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章 介入调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当安国友和成勇准备将秦风移交给检查机关的时候,军中来人了,而且来人的身份是一名少将!

这……让他们惊骇无比!

因为,他们很清楚,军中这个时候派人来到这里,绝对不是来喝茶的,而是冲着秦风来的!

怎么办?

下一刻,安国友和成勇大小瞪小眼,仿佛都在问对方。

“先让你的人把军方的人带过来,看看什么情况,然后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要上级来处理这件事。”成勇率先开口。

身为洱理刑警队长的他,办过不少案子,心理素质远好于安国友。

“有道理,军中来的可是少将,跟你我身份都不对等,让上级出面!”安国友闻言,从惊骇中回过神,连忙点头附和。

话音落下,他拿起电话,道:“你把他们带过来吧。”

“好的,所长。”

电话那头,看守所的办公室主任心中七上八下地等待着,听到安国友的话后,连忙给出答复,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顺着他的目光,可以清晰地看到,其中一人一脸英气,身子挺拔,穿着一身绣着金星的军装,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另外一人穿着一件在都市中极为罕见的灰色长袍,身材魁梧,双臂修长,太阳穴高高鼓起,若是有武者在场,一眼便可看出对方是一个练家子。

而事实上,他不仅仅是练家子那么简单。

他是华武组织首领闫荒的传人、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华夏武学界中年一代中的代表人物——武空!

而另外一人则是华夏军方最有含金量的少将、利剑特种部队掌舵者——王虎成。

他们二人掌控着华夏最神秘的两个部门,暗中保护着华夏的国土——严禁境外武者和地下组织成员到华夏的国土上撒野!

“两位领导,所长让我带你们去他的办公室。”

看守所办公室主任不敢正视王虎成和武空的目光,唯唯诺诺地说道。

他虽然没有看两人的工作证,也没有去看那份军方密函的内容,但王虎成与武空两人的气质和气势带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何况,王虎成的军装的肩章上绣着金星?

很快的,王虎成与武空两人跟着看守所办公室主任来到同一楼层的所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安国友和成勇两人均是心中恐慌不安,但表面很镇定,此刻看到王虎成与武空进门,并未站起身迎接。

“所长,这就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两位领导。”看守所办公室主任第一时间做出介绍。

“你好,我是利剑部队的负责人,我叫王虎成。这位是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武空。我们两人按照组织的委派,特地前来调查西南事件,请贵单位给予配合。这是公函。”

王虎成主动做出介绍,然后从公文包中拿出军方的密函,大步走向安国友。

耳畔响起王虎成的话,望着王虎成走来,安国友无法伪装镇定了,他的屁股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瞬间站起身,道:“我是洱理看守所负责人安国友,两位请坐。”

话音落下,安国友上前两步,接过公函,瞬间看到了内容。

西南省委、省政府:按照特殊部队人员退伍管理办法规定,特殊部队退伍人员涉嫌违法及危害国家安全的事件,原部队必须进行调查。经XXXX上会研究决定,特委派利剑部队负责人王虎成

同志参与西南事件调查,请予以配合。

唰!

看到公函的内容,安国友的脸色顿时一变!

一是这份公函的级别极高,根本不是他这样的人物能够看的,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伪造的!

更为重要的是,公函的内容让深知此次事件内幕的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您好,王虎成少将,请出示您的证件。”震惊之余,安国友将公函递还给王虎成,再次说道。

王虎成默不作声地接过公函,装进公文包里,然后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红色的军官证!

如同之前的公函一样,王虎成的军官证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假的。该军官证采取“军”冠字头加7位数字的形式编码,封皮颜色为暗红色,与军装服饰红色元素相协调,采用阻燃防水材料,背面凹烫某某局监制,证芯使用专用证券纸和专色

油墨定制生产,运用浮雕、定位水印、安全线、解锁、缩微文字、无色荧光等多项防伪技术。

“您好,王虎成少将,按照工作规定,我应在接到上级部门指示后,才能配合你们的工作——请问,你们跟上级部门沟通、协调了吗?”安国友强忍着心中的不安问道。

“因为事情紧急,我们先来到这里,同时让人去协调你的上级部门,你很快应该就能接到电话。”王虎成正色道。

“抱歉,这样的话,我们暂时无法配合你们的工作,只能等到上级部门通知后,才能予以配合,请给予理解。”安国友说道。

“好,我们不急,但

我建议你可以主动向上级部门汇报。”

王虎成点点头,他并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压安国友,而是准备一切按照规章程序办事。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秦风目前就在看守所,而既然他们按照上级的指示来到了这里,哪怕暗中要对付秦风的人此刻插上翅膀飞到西南来,没有他们的允许,也绝对动不

了秦风一根汗毛,更不要说将秦风转移!

“好的。”

安国友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然后想了想道:“王主任,请带两位领导去会客室稍等片刻。”

“希望安所长不要让我们等得太久。”

王虎成很配合地与武空起身,但在离开办公室之前,停下脚步,有意无意地提醒了一句。

“好的,好的。”

安国友连忙应了下来,心中却有些发毛。

如果说之前的秦风对他而言是烫手的山芋的话,那此刻便是定时炸弹——他很有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

心生恐惧的同时,安国友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拿出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此事,上级领导在接到汇报之后,也是惊得不轻,然后沉默半晌,告诉他等待通知。

几分钟后,身在南昆的黄志华接到了来自洱理警方负责人的电话。“黄厅,我刚才接到看守所汇报,军方利剑部队负责人和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手持XXXX签发的公函,前往看守所,要求介入调查西南事件!”电话接通,洱理警方负责人

第一时间做出汇报。

“什……什么?”

耳畔响起洱理警方负责人的话,黄志华惊得脸色一变,然后问道:“身份核实了吗?公函是什么内容?”

“核实了,其中一人叫王虎成,是一名少将,另外一人叫武空,没有级别,而且据看守所负责人所说,那份公函不像是假的。”

洱理警方负责人一边冒着冷汗汇报,一边不安地问道:“黄厅,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知道了,你等我电话!”

黄志华答非所问,然后直接挂断电话,但并未放下话筒,而是直接拨打黄志刚的电话。

与此同时。

西南军区一把手孔杰,带着王虎成携带那份公函的复印件,乘坐专车抵达了西南门槛最高的大院。

“呵……真以为所谓的秦家弃子是那么好动的?”

望着几栋连成片的办公别墅,孔杰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一句,然后接过警卫员递给他的公文包,大步走向了

其中一栋办公别墅。

王虎成、武空两人已带着尚方宝剑空降西南,西南官场巨头毫不知情,孔杰前来传话!暴风雨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