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章 倒打一耙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景家祖地位于距离南贵约三十公里的无名山,地处偏僻,群山环绕,常年大雾笼罩,宛如世外桃源,几乎与世隔绝,鲜有人知。

作为华夏最神秘的机构之一,华武组织是为了管理华夏境内的武者成立的组织,对华夏境内的武学门派、世家和武者情况了如指掌。

华武组织的资料库里,详细记载着有关景家的一切信息,包括景家祖地的地址、家族成员人数、武学境界等情况,而且会定期更新。

秦风驾驶着吉普车驶下高速之后,载着闫荒、武空、王虎成三人来到距离景家祖地最近的一条国道上,然后将车停在公路上。

片刻后,一架军方的武装直升机宛如猎鹰一般,呼啸而来,缓缓降落在公路旁边的空地上。

景家祖地位于深山老林之中,没有通往那里的公路,只能乘坐直升机或徒步前往。

为了方便前往,王虎成特地请示上级,最终由西南~军~区支援了一架武装直升机供他们使用。

“闫主任,我们上飞机吧。”眼看武装直升机停下,王虎成邀请道。

“好。”

闫荒点点头,然后带着秦风三人率先走向武装直升机。

“首~长好!”

机舱里,驾驶员看到秦风四人走来,第一时间敬礼。

秦风四人微笑示意,然后先后登上武装直升机。

“地点定位了吗?需要多久能抵达目的地?”王虎成进入机舱后,冲驾驶员问道。

“首长,已经精确定位,预计十分钟可抵达目的地。”驾驶员大声回应道。

“好,出发。”

王虎成点点头,然后做出指示。

“是,首~长!”

驾驶员敬礼领命,然后娴熟地操作了起来,武装直升机腾空而起,飞向景家祖地。

如同驾驶员所预测的一样,十分钟后,武装直升机呼啸着来到了景家祖地上空。

虽然山顶有雾,但依稀还是能够看到十几栋木屋错落有致地建在各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练武场。

“将飞机停在练武场上。”

看到练武场,王虎成下达指示,那里是整个景家祖地唯一能够降落的地方。

“是,首~长!”

驾驶员再次领命,然后操纵着武装直升机盘旋着飞向了练武场。

因为得知闫荒要来,景家上下做好了应战准备,练武场上聚集了所有的景家年轻子弟,而以景云峰为首的景家长辈们则

在练武场后方的一栋木屋里。

说是木屋,实则是景家建造的一个大殿,占地面积大约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年代已久,专门用来接待外来宾客的。

“他们来了!”

当看到武装直升机朝着练武场飞行而来,练武场上那些年轻的景家子弟均是皱起了眉头,其中不少人双拳紧握,大有大干一架的架势,而景云峰等人则是坐在大殿里,稳坐钓鱼台,完全没有出来迎接的意思。

很快的,在景家子弟的注视中,武装直升机缓缓降落,螺旋桨转动刮起的狂风将练武场上的树叶吹得四处飞舞。

“你在直升机上等我们。”

武空再次下达指示,然后与秦风、闫荒、武空三人下机。

闫荒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气息内敛,步伐轻盈,宛如在地上滑行,举手之间都融入了天地韵律,让秦风心中震惊不已。

半分钟后,在那些景家子弟怒目的注视下,秦风四人在正对着大殿的地方停下脚步。

“华武组织闫荒主任前来视察,通知你家家主出门迎接!”

武空扭头看向练武场上的十几名景家子弟,冷声开口,语气毋庸置疑,还带着几分恼火——景家人看到闫荒从武装直升机上走下,却不出门迎接,这是对闫荒的不尊重,也是对华武组织的挑衅!

没有反应,那些景家子弟只是怒目瞪着秦风四人,无人按照武空说的那样去通报。

这一幕,落入武空的眼中,让武空震怒不已,也让秦风皱起了眉头——景家未免太张狂了!

“景云峰,你是想让我进去请你么?”

下一刻,不等武空动怒,闫荒开口了,他的表情平静,但气运丹田,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在练武场上空炸响,惊得练武场那些景家子弟脸色统统一变!

随着闫荒的话音落下,景云峰带着景家长辈从大殿中走了出来,总计十二人,包括景云峰的五个儿子和六个弟子。

原本景云峰有八个传人,但齐鸣凤、白雪松纷纷死在了秦风的手中,目前只剩下六名弟子。

“景云峰,你这是在无视华武组织的存在么?”随着景云峰带人走近,武空冷声问道。

“武空,我父亲的名字岂是你能够直呼的?”

