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章 说到做到,告诫世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静的包厢里,李文斌突然被秦风一巴掌抽翻在地,嘴角血迹斑斑。

这一幕,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包厢门口,夏红瞪圆眼睛,看着满嘴是血的李文斌,彻底傻眼了。

作为西京会所的KTV楼层经理,她很清楚李文斌的身份。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文斌是整个西京会所身份最高贵的会员之一。

这样的身份,几乎可以让西京会所横着走!

甚至,在她看来,哪怕是在权贵遍地的燕京,年轻一代之中也没几个人敢招惹李文斌。

而如今,李文斌被秦风像是老子打儿子一样,一巴掌抽翻在地……

这带给了夏红极大的震撼,也让她明白,有关秦风的传言都是真的——这是一尊让整个华夏年轻一代权贵畏惧的‘杀神’!

尚且连夏红这个局外人都如此震撼,何况张华和其他三名公子哥?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惧,充斥着他们的内心,令得他们直接瘫软在了沙发上,面色发白,呼吸急促,一动也不敢动。

看到这一幕,龙女、张双全和华洛三人只觉得心中堵着的那股怒气,消散了一些,而王阿猛双拳紧握,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那感觉恨不得冲上去也给李文斌甩一耳光!

与此同时,李文斌意识恍惚,脑袋发晕,眼前发黑,差点晕倒在了地上。

这一巴掌,秦风虽然刻意控制了力道,没有给李文斌造成严重的伤害,但秦风突然出手,完全将李文斌打懵了!

“秦……秦风,你什么意思?”

短暂的发~懵过后,李文斌回过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捂着红肿的脸蛋,怒目瞪着秦风。

因为身为这个小圈子的核心人物,因为是李家公子哥,因为是李雪雁的堂弟,李文斌在关键时刻帮助张华出声。

在他看来,秦风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给他一个面子,放张华一马,结果被秦风一巴掌抽翻在地!

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也让他愤怒无比!

秦风这一巴掌既是在羞辱他,也是不给李雪雁面子,更是不给李家面子!

“你最好闭上嘴巴。”

秦风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文斌,做出警告。

“秦……秦风,你未免太霸道了!”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感受到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李文斌怒道。

霸道?

唰!

秦风大手一

挥,一把抓住李文斌的脖子,像是老鹰拎小鸡一般将李文斌拎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李文斌满脸惊慌,声音嘶哑地吼道。

“我兄弟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在全球特种兵大赛的比赛场上为国争光,回到自己的国家,却被那个蛀虫一般的东西羞辱!我为我兄弟和所有华夏军人讨一个公道,你要阻拦?”

秦风卡着李文斌的脖子,一字一句道:“再一再二不能再三,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追究你刚才的举动,但如果你再不识时务,继续作死的话,不要怪我不给你姐面子!”

唰!

话音落下,秦风随手一丢,像是丢垃圾一般,将李文斌丢到了沙发上。

这一次,李文斌没有吭声。

因为,他感受到了秦风言语之中的那份坚决,也联想到了秦风的所作所为!

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如果他再敢哔哔半句,秦风绝对也会连他一起收拾!

“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快点给我回复,否则我改变主意的话,你就不光是断一只手那么简单了!”

秦风不再理会李文斌,再次将目光投向张华,下达最后通牒。

噗通——

回应秦风的是一声闷响。

张华差点吓得肝胆俱裂,连滚带爬地跪倒在了秦风前面,像是见到自己的祖宗一般,当场磕头,“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这一刻,他的身上再无半点张家公子哥的嚣张和霸道,也不再去考虑秦风是否有资格和徐凤华相提并论,只想用这种方式作出忏悔、为自己救赎!

一个,两个,三个……

张华不停地对着秦风磕头,直到额头红肿、破裂,血迹斑斑才停下来。

“秦……秦少,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我不该招惹您兄弟和践踏华夏军人的尊严!”

磕头过后,张华抬头,恐慌地向秦风求饶,然后扬起手臂,当着秦风和众人的面,自打耳光。

“呃……”

看到这一幕,夏红一阵恍惚。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相信,让西京会所幕后大老板当成大爷一样对待的这几位公子哥,有朝一日会在西金会所像是孙子一样,给人跪地求饶。

与她不同,无论是王阿猛,还是龙女、张双全和华洛三人,他们都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在秦风的字典里,对于敌人从来没有仁慈一说!

告诉我,你的选择!”

仿佛为了印证王阿猛和龙女三人的判断一般,秦风再一次开口了,语气依旧平静,但对张华而言,却如同法官的宣判。

他没有因为张华的‘自罚’行为,就放过张华。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陈牧不是他的兄弟,如果今天他不在这里,张华绝对不会放过陈牧!

届时,就算陈牧凭借强大的武力值做出冲动之事,解决麻烦,事后也必然会遭到张家的报复,这辈子也就完了。

而如果换成一般的军人的话,恐怕真的要如同张华所说的那样,躺着离开这里了!

“我……”

张华张了张嘴,脑海一片空白。

他无法鼓足勇气,自断一只手。

他也不敢打电话喊张家长辈。

一方面,他在这件事情上完全不占理,而且发生在西京会所,若是让张家长辈知道,绝对会家法处置。

更为重要的是,按照秦风以往的行事风格和刚才一巴掌抽翻李文斌所表现出的强势,就算他将张家长辈喊到这里,秦风绝对会做到说到——当着张家长辈的面,教他做人!

届时,也许就不是断手那么简单了……

“张华,给秦哥一个交代吧。”

就在这时,李文斌开口了。

他虽然心中充斥着屈辱和愤怒,但也知道,当务之急,必须先平息秦风的怒火,否则的话,他们五人今天几乎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走出西京会所。

唰!

张华闻言,脸色陡然一变,扭头不安地看向李文斌。

李文斌不再废话,直接将一个红酒瓶递到张华面前。

嗯?

张华见状,先是一怔,而后明白了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咬牙接过了红酒瓶。

“秦少,对不起!”

张华再次向秦风道歉,然后将右手手掌撑开放在红木打造的桌子上,将心一横,抡起酒瓶,对着自己的右手砸下!

“砰!”

一声闷响,红酒瓶碎裂。

张华的右手手掌一片通红,但五指都没有断裂。

因为他在砸的时候,刻意地砸在手掌上,手掌承受了大部分力度。

尽管五指没有断裂,但张华却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右手颤抖不止。

“秦哥,你看这样可以吗?”

看到这一幕,李文斌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和憋屈,冲秦风问道。

回应李文斌的是一道破空声。

灯光下。

秦风一个箭步上前,右手陡然一挥,一把抢过张华左手手中的半截酒瓶,然后对着张华的右手手掌,猛然扎下!

“噗——”

手起,瓶落。

鲜血四溅,张华的右手直接被钉在了红木桌上!

“啊——”

张华一声哀嚎,疼得差点昏厥。

“记住,保家卫国、为人民负重前行的华夏军人不可辱!”

秦风冷声开口,像是在警告李文斌、张华五人,更像是在告诫世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