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章 过河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武空在安国友的带领下,来到李猴的监舍外时,李猴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直到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才惊得下床,将目光投向了门外,一眼便看到了武空、安国友与狱警。

他虽然从未见过武空,但看到武空一眼就觉得此人非同寻常,而与武空对视之后,只觉得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刀似的,浑身汗毛炸起,同时心中涌现出了不好的预感!

“李猴,出来!”

不等李猴回过神,狱警大喝一声。

“是!”

李猴连忙回应,然后有些不安地走向监舍外。

或许是因为内心有鬼的缘故,短短的几米距离,对李猴而言像是隔着十万八千里,走得很漫长,而且自始至终不敢去看武空的眼睛。

“武部长要对你进行审讯,你必须如实交代你所知道的一切!”当李猴来到监舍外之后,安国友义正言辞地喝道。

“是!”

李猴下意识地做出回应,心中已判断出了武空的身份——秦风阵营的人!

而武空则是有意无意地看了安国友一眼,吓得安国友几乎停止了呼吸,然后有些不安地开口,打破沉默和尴尬的气氛,“武部长,我们走吧。”

“让嫌犯走前面。”武空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猴闻言,不敢说话,连忙默不作声地走在前面。

很快的,李猴走到了秦风所在的监舍外,忍不住扭头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他想通过秦风的表情印证自己的猜测——武空是不是秦风的底牌!

然而——

他看到的是一张平静如水的脸庞。

他的出现并未引起秦风有任何情绪波动,甚至秦风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那感觉仿佛将他当成了空气!

这一幕,让李猴心中涌现出了极大的挫败感!

他本以为,自己这个过河卒会成为这场棋局中扭转棋局的关键,此刻才发现,他在秦风眼中与过河前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可以随时拍死的卒子。

这一刻,他也明白了秦风在放风的时候,没有对他出手的原因——杀卒丢帅,只有白痴才会做!

旋即,李猴带着挫败与不安继续朝前走去,结果很快又来到了洛青珂的监舍前。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看到李猴,洛青珂冷笑一声,望向李猴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因为,在她看来,秦风的底牌既然已经出现,那么扭转局势只是时间问题!

耳畔响起洛青珂杀气腾腾的话语,李猴将嘴巴夹得比处~女的双腿还要紧,没敢吭声,默默继续朝前走去。

几分钟后,李猴在武空的眼皮子底下,来到了办公楼,见到了司明福、成勇,心中的不安呈直线上升!

身为贾德刚黑金帝**师的他,对于西南警方了如指掌,认识西南每一座城市的警方一把手,而且都打过交道。

他很清楚,既然司明福都亲自来了,那足以证明武空的身份非同一般!

“跟我走!”

眼看李猴停下脚步,武空开口了,语气毋庸置疑。

“是!”

李猴机械地回应着,然后与武空径直朝着会议室走去,留下司明福、安国友与成勇三人大眼瞪小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安。

随后,在司明福几人的注视下,武空带着李猴步入了会议室。

嗯?

当看到坐在会议桌前的王虎成后,李猴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瞳孔陡然放大,心中的不安开始呈现在脸上,甚至就连身子都有些僵硬。

这一切,不是因为他认得王虎成,而是因为他看到了王虎成军装肩章上的那颗金星,也知道那颗金星所代表的含义!

那颗金星,是军中将士这辈子梦寐以求想获得的!

它代表着身份、地位和权力!

“李猴,我对你的资料了如指掌。换句话说,你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包括你有两个情妇,三个私生子等等事情。”

就在李猴发懵的同时,王虎成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李猴心中更加恐慌了,“但你对我一无所知。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利剑部队的负责人。利剑部队是华夏最神秘、强大的特种部队。秦风曾经是利剑部队最优秀的成员!”

没有回答,李猴完全陷入了惊骇之中。

王虎成见状,没有继续开口,而是等李猴消化了这些信息,才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

李猴闻言,竭力地调整了一番情绪,然后默不作声地坐在了椅子上。

“我们叫你过来,名义上是提审你,实则只是想告诉你一些事。”

王虎成再次开口了,语气不急不缓,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第一,你被捕之后,在接受警察审讯的时候前后证词不一。

第二,你之所以会翻供,是因为有人找到了你,给你许诺了一些东西,让你看到了活下去和出去的希望。

第三,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所有的幻想和奢望都会沦为泡沫,根本不可能发生。

第四,如果我将你在监狱背叛贾德刚、栽赃陷害秦风的事情宣扬出去,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因你而受到惩罚,甚至会有人因此而丢掉性命!”

唰!

听到这里,李猴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然而——

王虎成却完全不给李猴开口的机会,打算称热打铁,一下击垮李猴的心理防线:“第五,你现在很紧张、害怕,甚至有些后悔,但我保证,当我说出第六条的时候,你会怀疑人生!”

李猴瞳孔瞬间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王虎成。

“第六,不要说秦风只是杀了贾德刚的手下,就算他杀光你们所有人,都会被判无罪!”

在李猴极度不安的注视下,王虎成再次开口,语出惊人道:“因为,他在执行任务——这是身为少将的我,今天来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呃……”

如同王虎成所说的一样,李猴彻底傻眼了!

他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浑身僵硬,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王虎成,那感觉仿佛在问:秦风怎么可能在执行任务?

那个杀得华夏地下世界大佬们闻风丧胆,血洗日本地下世界,登上神榜,被誉为华夏地下世界幕后教父的男人,怎么可能在执行任务?

可能吗?

武空也是一脸懵~逼,而后瞬间明白了王虎成曾对他说那句话的含义!

“第七,抛开洱理事件不说,就你以前犯下的罪行,这辈子都不可能走出监狱,而且很有可能会直接被枪决!”

就在这时,王虎成再一次开口,直接击碎了李猴所有的幻想,“至于给你许下承诺的人,他连这盘棋局上的小卒子都算不上——他的承诺没有任何意义!”

“呼……呼……”

李猴的脸色开始发白,呼吸开始急促,甚至就连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最后,我问你,你是想自己死,还是想让你的老婆、情人、孩子被你牵连?”

当用肯定的语气说完七条之后,王虎成第一次以询问的语气开口。

“不……不要牵连他们!我说!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说……”

李猴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面露恐惧地说着,望向王虎成的目光充斥着祈求。

因为。

他是过河卒,已不能回头。

……

……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