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猫食你也抢!你要不要脸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傍晚郭长城从自闭儿童看护中心出来的时候, 天已经很黑了,龙城刚下过一场雪, 路也不好走, 他只好把车开得像蜗牛一样慢,希望能在邮局下班之前赶到。

他的小破车里堆满了各种书,有些是课本和练习册,还有一部分是少儿读物, 全都用牛皮纸和塑料布三层外三层地包了, 一摞一摞,整整齐齐地摆着, 乍一看, 简直就像个网络书城里送快递的。

郭长城打算在年底之前,把这些东西寄给他资助的小学。

他开车技术十分一般, 胆子也不大, 在湿滑的路面上, 活像个巨型的大王八在地上爬, 然而尽管这样, 还是险些撞到了人。

一个穿着灰衣服的人突然横穿马路跑到了机动车道上, 险些摔倒郭长城的车轮底下, 好几辆车同时急刹, 幸好大家车速都很慢, 没造成更大的混乱。

一个开车的暴脾气大哥直接摇下了窗户, 破口大骂:“你这人有病啊!碰瓷也找个僻静点的地方碰好吗?”

郭长城可没那么彪悍,他吓坏了, 一时间手心里全是汗,慌忙从车上滚下来,声音都带了几分颤:“你……你没事吧?对不起啊,真对不起。”

摔倒在地上的人非常的瘦,瘦得脱了相,满脸的枯槁,帽檐盖住了半张脸,一眼看过去就笼着一层黑气,皮肤蜡黄蜡黄,分明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旁边开车的大哥依然在嚷嚷:“兄弟,你答理他干什么?那他妈就是一神经病!刚才怎么没撞死他呢?”

郭长城纠结地对义愤的大哥摆摆手,一看这人的脸色,顿时更害怕了,试探着伸出手,打算扶对方一把:“你还能站起来吗?要不然……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谁知人家却不领情,戴帽子的人飞快地打开他的手,仰起脸看了郭长城一眼,那双眼睛也死气沉沉的,眼神却说不清的阴鸷可怖,郭长城一激灵。

随后,戴帽子的人却径自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也不看他一眼,急匆匆走了。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郭长城注意到这人的耳朵下面有一个乌黑的痕迹,好像什么人抹了煤灰后按上去的指印。

他无措地站在那,仍对着对方的背影喊:“你真没事吗?要不我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你,有问题你打我电话,我叫……”

可是戴帽子的人已经拐进了一条小路,走远了。

开车的大哥也走了,临走,还在寒风萧瑟的大街上留给他一句话,他说:“兄弟,你是缺心眼吧?”

郭长城叹了口气,转身拉开自己的车门,正要上去时,他从反光的车窗上看见了一个人——就是方才那个戴帽子的。

只见那人侧身站在一个身后人行道的街角处,藏在拐弯里,鬼鬼祟祟的,随后,有两个女的相携从他面前的路走过,她们经过时,戴帽子的人忽然张大了嘴,头变形成似人非人的模样,嘴里有一条半尺长的舌头,朝那两个路过的人身上一吸。

郭长城睁大了眼睛,只见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忽然像犯了低血糖,踉跄了一步,险些晕倒,幸好被同伴扶住了,她们说了什么郭长城听不见,只看见从那快要晕倒的女人身上飘出了一团东西,径直飞进了张着嘴等在那里的戴帽子的人嘴里。

郭长城吃了一惊,猛地扭过头,可是他背后除了落满积雪的大街和匆匆而过的行人外,什么都没有。

他连滚带爬地上了车,心跳如雷,连忙从包里翻出赵云澜给他的小电棒,放在外衣胸口处的内袋里,用力拍了拍,这才好像找到了主心骨,缓缓地启动车子重新上路。

那根小电棒,真是他从特别调查处得到的除了工资以外最好的福利了。

第二天郭长城上班一进门,祝红的饭卡就飞向了他的面门:“小郭,姐今天想吃牛肉饼,要炸得脆脆的那种,再给我买一盒酸奶!”

郭长城二话不说,答应一声,把包放下就要往食堂走,在办公室门口正好碰见了咬着半块煎饼的楚恕之,郭长城立刻稍息立正站好:“楚哥早。”

楚哥爱答不理地挑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嗯。”

然后他走了两步,又倒回来,伸手抓住郭长城的衣领,把正要往外走的小孩给拽了回来:“等等,你这是碰见什么脏东西了?”

郭长城傻乎乎地看着他。

楚恕之还带着煎饼味的手在他两肩上抓了一把,然后把他翻了个个儿,又在他后心心口、两侧腰部各拍打了一下,这才取出餐巾纸擦了擦手,一推郭长城:“沾了一身的晦气,行了,干净了,你去吧。”

郭长城面红耳赤地迈着小碎步跑了,楚恕之“嘎吱”一口,把煎饼里夹的脆油饼咬得直掉渣:“这小孩修什么呢,我看他功德厚得冒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