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总有一些事, 是你会无能为力的,”赵云澜说着, 从破破烂烂的钱夹里掏出了那页关于罗布拉禁术的旧书, 挖了个坑,把它彻底埋在了雪地下面,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继续说, “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 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 占内存。”

这一次,汪徵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斩魂使走过来, 对他伸出手:“走吧, 我送令主到山口平地处。”

赵云澜已经十分疲惫了, 有便车搭, 他当然也不想走路, 大喇喇地把手交给了斩魂使, 斩魂使猛一拉他的胳膊, 把他往怀里一带, 接着周围一黑,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站稳, 再睁眼,已经是斗转星移。

斩魂使的斗篷散开, 转瞬间,他们已经回到了山口处。

斩魂使放开他,退后一步,接着敛衽施礼,转身走了,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里。

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正不知道思量着什么,表盘里的汪徵忽然开了口。

她说:“对了,赵处,你不是说钱包忘在车上了么,那刚才掏出来的是什么?”

赵云澜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瞬间碎了,大惊失色地捂住胸口:“你要干什么?我最近手头紧,给劫色不给劫财!你男人呢?怎么不管管你,老惦记别人的钱包干什么?”

“他听不懂,”汪徵的口气松快了一些,“我听说你最近大量收购古董书,好像打算当个古董贩子,除此之外,还干什么花了?”

“男人总要买房置地养家糊口的。”赵云澜双手插在兜里,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去,“小丫头,你不懂。”

汪徵轻笑一声:“我死都死了三百年了,谁是小丫头?”

赵云澜顺杆爬上:“你都是死了三百年的老妖婆了,还好意思问我要压岁钱,要不要脸?”

两人你来我往地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地里互相拆台,不知过了多久,汪徵才轻轻地说:“我方才是不是没说,谢谢你……”

赵云澜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敲打着表盘骂骂咧咧地说:“别以为几句甜言蜜语糖衣炮弹就能代替万字检查,下礼拜发我邮箱里啊,跨年守岁的时候,这一年犯过错的向全体同志念检讨书是保留节目,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

等赵云澜溜溜达达地回到山顶小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祝红用眼神询问了他一句,赵云澜对她亮了亮自己的手表,祝红会意,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手工毛线缠的小人,装作不经意地从赵云澜身边走过,把小玩偶在他的手表上轻轻蹭了一下,在谁也没看见的情况下,两缕白烟轻快地钻进了毛线小人的身体里,巴掌大的小娃娃顿时活过来一样,在汪徵手心里动了动。

赵云澜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发现人员齐全,且个个脸色不错——楚恕之不动声色地守在门口,脚底下趴着大庆,郭长城苦逼兮兮地照顾着不知道煮着什么东西的小锅,学生们围坐了一圈,正一惊一乍地听假和尚林静讲鬼故事,沈巍……嗯,沈巍呢?

他方才为什么会认为人员齐全?

赵云澜脸色一沉,问祝红:“沈老师呢?”

祝红明显地一呆,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然而仅仅是片刻,一个声音忽然在赵云澜身后响起,沈巍抱着一捧木柴走进来,不温不火地说:“找我吗?”

祝红好像才想起来,一拍脑门:“对,沈老师说既然还要在这住一宿,他怕带的燃料不够,出去找干柴了。”

沈巍把木柴放在火边上,以便烤干:“我怕万一,小汪姑娘找到了吗?”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随口应了一声:“嗯,找到了,方才路上正好遇上救援队的,我有点事让她去办,正好让他们把她捎回去。”

“哦,”沈巍回过头来,温温润润地对他笑了,“没事就好,你在外面跑了一天,过来喝一碗板蓝根吧,预防感冒。”

赵云澜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后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走过去接过药,一口喝完了,头天晚上的事,以及他自己心里的疑虑,他终究是只字未提。

赵云澜这几天过得十分不人类——先是和朗哥宿醉,而后在寒天雪地里开了一天的车,之后半宿没睡,又是被汪徵放倒,又是被山河锥震伤,再在雪域高原里长途跋涉了两圈,还和一大群怪物莫名其妙地干了一架,这样高强度活动的后遗症,在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爆发了。

他睡落枕了。

大爷即使是歪了脖子,也依然是大爷,一醒过来,就把所有人指使得团团转,一早晨山间小屋在他的指挥下,实在是各种兵荒马乱——赵云澜指使林静给他揉肩膀,结果林静对着他的肩膀脖子施展了少林大力金刚指,险些把他家领导的脖子给折断了,赵云澜眼泪差点没疼下来,怀疑林静是刻意打击报复,两人不干一点正事,先绕着小屋追打了二十分钟,才在祝红忍无可忍地一声“还走不走了”的咆哮里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