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章 为儿子拼一次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接下来两天里,警方再也没有审讯秦风,也没有放走秦风,而是一直将秦风关押在看守所。

而在此期间,贾德刚多次被警方审讯,时间最久的一次长达十二个小时。

每一次审讯,贾德刚都是重复第一次接受审讯时的回答。

然而——

即便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审讯的警察还是坚持认为秦风正当防卫之后故意杀人,并且诱导贾德刚的指正秦风。

这一切,让贾德刚意识到了杨万年要除掉秦风的决心,也让他深深感受到了杨万年在西南的威势。

杨万年在进京任职之前,曾掌管西南三年,在西南权势滔天。

在那三年里,贾德刚不止一次想接近杨万年,但无论找什么人搭线都无济于事——在杨万年眼里,贾德刚只是个可以随时拍死的小混混,连给他提鞋都不配!而如今,杨万年虽然离开西南已经三年了,但身为杨家扛旗者的他,已经接近权力中枢,拥戴者之多超乎想象,更要不提他曾经的大本营西南了——有太多的人做梦都想

为杨万年办事!

俗话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秦风与贾德刚发生火拼并且被警方带走一事,在事件发生的当天便传了出去,引发了华夏乃至全球地下世界和武学界的震动,同时也引发了华夏上流社会的关注。

东海,紫园富人区的一栋别墅里。

张欣然、苏妙依、陈静、王阿猛与叶虎五人,因为秦风被捕的事情齐聚一堂。

“三天了,秦风已经被抓进去三天了,警方依然没有放他离开,这是铁了心要给他定罪么?”见面之后,张欣然率先开口,语气中充斥着担忧。

在她看来,如果秦风无罪的话,警方当天就会放走秦风!

“不是警方,而是杨家在里面作梗。”王阿猛叹了口气道。

“没错,西南是杨万年待过的地方,愿意为他抬轿子乃至卖命的人多如牛毛——杨万年肯定会利用这次的事情做文章,想方设法地给疯子定罪!”

叶虎点头附和,他是叶家少爷,从小被家庭环境熏陶,情商、智商都不差,政~治智慧也极高,一针见血地说出了关键。

“我说呢,秦风明明是受害者,结果迟迟被关在看守所,原来是这样!”

张欣然闻言,怒气冲冲道:“不行,我要给秦风找最好的律师,打这场官司!”

“律师在华夏就是一个笑话,尤其是牵扯到权贵的案子。”

王阿猛

摇摇头,他虽然不是权贵子弟,但他父亲是最知名的红顶商人之一,而他身边的权贵子弟很多,对于某些内幕与规则要比一般的纨绔大少懂得多。

“那怎么办?”张欣然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要不我去找我爷爷?”

一向只听少说的苏妙依,突然开口,决定去找苏儒林为秦风出头。

在她看来,秦风对苏家有恩,而且还救了苏儒林的命,苏儒林若是知道这件事的内幕,肯定会为秦风出头!

“苏妹妹,我代疯子谢谢你。我也相信,只要你开口,苏老一定会来为疯子站台。”苏妙依的话让众人都有些诧异,而后叶虎再次开口,先是表示了感谢,然后叹了口气道:“如果苏老没有退,出面力挺疯子的话,应该可以扭转局面。但苏老如今已经退了

,即便想为疯子出头也是有心无力,而且会给他自己和苏家惹祸。”

“虎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咋办?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然后眼睁睁看着疯子被杨家人阴死吧?”王阿猛一脸郁闷,他很想为秦风做点什么,但能力有限。

他的父亲虽然是华夏最知名的红顶商人之一,但在华夏,哪怕是最牛~逼的商界大鳄,在杨万年那种人物面前也要矮一头。

说夸张一点,以杨家在华夏的能量,可以轻松地让一个人变成商界大鳄,也可以随手拍死一个商界大鳄!

而事实上,很多所谓的商界大鳄都是‘白手套’。

“我在来之前找过我爸,请他出面帮帮疯子。只要他出面的话,咱们那些兄弟姐妹都不会无动于衷,但我爸告诉我,这件事情,他插不了手,也没法插手。”

叶虎面色难看地说道:“用他的话说,除非秦家出面,否则疯子这次栽定了!”

唰!

听到叶虎这番话,王阿猛、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四人的脸色均是变得极为难看。

因为,他们都知道,秦风早已和秦建国乃至整个秦家决裂,甚至已经被秦家除名了——秦家绝对不会为秦风出头!

……

燕京,陆~军~总~院大院的将军楼里。

“三天了,小风还没有被放出来,这摆明了是杨万年在玩手段——他和杨家铁了心要弄死小风!”周玲一脸愤怒道。

“也许是警方还在调查呢?”

秦卫国这般说着,但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都难以信服。

“秦卫国,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周玲直接怒了,大声喊道:“事情的经过,你比我更清楚,小风被人设局坑杀,为了保命反击,需要调查什么?”

“——”

秦卫国无言以对,正如妻子所说,他已详细了解过事件的经过,认为秦风不会有事,结果秦风至今尚未被放出来,他自然也判断出了什么。

“秦卫国,你这辈子有没有为你儿子做过什么?”眼看秦卫国不吭声,周玲突然双眼泛红地说道。

“小玲,你这是?”秦卫国皱着眉头,一脸不解。“你这辈子几乎没有为儿子做过什么,反倒是,儿子为了顾及你的感受,不想影响到你与秦家人的关系,在爷爷大寿的时候,屈辱地跪倒在你父亲面前,接受你们秦家人的

各种羞辱,对么?”周玲的情绪十分激动。

“——”

秦卫国再次哑口无言。

因为,周玲说的都是事实。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从来没有为秦风争取过秦家的资源,更不要说其他事情了。

“秦卫国,我嫁给你几十年了,我从未求过你什么,但今天,我求你,为你儿子拼一次命,好么?”

周玲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然后无力地蹲倒在地,泪流满面。

这一刻。

这个身为华夏为数不多的女将军,被誉为女中豪杰的秦家媳妇,在这一刻感到了深深的委屈和无力。

“好。”

秦卫国轻轻吐出一个字,声音不大,但语气极为坚定。

这一天。

那个刚正不阿了一辈子的秦家男人,第一次站出来为自己的而出声。他没用特权,只求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