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只是……为了一个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足足有几分钟, 沈巍一声没吭,赵云澜也不催, 一动不动地坐在角落里, 病房里安静极了,几乎都能隐约听见手表表针滴滴答答的声音。

好半天,沈巍才忽然叹了口气,他一挥手, 身上的病号服就全部落了下来, 转眼就坐在了一件巨大的黑袍里,斩魂刀从他的手里凭空出现, 沈巍把那看似古朴的凶器别在腰间……这一回, 他没有再遮着脸。

“你怎么知道的?”沈巍静静地问。

赵云澜看着他,也不知想什么, 良久, 才开口说:“其实我不确定, 方才是诈你的。”

沈巍的表情一时难以用语言形容。

赵云澜随即笑了笑:“也不完全算诈, 多少有些蛛丝马迹吧。我前脚才进了瀚噶族的山洞, 你传信的小傀儡后脚就到, 我在山上方才提到掌灯阴差, 并没有说他是干什么的, 你却已经脱口他‘摆渡百人’, 实在叫我不得不想起那鬼差对着车头两拜才离开的事, 刚回到小屋里的时候,我问起祝红你的去向, 她那时的表情茫然了一会,似乎是直到你出现,才‘想起’有这么个人来,想来大人脚程该比我快些,大概是趁着那会时间去了‘那边’一趟吧。还有……”

还有山间的小屋里那看着自己的眼神——这虽然是他开始对沈巍这个人起疑问的最初动机,可眼下显然不那么适合在“斩魂使”面前说出来,赵云澜顿了顿,还是把这句话咽回去了。

“还有你呼吸心跳骤停,我一时好奇,在生死薄上追查了你的来处,它告诉我,‘沈巍’是个从不可说之处来的无魂之人。”赵云澜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膝头,“这么说起来,你露的破绽其实不少。”

斩魂使沉默不语,他大概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赵云澜也觉得怪别扭的,他忽然后悔自己居然就这么直眉楞眼地说出来了,一想到自己以前跟在“沈巍”身边不怀的那个好意,他就恨不得直接躺倒失忆。

赵云澜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智商大概是停机了,干的事没有一件不蠢。

两人相对沉默了好半晌,赵云澜才决定勇敢地正视自己丢人的过往,干咳了一声:“我以前没想到沈老师就是……咳,有胡闹不像话的地方,大人别跟我一般见识。”

沈巍默默地摇摇头。

赵云澜心里的疑问其实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可惜看见了沈巍那种有些茫然又有些无措的表情时,顿时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于是他走出去涮了杯子,和衣躺在病房给陪床人员准备的小铁丝床上,单人床又窄又短,赵云澜躺上去只能微微蜷缩着,显得有些委屈。

这么委委屈屈地躺下,他还不忘了顺口嘱咐说:“不早了,先休息吧,有什么事叫我一声。”

话音没落,赵云澜就想起对方其实并不是真的“病人”,他发现自己今天简直是说一句错一句。

赵云澜从未像现在这样,深沉而清醒地认识到关于“自己是个二逼”的这个悲催事实,于是他果断决定闭嘴,侧躺一边,闭眼假装睡着了。

只是这一宿,大概是谁也睡不着的了。

接下来的几天,祝红最先敏锐地发现了,他们赵处“老实”了。

具体表现在,他不跟朗哥那胖子出去鬼混了,不满嘴跑火车地胡说八道了,也不没事撩闲调戏沈教授了!

甚至连他们申请公费逛一逛当地夜市,也被赵处一挥手批了,既没有骂人,也没有凑热闹同去的意思。

在沈巍的“复查”过程中,赵云澜就每天就拿着个小平板,窝在医院病房陪床的小单人床上,上网或者看一些稀奇古怪的资料……唯一比较不同寻常的是,祝红听见赵云澜偷偷嘱咐郭长城,让小孩把他落在宾馆里的行李找出来,拿几件换洗衣服过来。

综合上述种种迹象,祝红意味深长地看着赵云澜,怀疑是他酒后那什么,把沈巍怎么样了。

难道是太惨烈了,以至于把人家半夜弄进了医院抢救?

对此,祝红还是有些疑惑的,一来赵云澜是个海量,那天真喝多了的其实是沈巍,以她对赵云澜的了解,他们赵处当时的状态顶多是“有点上头”而已,绝对没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二来赵云澜情场风评一向不错,跟过他的人都承认,这人舍得花钱,也不随便朝三暮四,跟前任从来都是好聚好散,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不良癖好,更没发生过强迫谁之类的事。

那难道是沈教授魅力大得让他们赵处一头栽进去,以至于要死要活了一番,又上演了非主流的强制爱?

祝红百般脑补不得其解,酸溜溜地想,姓沈的有那么好么?

那天晚上,赵云澜语焉不详地提了一句,让沈巍“配合”一下医院,也不知道沈巍是怎么配合的,反正过了两天,诊断结果就出来了,说他是因为酒精过敏导致的心脏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