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呼吸都颤抖起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再后来, 这里的气候开始变得越来越恶劣,”汪徵在锅里加了一点水, “留在这里的人渐渐变少, 陆陆续续地开始往别的聚居地转移,后来大约是……嗯,我不大记得了,好像应该是中原的宋元年间吧, 这个地方出现过一场大灾, 那以后,这里的多民族聚居的文明就几乎断绝了, 除了一小撮瀚噶人想办法躲到了一个山洞里之外, 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逃走后再也没回来。”

女班长问:“历史上有记录吗?”

汪徵摇摇头:“这里古时候不属于中原, 没有和汉文明融合过, 另外地处偏远, 人口也不多, 消息传不进来, 也传不出去, 最多是钦天监留下几笔关于地质或者天文的记载, 当时朝廷说不定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过人。据当地民间口口相传的传说, 当年大雪从山上变成张牙舞爪的妖怪滚下来, 白色的鬼怪从地缝里、水里伸出手, 抓住人和牲畜,撕烂他们的肚肠, 揪下他们的脑袋。”

女班长想了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就是说,应该是地震引起的雪崩一类的地质灾害。”

汪徵没点头也没摇头:“后来瀚噶族人干脆隐居进深山,位置大概就在现在距离清溪村不远的地方,你们考察清溪村多民族杂居的少数民族社会形态,其实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瀚噶人的影子。古天葬台随着藏族人的迁走而逐渐被荒废,但天葬师住的小院子,在那次大灾之后,就成了瀚噶族人守山的地方,他们认为从高处能更早地看见灾难,所以每一个月,都要派一个强壮的小伙子上来守山,不过时间长了,这个习俗最后也变了,守山人成了族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守山屋成了他居住的地方。”

“这样一来,守山屋就成了瀚噶族里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而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有大型的祭祀仪式,瀚噶族就会全族一起上山,到守山屋里来参加。”

小眼镜问:“我以前为什么没听说过瀚噶族?”

“因为族人不多,一直也不和外族通婚,并且在建国前很久,这个民族就不存在了,早不为人知了。”

学生们恍然大悟,竹竿总结说:“哦,懂了,是长达百年的近亲繁殖造成的种族灭亡。”

对这个说法,汪徵没做什么评价,只是低低地笑了一声,离她最近的人无端打了个寒战。

任何一个正常人类都很难和汪徵聊下去,即使她不做诡异的动作,也不说诡异的话,可就是无端地让人觉得诡异。

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之后,大部分学生都被沈巍催着去睡了,只留下不需要睡眠的汪徵和昼伏夜出的大庆守夜。

沈巍是最后一个躺下的,他检查了门窗,又不知从哪找到一卷胶带,仔细地把屋里漏风的地方都给糊上了,低声把学生们挨个嘱咐了一遍,让他们夜里注意保暖,最后又低声询问了汪徵守夜要不要加件衣服,还随手捻小了火,以免锅里的热水沸腾后流出来。

全都照顾周全了,他才轻轻地钻回自己的睡袋。

赵云澜早在冷门历史知识讲座的时候,就自动屏蔽这种无聊的音频,跑去睡了,他耳朵里还塞着耳机,头微微偏着,蜷成一团,一只耳塞被蹭掉了一半,挂在他的耳朵上。

他五官轮廓深邃,睁开眼精神,闭上眼也好看,只是脸色冻得有些发白。

沈巍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他脸上,赵云澜的睡颜又坦然又安宁,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能找个旮旯倒头就睡一样,沈巍一时移不开眼,在旁边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表情都柔和了些,然后小心翼翼地扯下他的耳机,卷好后放在一边,又把他丢在一边的外衣拉过来,给他搭在身上。

郭长城和另一个男生已经合唱似的打起了小呼噜,汪徵在收拾着小炉子,传来轻轻的撞击声。

沈巍呼了口气,背对着其他人侧身躺下去,片刻后,他的呼吸放得又慢又平稳,就好像是已经睡着了。

可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睛却一直睁着。

借着夜里不知哪里的微弱的光,他就这样一直看着赵云澜,似乎准备盯着他的睡颜看上一整宿。沈巍脑子里那根筋绷得太紧,此时终于忍不住放纵了片刻,他紧贴着赵云澜躺着,思绪一发不可收拾。

想象着自己伸出手,抱住那具温暖的身体,亲吻他的眼睛、头发和嘴唇,品尝过他全身,拥有他的一切。

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他的渴望就像快要冻死的人渴望一壶热汤那样浓烈,可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

大庆在汪徵旁边缩成一团,尾巴一甩一甩的,等深更半夜,它认为所有人都睡着了的时候,才小声说:“院里埋的到底是尸骨还是人头?都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