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章 落子,开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自从接到下面的汇报之后,黄志华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他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弟弟黄志刚的电话,但无论是座机还是手机,都没人接。

“难道刚子出事了?”

多次电话无人接听之后,黄志华有些慌了,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通常情况下,一些公职人员被带走接受调查之后,手机会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

不可能!

下一刻,黄志华推翻了这个荒谬的念头。

在他看来,即便西南事件出事,最先倒霉的是他,而不是弟弟黄志刚。

而即便他栽了,弟弟黄志刚因为抱着杨万年的大腿也多半不会有事。

“叮铃铃——”

下一刻,就当黄志华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办公电话铃声响起。

黄志华一看,发现是弟弟黄志刚的来电,连忙接通。

“刚子,怎么一直不接电话?”黄志华率先开口,语气很是焦急。

“我去卫生间了。哥,感觉你很慌张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黄志刚先是给予回答,然后认为哥哥黄志华的语气不对劲,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开口问道。

“刚子,我刚接到汇报,军方派人介入调查洱海的事情了!”黄志华开门见山地说道。

唰!

愕然听到黄志华的话,黄志刚的脸色陡然一变,然后问道:“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介入调查的有两个人,分别是利剑部队负责人王虎成和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武空。”黄志华给予准确回答。

黄志刚的脸色再次一变,表情瞬间变得很凝重。

身为杨万年的秘书,他不知道武空,但直到王虎成,还知道王虎成曾帮助秦风挥出法律之剑,将杨家太子一脚踢下神坛,送进了监狱!

“刚子,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跟领导请示一下?”就在黄志刚表情凝重的同时,黄志华不安地问道。

“领导去开会了,等他会后再说,你不要着急,更不要乱了方寸,密切打听事情的变化,等我通知。”黄志刚调整了一下情绪,沉吟了一下,做出安排。

他本想先给杨万年发短信隐晦地汇报有急事,但又觉得不妥。

因为,杨万年今天参加的会议规格极高,不好中途离场给他回电话,而在短信里说明事情的前因后果那是大忌——特殊部门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这些信息的内容,哪怕你删

除了都没有用。

“好,好的。”

黄志华应了下来,然后竭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准备按照黄志刚的提议实施。

与此同时。

洱理看守所。

身为所长的安国友接到了上级的来电,准确地说是指示:全力配合王虎成、武空两名同志的工作,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

“成队长,领导要求全力配合那两人的工作。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最不济也是另一个神仙派来的,你我自求多福吧。”

结束通话,安国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语气低沉地说道。

没有回答,成勇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眉目之间充斥着恐慌!

身为看守所所长的安国友只是配合他的工作,协助刑警队调查,而他则是此次案件前线的负责人——审讯由他负责!

一想到他在审讯中做的手脚,他只觉得双眼发黑,差点昏迷了过去。

“我过去给两位爷请安,你还过去吗?”安国友见状,感同身受,又开口问道。

“是祸躲不过,一起过去吧。”成勇脸色难看地说着,似乎已经想到了最坏的局面。

话音落下,他跟着安国友一同离开办公室,来到招待室。

招待室里,办公室主任为王虎成与武空两人泡了茶,但两人都没有喝,而是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宛如两尊煞神,让进门的安国友和成勇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两位领导,上级部门已经打电话通知我们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请问我们需要做什么?”安国友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语气恭敬地问道。

“我们需要查阅、核实洱海事件的所有资料。”

王虎成沉声说道,然后又提醒道:“记住,是所有资料,包括审讯笔录、视频等等。另外,给我们提供一间临时办公室。”

“好的!”

安国友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心中明白,王虎成和武空是要彻底彻查此事,而且一旦案子某个环节有问题的话,绝对要出大事。

若非如此,王虎成就不会在查阅后面又着重加上审核两个字了。

不光是安国友,成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

“两……两位领导,还有其他需要吗?”眼看王虎成不说话,安国友又问道。

“暂时只需要这些,如有其他需要再找你们。”王虎成摇摇头。

“两位领导,那你们去

我的办公室办公吧,我和成队长立即让人提供相关资料。”安国友说道。

“不用,我们去会议室,另外告诉你的人,没有我们的允许,严禁任何人打扰我们,同时关闭会议室里的一切监控、监听设备。”

王虎成想了想,又提醒道:“这方面,请相信我们的专业性。”

咕咚!

这一次,安国友吓得没敢说话。

在特殊部队掌舵者面前玩监控、监听,那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随后,王虎成与武空两人被邀请到会议室办公,安国友和成勇两人提供了案件的所有材料,不敢有任何隐瞒和藏私。

半个小时后,洱理主管政~法的大佬、警局一把司明福手风风火火地来到了看守所,然后在安国友、成勇及秘书的陪同下来到会议室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

“请进。”

王虎成一边浏览案件资料,一边做出回应,整个过程连头都没抬。

“王将军、武部长,你们好……”

会议室门打开,司明福面带微笑地走进会议室,便走便做自我介绍,打招呼。

他是洱理政~法巨头的一把手,洱理事件发生后,便是由他亲自坐镇指挥开展的抓捕行动,一名副职现场组织实施。

“抱歉,司书~记,我们正在查阅、核实洱海案件资料,等我们查清楚情况后,再与你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王虎成抬起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司明福的话。

“呃……”

虽然司明福在来之前曾有一定心理准备——王虎成、武空二人来者不善,但王虎成这般直接地不给面子,还是让他微微一怔,然后尴尬地笑道:“好,好,那你们先忙工作,我在招待室等你们。”

“出去的时候请把门关上。另外,如果不是跟案件有关的事情,请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谢谢!”王虎成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低下头,不再理会司明福等人。

“好的,王将军、武部长。”

司明福尴尬地笑着答应,然后转身带人离开,轻轻地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离开之后,司明福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不安。

王虎成、武空的态度,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即便他们一方幕后操控棋局的人能够获胜,他们这些棋子很有可能会当成牺牲品。

“虎成,我对官场上的一些规则了解不深,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当司徒福等人离开之

后,武空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说吧,你想知道什么?”王虎成苦笑。

“如果秦风的所作所为不涉嫌违法,杨家那位会不会出事?”武空开门见山地问。

“不要说秦风没有违法,就算秦风这次真的违法了,杨家那位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而秦风不会受到任何处罚!”王虎成一脸信誓旦旦。

“为什么?”

武空一脸惊愕。

“落子,开花。”

王虎成如是说着,然后感到莫名的激动,“那位如今已埋进八宝山的老人在临死前留下了后手,那将是某些人的噩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