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章 华夏的江湖,他说了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嗷~”

听到秦风答应下来,马平像是当初中了彩票大奖一样,激动得嗷嗷直叫。

“今晚一定要多喝几杯!”

“对,不醉不归!”

其他保安也是一脸兴奋地跟着嚷嚷。

“大白天嚷嚷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突然响起。

话音落,人影现。

保卫处处长挺着隆起的大肚子,宛如孕妇一般出现在门口,一脸凶相,目光冷冷地扫向众人,那感觉有人欠了他几千万一样。

然而——

下一刻。

当他看到被众多保安包围的秦风之后,变脸比嫖娼的时候脱裤子还快,立刻从马王爷变成了弥勒佛,笑得那叫一个殷勤,“秦风,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办点事。”秦风面无表情。

从一开始,他就对于孟万银没有好感,这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而且只顾着自己捞钱,从来不管下面人死活。

“那去我办公室边喝茶,边说吧?”

尽管秦风的语气很不客气,让孟万银在下属面前失去了往日的威风、霸气,但孟万银没有丝毫的不满,甚至脸上的殷勤笑容都没有减少半分。

没有回应,秦风扭头对马平道:“马哥,一会把吃饭的地址短信发我,我准时到。”

“好嘞!”

马平连忙回应,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那感觉仿佛在回应孟万银:你牛什么牛?没看到秦风是我兄弟吗?

孟万银毫无反应,而是微微弯着腰,站在门口等着,直到秦风走出办公室后,才挺直身子,狠狠地瞪了马平等人一眼:“都特么给我滚去干活!”

话音落下,孟万银又迈着小短腿,几步追上秦风,满脸笑容地问:“秦风,想喝什么茶?龙井、铁观音、大红袍、普洱?”

“孟处,马平他们虽然平时闹腾了点,但工作都是兢兢业业,而且日子过得也不容易。你当领导的,没必要用他们的委屈来换取你的快乐,你觉得呢?”秦风答非所问。

“您都开口了,我必须照办!”

孟万银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答应了下来,虽然他不知道秦风为何要帮马平等人,但他知道,秦风是自己万万不能得罪的。

身为东海大学保卫处长的他,社交很广,消息渠道也多一些,对于秦风的了解,远远不是马平等人可以比的。

“我来找你,就一件事,尽快把我在东海大学的离职手续办了

!”

眼看孟万银答应下来,秦风不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好。”

孟万银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勤快,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您跟苏校长那边说了吗?”

“这事不用跟苏校长说,如果苏校长那边问的话,就说是我的决定。”

秦风这般说着,毫不回避地自己与苏文的关系。

“好的。”

孟万银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表现得愈发的小心与尊敬,“秦先生,我刚才听说您晚上要跟马平他们吃饭,我能参加吗?”

“马哥他们给我准备的兄弟送行酒,你去干什么?”秦风反问。

孟万银心中一万只蜥蜴爬过,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尴尬。

或许是因为怕耽误秦风的送行酒,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孟万银就让马平等人提前下班了。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名为沪上一品的地方,名字很大气,但实则是东海大学附近小吃街的一家大排档,店面很破旧,但面积很大,里里外外摆满了桌子。

这是东海大学附近生意最好的一家大排档,哪怕十月份天气有些凉了,人气依然火爆。

当秦风等人一路走到地方后,大排档里面已经满了,马平想跟老板协调在里面给安排几张桌子,但被秦风摆手阻止。

为此,马平等人将门外四张桌子拼在了一起,一群人围在一起,倒也热闹。

入座之后,做东的马平开始点菜,小龙虾要了足足八份,然后又点了一堆辣爆海鲜、撸串,可谓是难得大方一回。

原本马平以为自己点了这么多东西,会被弟兄们夸赞一番,结果等点完餐后,发现没有鸟他。

包括秦风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那里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有着精致的脸蛋、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身黑色束腰长裙,脚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与那抹红唇极为相配。

与周围那些学生妹不同,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味道,宛如一颗熟透的水蜜桃,每一滴桃汁都透漏着性感。

她像是夜幕下突然出现的一道亮丽风景线,瞬间就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

面对一道道惊艳而充满欲~望的目光,女人表情镇定自若,只是对着秦风微微一笑。

这个发现,让包括马平等人在内的整个大排档里的男人都嫉妒得眼睛红了。

而那些初长成的学生妹,看到

自己男朋友两眼发直地看着那个女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吃醋、发脾气。

因为,那个女人美得让她们吃醋的勇气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秦风则是一脸若有所思。

他认识前方的那个女人。

诸葛明月。

曾经被誉为江宁乃至南苏第一贤内助!

除此之外,秦风在与马平等人从东海大学走出后,便发现了诸葛明月。

当时,诸葛明月坐在一辆挂有江宁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里,透过车窗玻璃注视了他几秒钟,然后乘车离去。

而如今,诸葛明月出现在这里,理智告诉秦风,诸葛明月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要干什么?

虽然有些好奇这一点,但秦风没有主动询问,甚至装作不认识诸葛明月。

随后,诸葛明月成为了整个大排档的焦点,尤其是她慢慢地剥好的小龙虾,张开红唇,送进嘴中的一幕,简直美得想让人犯罪!

“老板,该上供了!”

八点钟的时候,几个纹龙画虎留着青皮的青年,走到沪上一品隔壁的烧烤店门口,脚踩着桌子,一脸蛮横地冲里面的老板喊道。

“龙哥,最近经济不景气,生意不好做,能不能少点?”

老板有些肉疼地将几张红版版递给为首的纹身大汉,赔着笑脸问道。

“啪——”

为首的大汉,直接一巴掌甩在老板脸上,“你特么生意不好做,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老板交了保护费,又挨了一巴掌,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而后低着头,瞬间又露出笑脸:“对……对不起,龙哥,我错了!”

龙哥几人见状,不再理会,顺手从烧烤炉上抓了几根羊肉串,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然后朝着沪上一品走来。

“现在的小混混真是越来越张狂了。”

“是啊,自从张老大死后,东海地下世界就乱了,冒出了好多小混混,可是把这些底层的生意人欺负惨了。”

马平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议论了起来,但声音很小,似乎怕被对方看到。

而秦风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虽然先后帮助张欣然、洛青珂抵挡了南青洪,并且将南青洪灭了,但对于地下世界的事情并不关心,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些。

很快的,外号龙哥的纹身男,带着手下,来到沪上一品门口,看到了诸葛明月,像是在黑暗中发现了一颗夜明珠,眼睛顿时就直了!

“老板

,这位美女,今晚免单!”旋即,龙哥对着早已拿好贡品等待的老板喊了一声,然后一摇三晃地走到了诸葛明月的身边,直接坐了下去,满脸荷尔蒙地看着诸葛明月,“美女,还想吃什么?尽管点,

我买单!”

“我要吃的东西,你买不起。”

诸葛明月缓缓地摘掉吃龙虾用的塑料手套,一脸微笑地看着外号龙哥的大汉,“另外,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敢当着秦先生的面收保护费?”

“秦先生是谁?”

听到诸葛明月上半句话,龙哥只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严重践踏,差点暴怒,但诸葛明月后半句话又让他猛地的一怔。

“他。”

诸葛明月将目光投向秦风。

“呵呵……美女,你难道想告诉我他是一名警~察吗?你觉得我会信么?”龙哥一脸有恃无恐,完全没有将秦风放在眼里。

“他不是警~察,但华夏所有江湖大哥见了他,得恭恭敬敬地喊一声秦先生。”诸葛明月用一种看向白痴的目光看着龙哥,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如惊雷炸响,“他不在江湖,但华夏的江湖,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