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那么几秒,赵云澜觉得沈巍脸上的表情都是恍惚的——但是没人能责怪他,比起郭长城,文质彬彬的沈教授才是在给人阐述什么叫沉着冷静。

短暂的恍惚过后,沈巍垂下眼皮,把某人的咸猪手从自己的腰上扒拉了下去,推了一下眼镜:“没事,谢谢。”

郭长城从来没有在见到一个人的时候这样激动过,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他伸长了脖子发出了自己的呐喊:“赵处,救命!”

他的倒霉样实在是太喜感了,赵云澜目光在小小储物间一扫,确定目前为止没有伤亡,顿时放松了,百忙之中还不着四六地来了句戏腔:“尔等有甚冤屈,速速报来,可有状纸?拿来与本官细看——哪!”

郭长城直接趴下,以身糊地了。

沈巍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遮住了翘起来的嘴角。

刚被打倒的饿死鬼就像个自动复活器,再次爬了起来,沈巍猛抬头,只见它挥动着镰刀一样的大爪子,从背后扑向了赵云澜。

“小心!”

赵云澜一侧身转了半圈,夹杂着寒风的大镰刀爪从他面前落了下去,另一只随即而至,赵云澜小臂交叉撑在头顶,短刀一架,随后一把攥住了饿死鬼的“手腕”,他的动作迅捷而有力,透着一股精心训练出来的精确和利落。

他没来得及散去笑意的眼睛和饿死鬼对上,脸上的酒窝还在,笑容却没来由地让人觉得发寒。

饿死鬼身后响起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撞钟的声音,那声音仿佛能顺着人的骨头直抵灵魂,郭长城脑袋“嗡”一声,眼前直晃金花,而被绑起来仍然挣扎不休的李茜直直地打了个挺,顿时不动了。

饿死鬼就像让人当头打了一枪,它仰起头,高声惨叫起来,一团一团的黑影从它身上落下来。

等赵云澜松开了手,那东西已经变成了一人大小,骨瘦如柴,大腹便便,虚弱得像个一捻就碎的影子。

赵云澜这才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冷冷的流光从瓶口闪过,饿死鬼猛地瑟缩了一下,似乎想跑,身后的林静堵住门口,双手合十,麻利地结了个金刚手印,这时,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身上似乎有了某种不动如山的气势,饿死鬼一头撞在储物间的门口,又狠狠地被弹了回来。

赵云澜已经拔下了软木塞,把玻璃瓶口对准了饿死鬼。

饿死鬼的大秃头瞬间给扭曲成了蒙克的《呐喊》,以一种可以入画的歇斯底里和极度惊恐,被活生生地吸进了瓶子。

透明的玻璃瓶黑了,赵云澜拧紧了软木塞,把这条件极端恶劣的简易监狱拿到耳边,用力晃了两下,这才心情愉快地对身后的林静说:“收工。”

本来已经昏睡过去的大庆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奄奄一息地说:“你们又暴力执法,我都被震醒了……”

赵云澜把猫拎起来,塞进自己的公文包里。

大庆继续气如游丝地抱怨:“怎么才来?”

“东南二环堵车。”赵云澜拍了拍它的脑袋,“辛苦了,回头给你发奖金,睡你的吧。”

大庆的眼睛慢慢地合上,呓语似的唠叨了一句:“我……我想吃干煸小黄鱼干……”

赵云澜:“……”

郭长城呆呆地看着他:“这就……就完了?”

赵云澜闻言,先是脸色不耐烦地一沉,而后又飞快地扭曲出一个微笑,在险些演砸了地装出的好脾气后,又恢复了他演技一流的一贯水准说:“还差一点。”

他说着,越过郭长城,拉过沈巍的胳膊肘:“真没受伤?实在对不起,把你卷进来,我得带你去检查一下。”

沈巍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手递给他:“真的……”

他的话到此为止,沈巍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然后干净利落地失去了意识。

赵云澜轻巧地接住一头栽进他怀里的沈巍,半跪下来,腾出一只手托住沈巍的膝弯,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一个名叫李茜的女学生,今天跳楼未遂,你送她来医院,但是自己犯了低血糖,被医生留下观察一天。”

林静指了指李茜,冲赵云澜打了个眼色。

赵云澜继续在沈巍耳边说:“至于李茜,她因为和一桩杀人案有关,晚上的时候被警方带回去询问,其他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沈巍的眼镜被蹭歪了,从鼻梁上滑了下去,露出修长的眉目,毫无知觉地枕着赵云澜的肩膀。

赵云澜弯腰抱起了沈巍,往外走去。

林静拎起李茜扛在了肩膀上,走了两步,发现郭长城没跟上,于是转向他,客客气气地问:“施主,贫僧还有另一个肩膀,用把你也一起扛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