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哎呀妈呀,狗眼都瞎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出发那天, 直到他们到了机场,赵云澜的脸都板得像个棺材。

当那个真人等身大小的充气/娃娃被寄到光明路4号,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 连没来得及走远的快递员小哥都听到了赵处愤怒的咆哮。

他说:“郭长城,你脖子上扛得是个夜壶吗?!”

郭长城没能适应骤然撕掉温情面纱的领导,一脸信息量太大、拥堵了他反射弧的呆样。

大庆好奇地伸爪扒拉了一下面前的大娃娃,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 那东西发出了一声十分逼真的……不和谐的叫声。

大庆的毛炸起来老高, 赵云澜的脸都青了,指着那娃娃, 气得足足有半分钟没说出话来。

郭长城就像个受到了惊吓的小耗子, 眼珠都不动,呆呆地贴着墙角站着。

赵云澜好容易把胸口憋得这口气咽下去, 噎得他嗓子疼, 好半晌, 才虚弱地对祝红说:“你能不能……给衣服找件它穿上……”

说完, 自己也觉出不对, 还没来得及更正, 他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 赵云澜嘀咕了一声:“气死我了。”

就捂着胸口摔门出去了。

祝红扭过头来, 对郭长城说:“你是把鬼见愁气得‘说都不会话’了么?厉害。”

郭长城:“……”

他奇迹一般地领会了祝红嘴里的“鬼见愁”指的是谁。

林静拍拍他的肩膀:“我刚发现, 小郭, 你才是真壮士!”

郭长城快哭了。

楚恕之默默地抱起了大庆猫,伸出手捂住了它的眼睛, 带着他一贯苦大仇深的表情,扭过了头,避开这一摊不堪入目的东西。

临到出发的时候,祝红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巨大的军需袋,把娃娃囫囵个地塞了进去,对着空气说:“委屈你在明鉴里再待一会,等下了飞机再进来。”

一缕白烟从赵云澜的表盘上飞出来,绕着祝红飞了一圈,最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露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少女的模样,赵云澜身边大概不那么让鬼舒服,汪徵看起来明显憔悴了不少。

“全当我是晕机了。”汪徵用一种起如游丝的声音说,然后她看了看自己未来的身体,总是雾蒙蒙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一点无法言喻的谴责来。

郭长城头也不敢抬。

最后,光明路4号刑侦科全体,还是厚颜无耻地跟着一起去了,他们闲得蛋疼,决心去围观究竟什么东西请动了赵云澜这尊大佛。

不过一路上也没人敢去触赵处的霉头,连大庆都变成了一只指头大的猫咪挂坠,老老实实地趴在了祝红的手机上——他们的头儿看起来就像是要去劫机的。

……直到他们在候机大厅碰上了沈巍和他的学生们。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赵云澜青得发黑的脸一瞬间就雨过天晴了,冷冽的眼神一瞬间就融化了,方才身上悠悠地转着的那股黑气一瞬间就消散了。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的同事,大步走向了被学生们围在中间的男人,在精心设计的相遇中装模作样地说:“沈巍,怎么这么巧!”

沈巍的眼睛闪了闪,赵云澜一时没看出来他是得到了惊喜还是受到了惊吓,反正过了好一会,沈巍才推了推眼睛,点点头:“赵警官。”

祝红看着那边,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在一帮象牙塔里的老师和学生之间,赵云澜轻而易举地就成了那个掌控全场的人,沈巍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这些熊孩子们就三言两语地被赵云澜套出了具体目的地和考察任务。

赵云澜笑眯眯地问:“城区和清溪村中间有十几个小时盘山道的车程,你们打算怎么去?”

沈巍立刻明白了这家伙的不怀好意,可惜猪一样的队友太多,他刚要开口,穿红衣服的女班长就快言快语地说:“坐大巴呀!”

沈巍:“……”

“大巴一天只有一趟,清晨六点出发的。而且和你们的目的地不完全是一条线路,我知道你说的那辆车,那是往一个县区去的。”赵云澜见人上套,越发好整以暇。

女班长愣了一下:“我查了地图,好像中途可以下车,然后走过去似乎也不远……”

“以你们的小身板,能走四五个钟头吧。”赵云澜往后一靠,用眼角扫着沈巍,“东边的平原西边的山,在山地地区,地图上不远的距离,你可能要翻好几座没有开垦过的荒山,我说四五个小时,还得在你们不迷路的前提下,你想,你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再走上四五个小时,估计要露宿荒郊的,现在这个季节,那边已经冷到你没法想象的地步了,露宿雪地……”

学生们不负众望地发出了一阵焦头烂额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