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色渐浓,一辆挂有军牌的红旗轿车飞驰在街道上,然后拐入距离紫禁城不远的一条小巷子,顿时引起了黑暗中两名军中警卫的注意,其中一人更是第一时间拿出夜用高清晰望远镜进行观察。

“是秦将军,车里只有他一人,不用阻拦、检查。”

很快的,那名手持夜用高清晰望远镜的军中警卫结束观察,通过无线电向前方暗中警戒的战友说道。

“知道了。”

黑暗中,另外一名军中警卫低声回了一句,然后便陷入了安静,他们完全融入在黑夜中,仿佛幽灵一般,无声无息。

与此同时,秦卫国驾驶着自己的专车,驶向了秦家大院。

月光透过汽车玻璃,射进了车中,让人依稀可以看到秦卫国的表情极为凝重,眉目之间充斥着担忧!

这一切,只因为他在人生之中第一次替儿子站台说话之后,对手非但没有丝毫的忌惮,反倒是强势做出回应,表明态度要置儿子于死地!

这个结果,让他怒不可遏,以至于差点人生中第一次动用自己的人脉和手中的权力去营救儿子。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他没有那样做,而是独自驱车来到了秦家大院,打算与自己的父亲秦建国好好谈一谈。

秦家大院里,身为秦建国秘书的刘全站在自己的房间窗户前,望着书房,怔怔出神。

“首~长到底什么意思?”

看着,看着,刘全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自从西南事件发生之后,收集案件的进展和信息成为了刘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因为,以往每隔几天查看秦风动态信息的秦建国,变成了一天两看。

如此一来,刘全必须及时收集案件的进展和动态,然后早晚各向秦建国汇报一次。

然而——

让刘全不解的是,秦建国只是看,对案件和秦风只字不提。

嗯?

随后,不等刘全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听到警卫汇报得知秦卫国正驱车驶来,便走出房间,到大院门口去迎接。

“全子,老爷子还没睡吧?”

很快,秦卫国将车停在了秦家大院门口,下车冲主动迎上的刘全问道。

与秦卫政不同,他对刘全的称呼不够正式,反而透着几分亲切。

这一切,只因为,刘全曾是他的手下,他们一起共事过好几年,彼此很熟悉,私交也很好。

“卫国哥,老爷子还没

睡呢,要不要我先汇报一声?”

刘全微笑着回应,同时对秦卫国的来意心知肚明,而且也担心心急如焚的秦卫国会因为太过冲动顶撞、惹怒秦建国,故而提议先请示,也算是间接地提醒秦卫国不要冲动。

“全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如果我冲动的话,就不会来这里了,而是会直接带人去西南!”秦卫国摇摇头,间接给出答案。

“那就好。”

刘全闻言,放下心来,直接与秦卫国走进大院。

“砰……砰……”

很快的,秦卫国与刘全来到内院,然后挥手让刘全回屋子,自己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

很快,书房里传出了秦建国的声音,声音不大,但中气十足,充满了威严。

秦卫国闻声,直接推门而入。

书房里,秦建国正坐在办公桌前,看到秦卫国进门之后,表情平静如水,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秦卫国的到来而感到惊讶,相反是给人一种猜到秦卫国会来的感觉。

“爸,您知道小风的事情吗?”秦卫国进屋之后,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开门见山地问道。

“什么事?”秦建国不动声色地问。

“西南的事。”

秦卫国说着,意识到这么站着说话不对,便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知道。”

秦建国缓缓吐出两个字,表情不喜不悲。

“爸,我不知道您掌握的是什么情况,根据我打探、掌握的信息,小风在西南事件里完全是受害一方——他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做出反击,完全是正当防卫,但有些人却仗着在西南任过职,滥用职权,胡作非为,公报私仇,要置小风于死地!”

秦卫国再次开口,起初语气很平静,说到最后语气之中充斥着怒火。

“事情我听说了,也有些了解,但没有听到你说的这些。”秦建国淡淡道。

“爸……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小风被人整死吗?”

听到秦建国的话,秦卫国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就算小风以前顶撞过你,让你难堪过,但他骨子里毕竟流淌着秦家的血,你就忍心让他惨遭毒手?”

“他会不会死,难道是你我说了算?”

秦建国皱着眉头,冷声道:“如果他真的违法了,你也好,我也罢,都救不了他,法律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同样的,如果他真的没有违法,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罚!”

“爸,话虽然这样说没错,但现在问题是,有人要动用权力干预司法!”

秦卫国沉声道,他不喜欢秦建国这般打官腔的做派,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讲道理。

“难道你认为人网可以大过法网?”秦建国的语气变得凌厉了起来。

“不……不是,但……”

“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他没有犯法,没有人可以给他定罪!”

这一次,不等秦卫国把后面的话说完,秦建国直接出声打断,语气斩钉截铁、毋庸置疑。

“呃……”

秦卫国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心中狂喜。

因为,他听出了秦建国的弦外之音!

……

与此同时。

燕京某精神病院的机关食堂里。

如同很多单位的食堂一样,这家精神病院的食堂也有包厢,主要用于领导平时用餐和接待应酬。

今晚,这间包厢里,没有该医院的领导,也没有上级领导和兄弟单位的同行,只有一名患者和两名患者家属。

他们是杨万年一家人。

包厢外,杨万年的秘书黄志刚充当着警卫的角色,防止有人靠近,影响到杨万年一家人用餐和交谈。

包厢里,杨万年一家人其乐融融,与秦卫国、周玲夫妇二人之前在家中担忧、愤怒、绝望,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妈,你上次骗我说秦风那个王八蛋死了,结果他还活着,这一次不会再出现意外吧?”杨琨吃了一口红烧肉,忍不住开口说道。

原本他在蹲大牢,因精神失常获得了保外就医的机会,如今精神已彻底恢复正常,但依然还在这家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吃香的喝辣的,除了不能离开医院之外,他想要的一切几乎都能满足!

“上一次不是看你疯疯癫癫,我没办法了,只能那么骗你。这一次,绝对不会有问题。”杨琨的母亲说着,瞥了一眼杨万年,“是吧?”

“早死、晚死都一样。”杨万年淡淡道。

“爸,这区别可大了。人人都要死,如果他老死了,对我有什么意义?”杨琨有些不悦道。

“你这是要跟我抬杠?”

杨万年皱了皱眉头,道:“等他死了,你就老老实实进去,好好表现,早点出来。”

“好!”

杨琨兴奋地点了点头。

秦风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只要秦风死了,那他的心病就彻底消除了,届时,只

要他在狱中好好表现,杨家再运作一下,用不了几年,他就可以出狱了。

届时,虽然他已不是曾经名扬华夏的红鼎太子,但依然头顶着杨家少爷的光环,足以比华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的人过得幸福、自由,而秦风的坟头草恐怕都要长到几尺高!

这……怎能不让他兴奋?

然而——

就在杨万年一家其乐融融、杨琨兴奋不已的同时,一架军用直升机从燕京秘密起飞,连夜飞向了西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