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快去给我拿牛奶和小香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巍几乎是刚说完, 立刻就后悔了,他不知道和赵云澜说这话有什么意义,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隐隐期冀什么, 只是那么一时片刻间,觉得自己真是可鄙又可笑。

沈巍惯于含蓄,那句话几乎已经算是生生剖开了胸口,把自己的心晾在对方面前了, 然而他却不想知道赵云澜的回复, 只是觉得自己当断不断,本来是不配对他说这样的话的。

他一生杀伐决断, 从未曾这样优柔, 想来……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

沉默了一会,沈巍低下头侧身推开车门:“谢谢, 那我上去了。”

赵云澜都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 他无所不用其极地追了沈巍小半年, 都快把人捧在手心里了, 描述具体过程, 可谓是“没皮没脸, 要星星不给摘月亮”, 自觉就算是个真直男, 也能让他掰弯了——但他是绝不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斩魂使的。

他和斩魂使认识多年, 不算深交, 但至少关系不错,可怎么也亲近不起来。但凡一个人有起码的知人之智和自知之明, 都会对斩魂使这样的强者保持足够的尊重。

他的强大并不在力量——斩魂使的力量源于天生,这没什么好说的——而在这个人本身。

自来极阴晦的地方只生魔物,不生仙道,这是有道理的,一无所有的时候堕落尚且容易,何况这些阴幽之物大多天生就手握利刃。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沈巍低头开车门的时候,那平时只觉得好看的侧脸有说不出黯淡,赵云澜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他忽然伸手按住车门:“我还没到过斩魂使的地盘,你不请我上去坐坐?”

沈巍的眼睛似乎刹那就亮了起来,然而他终于也只对赵云澜客气地点了点头:“请。”

赵云澜锁好车,心情微妙地跟着沈巍上了楼。沈巍家非常干净,尤其和赵云澜那惨烈的狗窝相比——电话和电视上都盖着防尘罩,垃圾桶干干净净,桌子上一打一打的文件放得整整齐齐,卧室的门锁着,看不见里面的端倪。

只是不明原因地少了点人气。

沈巍:“坐。”

看着那没有一丝褶皱的沙发,赵云澜简直不好意思一屁股坐上去,因此动作显得格外文明。

沈巍打开带热水壶的饮水机,接了一壶的凉水,没用它加热,而是直接把壶拿了出来,双手捧住水壶不到片刻的工夫,里面的水就沸腾了起来,他默不作声地取出茶杯和茶罐,沏茶倒水推到赵云澜面前:“我平时在这边只是落脚,不常住,没有新茶了,将就一下。”

赵云澜才不用将就——他压根也喝不出来新茶和陈茶有什么区别,他端起茶杯,手指感受了一下那烫人的温度,忽然开口问:“大人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

沈巍顿了顿:“说了反而尴尬。”

赵云澜差点让他给气乐了:“是啊,你倒是省得尴尬,净围观我尴尬是吧?看我办的那些破事特欢乐吗?我二逼,这是没什么好说的,我承认了,可是大人,你这事办得也相当不厚道吧。”

沈巍没有反驳,好脾气地笑了笑,而后转移了话题:“那天碰上的鬼面人,你下次要是见了,千万要小心他。”

赵云澜低头吹了吹浮在表面的茶叶:“他是冲着四圣来的?”

沈巍:“嗯。”

“那四圣凑在一起,又会怎么样?”赵云澜问。

沈巍:“四圣产自盘古脚下、天地阴阳大秩序之前,洪荒伊始,那时有魂无灵,有生无死,人即是神,神也如蝼蚁,四圣秉承混沌之初的力量,真要被有心人集齐利用,恐怕会颠倒一切。我职责所在,不能让它们落在那人手里。”

赵云澜才听到这里,就沉默了,这反而弄得沈巍有些不安——他不怕赵云澜问,就怕赵云澜不问,这人有分寸,凡事点到为止,不该说的话绝不说,不该问的事绝不问,但是心里有自己的猜测,沈巍最怕的,就是摸不清他究竟猜到什么程度了。

过了好一会,赵云澜才缓缓地问:“鬼面人脸上带着面具,那天我看见你一直对他的面具有顾忌,是不是因为他的脸我认识?”

他当时就注意到了,果然卷向鬼面人面具的一鞭也是故意的!

沈巍脸色一白,鬼面人其实长什么样都不要紧,他们俩都是游走阴阳两界的人,皮囊就只是皮囊这个道理,谁也不会不清楚,可这其中的各种牵连是他万万不想给赵云澜知道的,但沈巍君子惯了,要他开口骗人,编不出词,也说不出口,因此一时僵住了,竟不知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