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天火“轰”的一声,点燃了整个山河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斩魂使听见身后的动静, 跟着猛地一别手腕,斩魂刀冲着鬼面人的头挥去, 他借着这个空档一回头, 险些被那大火球晃了眼,一时没找到赵云澜人在哪,情急之下喊了一声:“云澜!”

他这一分神,那鬼面人却不躲不闪, 用脸迎上了斩魂刀, 鬼面和刀刃一碰便划出一条口子,奇怪的是, 斩魂使这拿刀的人竟似有疑虑, 回过神来猛地错身收手,刀刃从对方脸上横削过去, 硬是不敢破开对方的面具, 从鬼面人身边错了过去。

鬼面人大笑一声, 呼啸而过, 就像一团巨大的黑雾, 冲着赵云澜而去, 长斗篷一拢, 将那被三昧真火点着的小烟头收了进去, 背对山河锥, 站在了赵云澜面前, 幽畜们立刻退开,退到鬼面人身后, 团团地围住了山河锥。

赵云澜眯着眼打量着鬼面人,不慌不忙地开口:“毕方那只野鸡还跟我吹牛说,三昧真火能烧得孙猴子哭爹喊娘,结果却烧不坏你的烂袍子,阁下真是好大的来头。”

鬼满人脸上的面具变得面无表情,看着他:“我不愿意伤你,令主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比较好。”

赵云澜一只手插在兜里,肩膀自然地往一边斜了斜,不用很油腔滑调,就已经是一副资深流氓的范儿,就听他毫无诚意地哼哼了一声:“哎哟,吓死我了。”

斩魂使大步走过来,一把将赵云澜扯到身后,斩魂刀横在身前,这动作回护意味太明显,以至于赵云澜都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自从这个诡异的鬼面人出现,斩魂使有太多失常的地方了。

不过此时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赵云澜被斩魂使挡住的手在兜里摸了摸,一边摸一边说:“看你的意思,好像传说中的山河锥果然是怕火的……不,山河锥取意‘镇压’,把所有能收的魂魄都凝固在里面,我怀疑它其实怕一切流动的东西,包括水,火,甚至可能还有大风,只不过是人世间的风、水和火都太弱了吧?”

鬼面人面具上大得吓人的眼睛转了转,直直地盯住赵云澜的脸,缓缓地说:“令主,慧极必伤,这么多年了,我看你压根没吸取过一点教训。”

斩魂使森然说:“你敢碰他一根头发,我让你后悔从‘那地方’爬出来。”

鬼面人大笑:“你?”

斩魂使静待他笑完,不轻不重地开口说:“你大可以试试。”

鬼面人面具上的五官抽动,身形忽然暴起,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在飞到空中,张开宽阔的两翼,俯冲而下,再一次对上斩魂刀的锋芒。

同时,赵云澜忽然往另一个方向跑去,藏在地面下的幽畜一拥而上,被他所经之处一枪一个地撂倒。

鬼面人目光一闪,拼着后背挨了斩魂使结结实实的一刀,背着那一尺来长的刀伤,黑血喷出了一尺来高,他却不在意,竟然不管不顾地追了上去。

地面上的幽畜的密度飙升,直接到了春运时期火车候车室的水平,赵云澜一脚横扫出去,正中一只幽畜的脸,闷响一声,也不知他腿疼不疼。

幽畜被他一脚踢得往后仰倒,赵云澜一脚踩在它的肩膀上,长鞭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掌心,一抖手,照着鬼面人的脸扇了过去。

斩魂使出于某种原因,就是不敢揭开鬼面人的面具,看见赵云澜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几乎给他吓了一跳,险些本能地用刀鞘去卷他的鞭子。

……好在他理智还在,刀鞘才抬起了不到十公分,就克制住了。

不过那鬼面人不怕枪,对他的长鞭似乎颇有些忌讳,一瞬间往后闪了七八米,撤到了长鞭的攻击范围之外。

赵云澜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鬼面人一见他这表情,顿时觉得不对,猛地回过头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一声巨响,阴沉的天空中忽然一道惊雷劈下,自九天上摧枯拉朽一般地斩下,将围在山河锥下面的幽畜全部卷入电光之中,瞬间给烤成了一锅糊家雀,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天然的火球。

天火“轰”的一声,点燃了整个山河锥。

没有人来得及阻止。

赵云澜把手摊开,一道请雷神符在他手中碎成了齑粉。

大奸者、大恶者、污秽者、重罪者,自有天打雷劈之刑等着他们,幽畜天生污秽,在这里引雷简直事半功倍。

赵云澜好像还嫌气人气得不够,把手里的碎纸末拍干净,十分欠揍地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他话音没落,只见山河锥竟似一段融化的冰川,慢慢地变细变窄,天雷引起的大火爆出了百米高的烈焰,直冲天际,与隐隐的雷鸣交相呼应,在山河锥的底座形成了一圈火卷的旋风,猎猎的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