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章 动她,等于找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昏暗的灯光,劲爆的音乐,沙哑低沉的喊麦,时而发出的尖叫,夹杂着酒精味、烟味、香水味和汗味的浑浊空气,浓妆艳抹的陪酒女郎,酒精和欲~望占据大脑的男人…

这是国王酒吧一楼慢摇吧的画面,也是每一个夜场的写照。

诸葛明月坐在正对慢摇吧入口的一个卡座上,身前摆着一瓶皇家礼炮,一份果盘、一盒冰块、一个酒杯。

一瓶酒,一个女人,这是混迹夜场男人最希望看到的画面。

如果女人前面加上漂亮两个字,那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画面。

女人有故事,很多男人都想听故事,更想到床上演绎故事。

这样的画面出现在国王酒吧,不是新鲜事,但只因诸葛明月实在太惊艳了——从她进入酒吧开始,便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有男人的目光,惊艳而充满欲~望;也有女人的目光,羡慕而嫉妒。

在欲~望的驱使下,很多男人都想上前搭讪,听诸葛明月‘讲故事’,但在理智的提醒下,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因为,铁柱如同一座铁塔一般立在诸葛明月身后,实在太具压迫感。

“今晚,有没有人敢去搭讪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这是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终于,有人解惑。

身为姚家大少的姚立,在周钱生的陪同下,面带微笑,迈着自信的步伐,径直走向了今晚惊艳全场的诸葛明月。

而在姚立和周钱生后面还跟着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个子只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只能算作匀称,表情也不凶悍,但却第一时间吸引了铁柱的目光,并且让铁柱感到不安。

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家伙!

铁柱在心中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没有感到恐慌,而是冷眼盯着黝黑中年男人。

而诸葛明月也看到了姚立三人,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端起酒杯,缓缓喝了一口酒。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姚立带着周钱生和黝黑中年男人来到了诸葛明月的身前。

“真巧啊,诸葛小姐,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碰到你。”

周钱生很识趣地上前一步,满脸微笑地与诸葛明月打了声招呼,然后转身介绍姚立,“诸葛小姐,这位是西南西塔集团最年轻的董事姚立。”

不得不说,周钱生能够在商场混迹,还是有一套的——他说出西塔集团,等于间接地告诉诸

葛明月,这是西南姚家大少!

“早就对诸葛小姐的大名如雷贯耳,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可以在这里碰到。”

听完周钱生的介绍,姚立微笑着坐在了诸葛明月的对面,主动伸出手道:“诸葛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我不想认识你,也没有邀请你坐下。”

诸葛明月轻轻摇晃着酒杯,因为喝酒而绯红的俏脸上写满了冷漠。

唰!

愕然听到诸葛明月的话,无论是周钱生,还是姚立,脸色都是一变!

“诸葛小姐,难道你因为我买走周总的别墅,对我有成见?”

姚立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心中有些恼怒,但并没有发作,而是依然在笑。

“炒房时代早已过去了,只听说东海有卖不出去的房子,没听说有买不到的别墅。”

诸葛明月面无表情地看着姚立,淡淡道:“他愿意将房子卖给谁,那是他的自由,但他收了我的订金,却出尔反尔,这件事我回头会找他商谈。

现在,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跟你不认识,也没认识你的兴趣,更没有同意你坐在我的对面,请你不要影响我喝酒的心情。”

“诸葛明月,你他~妈跟我装大尾巴狼呢?”

先是吃了闭门羹,然后又被诸葛明月驱赶,外加全场很多人都在关注,姚立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酒劲上头的他,当场就翻脸了。

“还是你认为现在和你男人活着的时候一样?我告诉你,以你今时今日的身份,我能主动来跟你交谈,是你天大的荣幸,懂么?”

呼!

这一次,不等诸葛明月开口,铁柱便上前一步,伸手去抓姚立。

然而——

就当铁柱即将抓住姚立的时候,那名黝黑中年男人突然上前,右手陡然一挥,五指攥在一起,如同毒蛇攻击一般,戳在铁柱的掌心。

铁柱掌心一痛,整条胳膊几乎麻痹,迅速收手。

“以为带个傻大个就可以耍牛~逼了?”