回应武空的是景世明的怒喝,他冷眼盯着武空,眼中充斥着冷冽的杀意,身上也弥漫着杀意,那感觉仿佛一言不合就要进行厮杀。

耳畔响起景世明强势的话话语,感受到景世明和其他人身上涌

现出的杀意,武空心中的怒意更甚,正要开口,却听景云峰开口了。

“闫主任来景家祖地视察、做客,景家上下自然欢迎,但闫主任今日带着姓秦的小畜生到访,不像是来视察、做客的,景家为何要欢迎?”

景云峰说着,将目光投向秦风,眼中的杀机毫不掩饰,那感觉仿佛闫荒不在场的话,便要随手将秦风拍死!

“是么?”

闫荒眉头一挑,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景云峰手上古老的拳套。

“那小畜生曾打死我孙儿景腾,又杀死我徒弟齐鸣凤、白雪松两人,是我景家的死敌!”

景云峰冷冷道:“说句闫主任不爱听的话,若非你在这里,那小畜生敢踏进景家半步,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景家好大的威风,这是不把华武组织放在眼里么?”

再次听到景云峰的话,秦风双拳悄然握紧,眯着眼,冷声回道。

“娘~的,秦风,你不用搬出华武组织吓唬人,景家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趁我爷爷没有发火,趁早滚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秦风这一开口,顿时激怒了一旁那些年轻的景家子弟,其中一名景家青年更是一脸杀意地盯着秦风。

“像你这种连我一拳也接不了的废物,最好夹紧嘴巴,不要吭声!”秦风冷眼扫向那名景家青年。

“你……”

景家青年气得浑身一抖,脸色难看,试图想说什么,但却觉得喉咙里被卡了什么东西似的,硬是没说出一句话。

他虽然憋屈、暴怒,但也无法反驳秦风的话——以秦风如今的实力,他的确接不下秦风一拳!

“景云峰,根据我们华武组织掌握的信息,你的弟子齐鸣凤、白雪松与西南地下势力勾结,联手杀害秦风——我今天为此事而来!”就在那名景家子弟无言以对的时候,闫荒再一次开口了,说明来意。

“闫主任,我不知道你们华武组织从哪里得到的信息,我只知道我的弟子被秦风那小畜生杀死了,你们华武组织要调查,应该调查那小畜生,好给我们景家一个交代!”

景云峰沉声说道,非但没有丝毫认错、认罪的样子,反倒是贼喊捉贼、倒打一耙,认为是秦风的责任。

“景云峰,你孙儿景腾主动挑战我,与我进行生死之战,被我当着华夏武学界诸位大师的面打爆,他属于自己找死!而你的徒弟齐鸣凤、白雪松勾结西南地下势力,将我引入杀局,极其不要脸地联手杀我,被我反杀!”

秦风冷冷盯着景云峰,一字一句道:“这些事情证据确凿,你却贼喊捉贼、倒打一耙,还要脸吗?还是你们景家完全没有将华武组织放在眼里?”

“小畜生,你找死!”

秦风的话刚一出口,便迎来景世明的一声暴喝。

他的儿子景腾是景家这一代精心培养的传人,却死在了秦风的手中,让他震怒不已。

他早就想杀秦风了,奈何景云峰为了顾全大局,不要让他冒险出手。

而这一次,随着景家击杀秦风的计划付之东流、杨家受到牵连,景云峰不再顾虑,彻底豁出去了,不惜为了杨家要与华武组织翻脸!

话音落下,景世明杀气腾腾地盯着秦风。

不光是景世明,偌大的比武场上,除了景云峰之外,所有人都是杀意凛然地盯着秦风,那感觉若是秦风再敢说话,便要将秦风当场击杀!

“你们景家这是想造反么?”

武空彻底震怒,浑身弥漫着冷冽的杀意,自从华武组织成立之后,还从来未有某个武学势力敢这样与华武组织叫板。

景家是第一个!

“闫主任,我的孙儿、弟子技不如人,死在那小畜生手中,我们景家认栽,但不代表可以容忍他在景家祖地撒野!”

仿佛为了印证武空的话似的,景云峰也开口表明态度,语气低沉而阴森,“今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他狗命,倘若他再敢出声,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景云峰,我给你两个选择。”

闫荒缓缓开口,做出回应,直接对景家做出了宣判,“第一,若你态度端正地接受华武组织的调查,我可以当刚才什么也没发生。第二,若你继续执迷不悟,今日过后,华夏武学界再无景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