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对这个骷髅也卖萌的世界绝望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阿弥陀佛, ”林静和赵云澜一起把门顶住,假和尚气喘吁吁地瞪着眼望着窗外那群跳来跳去的骷髅头, “我对这个骷髅也卖萌的世界绝望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赵云澜转头就问汪徵:“你招来的这一帮都是什么?咬人也就算了, 连你都咬,它们不怕塑化剂啃多了食物中毒吗?”

林静隐约感觉他好像说漏嘴了什么,在一边偷偷地拉了拉自己领导的衣角。

一边的女班长听到这,“噗嗤”一声笑了, 随后她可能觉得场合有点不对, 在同学们诡异的目光注视下,立刻捂住了嘴。

“1712年的时候, 瀚噶族内乱。”汪徵在祝红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拉好兜帽遮住脸,“最后以叛乱者胜利告终, 老族长死了, 他的妻子们、儿女们, 乃至跟着他的一百一十二个勇士, 全部按着旧俗被斩首, 身体被一把火烧了, 头埋在守山人的院子里, 他们将永生永世被驱使奴役, 不得安宁。”

祝红愣了一下:“就是院子里的那些?”

撞门的声音依旧。

赵云澜给楚恕之使了个眼色。

楚恕之立刻扒开自己的冲锋衣, 他里面那件毛衣十分非主流, 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兜,穿在身上就像个移动的收纳袋, 他把每个兜都摸了一遍过来,像数钱似的,数出了一打黄纸朱砂写的符咒,走上前去,把门的四角都贴上了。

黄纸上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被骷髅头们撞得晃晃悠悠的门马上消停了。

接着,楚恕之就像个往电线杆子上贴小广告的,大把大把地往窗户上、墙上糊符纸,只把整个屋糊了个水泄不通,外面蹦蹦跳的骷髅好像知道厉害,全体往后退了一两米,不敢再撞墙或者试图啃窗户了。

赵云澜松开顶着门的手,大冷的天,愣是让他活动出了一身汗。

他大爷一样地坐在小炉旁边,撕开一袋奶粉,跟矿泉水一起一股脑地倒进一个大碗,放在一直沸腾的小锅里,指使着刚爬起来的汪徵:“煮上,一会一人喝一碗,喝完以后,你得给我向组织交代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对不起。”

这是汪徵给的唯一一句回答,她那张嘴严得就像过去的重庆地下/党,打死了也不说,被逼急了,她就剩下一句话:“你们开门把我扔出去吧,没有我,外面不管有什么,也都不会为难你们的。”

赵云澜听完,平静地反问:“请问你自己觉得自己说得是人话吗?”

汪徵虽然卖相吓人,但正经是个性情温和的飘姑娘,话不多,跟谁也不太亲,但跟谁也客客气气,很少会说这么伤人的话,她自觉失态,赵云澜这么一说,她就一低头,干脆不言语了。

楚恕之侧身站在窗口,扒开窗户缝,往外看了一眼,见所有的骷髅头全都因为小屋里的符咒而退避三舍,他才回头对赵云澜做了个手势:“留个人守夜,其他人都睡觉去吧,这些都是小玩意,不碍事。”

危机已过去,竹竿男生就唯恐天下不乱地凑到沈巍面前:“老师,我能去拍几张吗……不出去,就在窗口。”

沈巍看起来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成长经历,才能造就出这样猎奇的熊孩子。

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搂住沈巍的肩膀,赵云澜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对竹竿说:“拍照是不违反纪律的,不过你得知道,过去的老人有种说法,认为相片能把魂带走,人的魂都在身体里好好待着就算了,不过像这种亡魂漫天的地方……你很想弄几个小骷髅回去试试无土栽培吗?”

竹竿被他“午夜鬼故事”一样的声音和语气吓得一哆嗦。

赵云澜笑眯眯地再接再厉:“你还可以把它们埋在你家花盆里,然后每天晚上,一到十二点,就跟新闻大厦的准点报时一样,你会听见它们喀拉喀拉地啃你家花盆的声音,啃完花盆还啃桌子,啃完桌子就啃你的床……”

他还没说完,竹竿男生就难忍地扭动了起来。

沈巍嘴角抽搐了一下:“你怎么了?”

男生面有难色,扭扭捏捏地说:“我……我……我想上厕所。”

吓尿了一个,赵云澜愣了一下,随后混蛋加八级地大笑了起来。

“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楚恕之说,“我的符至少能挡五个小时,都放心吧——想上厕所的稍微憋一会,天亮再出去,谁想咬你,你就尿谁脑袋上,童子尿辟邪,就算浇不死它们,好歹也能给冲个脑震荡。”

汪徵轻轻地说:“我可以守……”

她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断:“真出了事你守不住,后半夜我来吧。”

他从兜里摸出防风打火机:“姑娘们有怕二手烟的没有,没有的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