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1章 华夏最美寡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劳斯莱斯幻影行驶在拥挤、热闹的街道上,吸引无数目光,被很多人拿着手机拍照之后,终于驶离。

“小姐,你去哪里喝酒?”

铁柱透过后视镜,看到诸葛明月靠在后座、看着窗外,忍不住开口问道。

随着铁柱的话音落下,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诸葛明月回过神,拿起座位上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直接接通:“你好,周总。”

“诸葛小姐,实在不好意思,那栋别墅没法卖你了。”

国王酒吧,一个包厢里,一名秃顶的中年男人在包厢的卫生间说道。

“周总,我订金都交了,怎么又不卖了?是因为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么?”

诸葛明月眉头微微一挑,语气有些不悦。

她为了投奔秦风,不但特地在东海大学附近的酒店守了一段时间,而且在东海檀宫富人区物色了一栋别墅,准备买来当作日后的居住地。别墅的主人就是目前通话的男人——周钱生,一个做茶叶生意的老板,早年房价低的时候购买了檀宫别墅,这两年经济不景气,生意难做,为了盘活资金,选择将檀宫的

别墅出售。

“诸葛小姐,订金我双倍退给你……”

愕然听到诸葛明月的话,周钱生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很果决地说道。

然而——

这一次,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完,诸葛明月便直接打断:“周总,如果有人出价比我多,我愿意加价,而且肯定比对方的价格高。”

“抱歉,诸葛小姐,我真的没法将那栋别墅卖给你了。”周钱生咬了咬牙,很干脆地拒绝。

虽然那栋别墅的新买家出价还没有诸葛明月高,但身份、地位远比如今的诸葛明月显赫,而且对他今后的生意有重要的帮助。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让他在诸葛明月和新买家之间选一个,这是一道几乎不用考虑的选择题。

甚至,他宁愿赔偿双倍的订金!

“周总,我想知道,到底是谁跟我抢你那栋别墅?”

诸葛明月听出了周钱生的决心,不再坚持,也没有发怒,而是平静地问道。

“西南姚家少爷——姚立。”

周钱生缓缓说出一个名字。

诸葛明月瞳孔微微收缩,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还去喝酒吗?”

铁柱透过后视镜看到诸葛明月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问道。

“国王酒吧。”

诸葛明月爆出一个酒吧的名字,“不能让一只苍蝇影响心情,我要去他迈入江湖的酒吧喝酒庆祝。”

“好。”

铁柱闻言,立即给出答复,然后在导航的指导下,驱车驶向国王酒吧。

与此同时。国王酒吧的包厢里,周钱生收起手机,解开爱马仕皮带,一边撒尿,一边冷笑道:“诸葛明月啊,如果你男人没死,你给我耍脾气,我自然要掂量掂量,但如今,你只是一

个没人管的寡妇,你给我耍得哪门子脾气?”

随后,当周钱生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脸上的冷笑立刻变成了恭维的笑容。

他微微弯着腰,像是古代奴才见到主子一般,走向了包厢中间沙发的青年。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周钱生刚才与诸葛明月说话时所说的姚立。

姚立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衬衣搭配西裤,看上去给人一种很精干的感觉,但双手却不老实地伸进了身旁姑娘的衣服里。

“姚少,我跟诸葛明月打过电话了,她一听是您要买那栋别墅,当下表态不买了。”

周钱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微微弯着腰,站在姚立面前,撒谎恭维道。

这一刻的他,在姚立面前,像一条舔狗。

对他而言,如果能够将姚立舔高兴了,不但可以扭转生意的颓势,而且很有可能改变人生。

这一切,只因为姚立的身份——姚家大少。

姚家是真正的富甲一方,是西南最富有的家族,时常被称为西南第一家族。

尤其是在过去一段时间,这种说法越来越让人认可了。

因为,在华家天之骄女华琳牵线搭桥,姚家与当年被誉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华家携手合作。

而身为姚家大少的姚立,也因此而抱上了秦家大少秦智的大腿,大大地提高了姚家的红色筹码。除此之外,西南王贾德刚入狱之后没多久,他的儿子便突然死在了别墅之中,而贾德刚留下的产业成为了一块大蛋糕,被各方抢夺,其中姚家成为最大的赢家,抢走了玉

石和普洱茶的产业。

其中,普洱茶这块由姚立负责。

这一切,让姚立在西南的风头一时无两,也成为了周钱生跪~舔的对象!

“诸葛明月那个寡妇,在过去一年里都活在秦风的阴影之下,如同丧家之犬,恐慌度日,朝夕不保,哪敢跟我叫板?”

听到周钱生的话,姚立一边搂着那

对模样、身材、气质都万里挑一的双胞胎,冷笑道:“话又说回来,真是白瞎她那副皮囊了,说她为华夏最美寡妇都不为过。”

“姚少,如果您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牵线搭桥,让你们认识。”周钱生心中一动,自告奋勇道。

“好。”

姚立神采飞扬地点点头,颇有指点江山的感觉,“老周,若是你能办好这件事,不要东海普洱的代理权,整个长三角的代理权我都给你!”

“谢谢姚少,我敬您一杯。”

周钱生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立刻弯腰敬酒,然后仰起脖子,一口干了。

做完这一切,他默默地退到包厢角落的沙发旁,入座,假装搂着陪伴自己的姑娘,实则目光压根没有离开过姚立。

这是他经商多年,陪客人在荤场玩锻炼出的经验。偶尔出现敬酒,表示尊敬,其他时候让陪的客人尽情地浪,这样既给足客人面子,又可以让客人玩尽兴,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客人在浪的时候进行观察,寻找客人的软肋

一个小时后,周钱生见姚立玩尽兴了,便提出告辞,并且对姚立说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姚立欣然接受,然后拍了拍那对双胞胎的屁股。

“姚少,我们去换下衣服,马上下楼找您。”

双胞胎姐妹笑着躲开,那股子娇羞与妩媚结合的骚劲,让姚立小腹一阵燥热,但他还是决定将两人带到酒店在出手,否则玩不尽兴。

“姚少,感觉怎么样?”

当那对双胞胎姐妹去换衣服后,姚立在周钱生的陪同下走出包厢,然后被酒吧经理一路送进电梯,周钱生开口问道。

“好久没玩这种普通场了,没想到感觉还不错。”姚立笑了笑道:“比起私人会所,普通场的姑娘可能精致程度比不过,但那股子骚劲却是私人会所没有的。当然,这些女人终究是欢场的,和那些极品良家没法比。比如诸

葛明月。”

“姚少说得对。”

周钱生笑呵呵地回应着,然后与姚立下楼,让姚立在一楼大厅休息室等待,独自去买单。

嗯?

随后,就当周钱生刷完会员卡准备离开的时候,下意识地扫了一楼的酒吧大厅一眼,结果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惊得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让姚立给出评价,然后念叨了两遍的女人。

华夏最美寡妇。诸葛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