看到这一幕,姚立冷笑不已。

黝黑中年男人姓穆名桂,是一名武者,已将武功练到了暗劲中期,在世俗之中算是绝对的高手,若非因为特殊原因,根本不会为姚家效力,更不会当他的保镖。

“滚!”

耳畔响起姚立的话,铁柱脸色一变,浑身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战意,只听他大吼一声,右拳抡起,一拳轰向穆桂。

这一拳,铁柱含怒出手,催动

内劲,威力极大,铁拳所过之处,空气震荡,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他有着超强的身体素质,肉身力量惊人,外加练的便是大开大合、以力致胜的武功,即便是暗劲初期,也可抗衡一般的暗劲中期武者。

然而——

穆桂是暗劲中旗武者中的佼佼者,而且练的是阴柔的蛇拳,专门克制铁柱这样的武者。

啪!

面对铁柱凶猛一拳,穆桂挥掌相迎,一掌震退铁柱的铁拳之后,右手宛如一条毒蛇,迅猛缠绕而上,五指攥在一起,化作蛇头,猛地戳在穆桂的手腕上。

刹那间,铁柱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断裂了一般,剧痛无比,整条手臂完全失去知觉。

呼!

一击成功,穆桂不做停留,箭步上前,再次戳向铁柱的喉结。

这一击,他蓄势而出,蕴含强大的暗劲,哪怕是一块青砖都会瞬间被戳出一个窟窿,而后四分五裂。

铁柱刚才已经领教了穆桂的厉害,此刻不敢硬扛,迅速后撤一步,躲过穆桂刁钻一击。

“这里是东海,不是西南。”

旋即,不等穆桂出第三招,诸葛明月皱着眉头,冷眼盯着姚立,发出警告。

“在哪都没有任何区别。”

姚立冷笑一声,然后道:“穆叔,给那个大块头一个教训!”

“好!”

穆桂沉声应道,而后如风而出,迅速闪到铁柱身前,再次主动攻伐。

砰!

这一次,穆桂不再保留实力,出手快若闪电,一记戳击,击中铁柱的胸口。

下一刻。

铁柱那魁梧的身躯,如同一座崩塌的大山一般,轰然飞出。

“啊——”

尖叫四起。

“噗通——”

“哐当!”

下一刻,铁柱狠狠地砸在一张桌子上,砸断了桌子,酒瓶碎裂的声音格外刺耳,碎片将铁柱的身体划出几道口子,鲜血狂飙。

铁柱想起身,但体内气血翻滚,外加胸口剧痛,一下竟没起来。

而诸葛明月的眉头死死地拧在了一起,欲要再次开口。

然而——

这一次,不等诸葛明月开口,姚立率先冷笑开口。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何况你最多只算是一只孔雀?”

姚立冷冷一笑,抓起桌上的酒杯,手一扬,将酒水洒在了诸葛明月的脸上,“记住,婊~

子,姚爷我主动跟你搭讪,是你的荣幸……”

“我他~妈弄死你!”

铁柱见状,怒到极致,强忍着伤势站了起来,要扑向姚立。

“铁柱。”

诸葛明月没有去擦弄花脸上妆容的酒水,而是开口阻止了铁柱拼命。

因为,她看出,铁柱根本不是姚立保镖的对手。

铁柱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依然愤怒无比,要上前,结果被诸葛明月伸手拦住。

“婊~子,早这么有自知之明多好?”

看到这一幕,姚立一脸猖狂地笑着,望向诸葛明月的目光充斥着戏谑。

“杂~种,明月现在在为秦风做事,你在东海动她,是想找死么?”耳畔响起姚立那充满侮辱的话语,望着姚立那不可一世的样子,铁柱突然想到了今晚见到的那个男人,想到了诸葛明月主动投奔的事情,怒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