洗。

他甚至非常细心地把赵云澜床头柜上的半杯水拿走,以防他半夜睡得不踏实伸手打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