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章 不推后,不后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色如墨,灯光如豆。

零点过后,街道上的车辆明显变得少了起来。

夜幕下,一辆帕萨特专车抵达燕京陆军~总~部的大院门口。

秦风从车上走下,然后走到大院门口,拿出父亲秦卫国为他办的通行证,顺利地进入了幽静的大院,朝着家中走去,同时用手机给专车司机付款。

旋即,就当秦风电子支付结束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

是李雪雁发来的视频!

虽然李文斌的所作所为欠收拾,但秦风在处理了那件事情之后,还是决定告知李雪雁一声。

他在上车的时候给李雪雁发了一条微信,询问李雪雁是否睡了,结果李雪雁一直没有回应。

“刚才洗澡去了,怎么了?”

视频接通,李雪雁素颜的脸出现在视频中。

刚刚沐浴过后的她,脸蛋白里透红,头发湿漉漉的,宛如出水芙蓉。

“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秦风停下脚步,路灯映照着他的脸庞,让李雪雁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严肃。

“什么事?这么严肃?”李雪雁有些疑惑。

“今晚,我在西京会所把你堂弟李文斌和他的朋友的教训了。”

秦风开门见山,先说结果,然后才补充过程,“具体原因是这样……”

“他从小被娇生惯养,这几年虽说有些改进,但还是成天跟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而且不明事理,你教训得没错,我支持你。”

听完秦风的许叔,李雪雁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秦风。

但同时,她心中也明白,李家长辈原本就不怎么待见秦风,又发生了这件事情,秦风若带着她去给爷爷祝寿的话,场面绝对不会好看——李家长辈势必会对秦风冷嘲热讽,甚至会戳秦风的脊梁骨!

“明天下午,我去拜访叔叔阿姨,后天跟你去给你爷爷祝寿。”

秦风再次开口,话锋一转,说起了给李雪雁爷爷李源广祝寿的事情。

这是他答应李雪雁的事情。

而在给李源广祝寿之前,他要先去拜访李雪雁的父母。

事实上,年前的时候,他就想去拜访,结果秦家老太爷突然离世,他与秦家决裂,秦建国试图让秦智取代他迎娶李雪雁,结果未能前去。

那一次,秦家和李家两家掌舵者分别找秦风、李雪雁的父母谈话、定调子,结果谈崩了。

秦家这边,秦卫国、周玲夫妇震怒

李家那边,李雪雁拍案而起,直接撂下狠话,生是秦家人,死是秦家鬼,若李源广敢取消她与秦风的婚约,便于李家决裂!

“要是为难就延后。”李雪雁犹豫了一下说道。

“这有什么为难的?”秦风笑了笑。

“我怕某些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兴风作浪。”李雪雁说出自己的担忧。

“压寨夫人,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古以来,邪不压正。”

秦风笑着说道,语气很轻松,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踏进李家大院,面对李家长辈。

“也是,我家山大王是这世上最拉轰的男人!”

耳畔响起秦风轻松的话语,李雪雁也笑了。

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秦风要去,那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唯一需要做的是——无论发生什么,都坚定地握紧秦风的手,和秦风站在一起,哪怕与整个世界为敌!

几分钟后,秦风走到将军楼前,挂断电话,然后开门、进入。

因为得知秦风要回来,秦卫国、周玲夫妇都没有睡,均是在客厅等着秦风。

“儿子,恭喜你!”

“你是华夏军人的骄傲,也是我和你妈的骄傲!”

秦风刚一进门,秦卫国、周玲夫妇便站了起来,分别开口,祝贺秦风率队在全球特种兵大赛上取得的傲人成绩。

“爸,妈,你们这样我会膨胀的。”秦风笑着开了个玩笑。

“妈准了,可以膨胀。”

周玲笑成了一朵花,然后上前亲切地挽住秦风的胳膊,道:“本来呢,我和你爸准备晚上给你庆功的,结果你跟你战友去庆祝了,那就放到明天吧。不,应该说今天,这会已经过十二点了。”

“明天我有事。”秦风苦笑。

“怎么又有事?”周玲板起脸,不乐意了。

“妈,明天我要去拜访雪雁的父母,后天去给李爷爷祝寿,大后天吧,好吗?”

秦风挠了挠头,他能够感受到母亲言语之中的急切,但也只能推后了。

嗯?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无论是周玲,还是秦卫国都是一怔。

“你跟雪雁约好了?”周玲收敛脸上的笑容,开口问道。

“嗯。”

秦风点头。

“要不再往后放放?”

秦卫国犹豫了一下,道:“这两天,我去找你爷爷聊聊,把事情处理一下,然后你再去?”

“爸,不用了。”

秦风摇了摇头,他知道父亲的意思——以他回归部队,率队获得全球特种兵大赛的由头,让秦建国放下对他的成见,让他重回秦家。

如此一来,他可以顶着秦家的光环去李家,性质将完全不一样。

“小风,恕妈直说,你现在去的话,不是时候,会受委屈。”

听到秦风的话,周玲没有阻拦,只是心疼地看着秦风,轻轻叹了口气。

“雪雁等了我这么久,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就算受点委屈应该的。”秦风坦然一笑,完全不在意。

“既然你意已决,那我和你妈不拦你,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看在雪雁的面子上,你要冷静,千万不能冲动,否则会让雪雁很为难。”秦卫国沉默了几秒钟,再次开口。

“爸,我知道。”

秦风点点头,然后与母亲周玲一同坐在沙发上,岔开话题。

……

与此同时。

燕京某机关家属院,李雪雁结束与秦风的话后,将头发吹干,刚要回房休息,却见父亲李金堂从书房里走出,对她招手:“雪雁,你等会再睡,爸跟你说件事。”

“好。”

耳畔响起父亲的话,望着父亲那紧皱的眉头,李雪雁心如明镜,但还是第一时间点头,然后跟着父亲来到客厅。

“都这么晚了,还聊什么啊?”温婉蓉从卧室走了出来,有些不解。

李金堂没有理会妻子,而是冲李雪雁道:“刚才,你四叔打来电话跟我说了一件事。”

“爸,是文斌的事吧。”李雪雁开口说道。

“你知道?”李金堂一怔,然后意识到了什么,问道:“秦风跟你说了?”

“什么事啊?”

这一次,不等李雪雁回应,温婉蓉一脸疑惑地问。

“金海给我打电话,说秦风……”

李金堂只好将事情简练地告知妻子温婉蓉。

“爸,妈,我认为这件事情,秦风并没有做错。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不能辱!”李雪雁直接表态,说明自己的立场和理由。

“雪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风这事的确没做错。而我喊你聊天,也不是想跟你讨论他做得对不对。”

李金堂先是点头,然后话锋一转,说明自己的目的,“我是想告诉你,除了我和你妈,家里人几乎都反对你和秦风在一起,现在又发生了这档子事,你考虑一下,还要不要带秦风去给你爷爷祝寿?”

“去。”

李雪雁缓缓吐出一个字,声音不大,但语气格外坚定,那感觉,仿佛拦在她和秦风前面的是刀山火海,也无法改变这个决定!

他们不推后,也不后退。

……

……

PS:昨天的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