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万鬼同哭,是有理由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斩魂使在原地坐了下来, 片刻后,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淡定:“山河锥在这里已经不知道立了几千几万年, 那位姑娘说的桑赞铲平了祭台上的石牌, 应该算是把困在里面的冤魂放出来了,是算解了这段公案,没想到……死魂无泪,这样的动静必是拼着魂飞魄散发出的尖鸣, 百万冤魂同一呼, 别说你我受不了,十万雪山也能被震塌。”

赵云澜背着手站在他身后, 沉默不语。

斩魂使说:“这倒是让人意外了。”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答话, 突然,他的明鉴表一闪, 一道白影飞快地冒了出来, 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 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向了山河锥的方向。

然而她不过才冲出了不到一米多的距离, 身体还没能完全离开表盘, 赵云澜手上突然“长出”蛛丝一样的透明的细线, 牢牢地把汪徵绑在了原地。

汪徵愣了片刻, 低下头来, 一人一鬼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她眼中似有水光, 却被一道符贴得连哭也哭不出来,赵云澜始终面无表情, 显得格外不通情理。

“在我眼皮底下跑了一次,要是你能跑第二次,我自己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球踢。”赵云澜冷冷地说。

汪徵默默地缩回了一点,那些蛛丝依然如影随形地绑着她。

赵云澜眼角跳了两下,面色不善地盯着她,汪徵本能地畏惧,垂着头不敢接他的目光,最后还是斩魂使轻轻地拉了拉他,不温不火地劝了一句:“令主,有话好说,不宜动怒。”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下属他可以随便骂,却不能不卖斩魂使这个面子,于是他尽可能心平气和地对汪徵说:“你觉得把自己牺牲给山河锥,就能平息万鬼同哭的怨气是吗?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认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呢,还是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他先开始还压着语气,到最后大概是越说越来火,几乎冲着汪徵吼了起来:“你是缺心眼吗!”

汪徵脖子上细长的红痕显得越发惹眼,额头上贴着的纸符随着她微微颤抖而一起一伏,看起来就像个三流恐怖片里的二缺僵尸妹,造型显得十分搞笑,可在场谁也笑不出。

赵云澜吼完最后一句,终于算是发泄出了自己的心声,他的表情平静了一点,在斩魂使旁边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冲汪徵扬了扬下巴,大发慈悲地说:“你也坐吧。”

话音刚落,绑着汪徵的丝线就在空中涌动成了一把银白色的椅子形状,正好够一个人坐上去。

也许是生前身后的故事太长,在汪徵身上,看不见一点严寒地区少数民族身上那种特有的热情奔放,她总是显得阴郁、沉默,又充满着不合时宜的内敛。

少女乌黑的长发垂在两颊侧,一动不动地飘在半空中。

赵云澜几经努力,终于缓和了一下语气,他慢慢地说:“有些事,旁观者听一耳朵,就能猜到前因后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汪徵静静地抬起眼。

赵云澜叹了口气:“是因为它是无论怎样都会发生的,是注定的,不是以你一个人的能力就能阻止的。”

汪徵喃喃地问:“你知道?”

“我只是比较了解桑赞这样的人。”赵云澜说,“数百代的奴隶,老子死了儿子依然当牛做马,从未有人胆敢反抗,他第一个开了这样的先河,心里肯定是有天大的不服,一个这么有血性、又出类拔萃的男人,你要想要他的命,他说不定还能慷慨赴死,可你不能伤害他的尊严。不提功名利禄那些虚的,也不说升官发财这些远的,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可不就是封妻荫子、让放在心上的人平平安安的么?”

斩魂使听完,忍不住在旁边轻声问:“令主也是这样吗?”

“缘分这东西不能强求,”赵云澜想不出斩魂使怎么会想闲聊这些鸡毛蒜皮,于是顺口说,“但要是别人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我、照顾我、替我知冷知热,我却连保护人家周全的心都没有,那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叫人么?”

斩魂使放在膝头的手往袖子里缩了缩,在别人瞧不见的地方,情不自禁地握成拳,好一会,才低低地说:“令主情深义重,只是不知道什么人能有幸得之。”

“啊?”赵云澜被他夸得愣了愣,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古怪,于是笑了出来,“哎哟大人您可别,这话夸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斩魂使轻轻笑了一声,没接他的话茬,只是说:“为了他的族人,桑赞背负了那么大的罪名,铤而走险,想让所有人都过上平等富裕的日子,而他亲手把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愿望实现了,一定没料到后来发生的事。”

赵云澜:“如果是我,心爱的女人死在这些人手上,死在自己亲手立下的规矩下,一定比恨老族长更恨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