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章 倒戈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夕阳下,碧蓝的洱海起风了,湖面被吹起了一道道涟漪。

那艘游轮上,贾德刚依然保持着下跪的姿势,而李猴则是一脸呆涩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陷入了悔恨之中。

“秦先生,是我贾德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完全咎由自取!”

一阵恍惚过后,贾德刚抬起头,看着秦风,再次开口恳求道:“但我还是恳请您看在曾经把我当成朋友的份上,放我儿子一条生路。而我会当着您的面自裁赔罪!”

“我不需要你自裁,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也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答案——我是否欺骗了你!”

面对贾德刚的祈求,秦风不动声色地回应,“至于你让我放你儿子一条生路,可以,但我有条件。”

“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贾德刚那双原本灰暗、浑浊的眼睛陡然一亮,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你选择与我反目成仇,除了因为各种误会,导致怀疑我要对你下手之外,很大程度也因为你找到了新的靠山,或者说得到了某种承诺,对吧?”秦风答非所问,虽然用的

询问的话语,但语气很肯定。

“呃……”

贾德刚瞳孔陡然放大,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你不用隐瞒,也不用狡辩。”

不等贾德刚开口,秦风再次说道,语气极为肯定,“给你承诺的是杨家,而且多半是杨琨的父亲杨万年,或者说是他身边的人!”

“是,杨万年的秘书给予我保证,只要联合景家杀了你,就会想办法保住我。”贾德刚点头承认,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何况,秦风既然这么问,他也隐约猜到了秦风所说的条件是什么。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如果再演戏、撒谎的话,那无疑于自掘坟墓,断送儿子贾东活着的希望!

“既然你承认了,那么你应该明白我的条件是什么。”秦风接下来的话印证了贾德刚的猜测。

“你让我进去之后检举杨万年的秘书和杨万年?”

贾德刚有些不确定地问,在他看来,这件事情要将杨万年的秘书拉下马并非难事,但要拉下杨万年不容易。一方面,杨万年身居高位,而且是杨家的扛旗者之一,能量大得无法想象,另一方面,杨万年并没有直接参与这次的事情当中,准确地说,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杨万年参

与了这件事情!

“你如实向警方交代你受杨万年秘书指使,联合景家置我于死地的真相,我保证不会动你的儿子!”秦风沉声说道。

“你……你确定?”

贾德刚直勾勾地盯着秦风,像是要将秦风看穿。

“我说话向来一个吐沫一个钉!”秦风间接给出答复。

“好,我答应你!”

听到秦风的话,贾德刚给出一个很干脆的答复。

因为怀疑,为了利益和生命,他曾经放弃秦风,倒戈杨万年,而如今,为了儿子的生死,他又背叛杨万年,倒戈秦风,这看上去很滑稽,但却是江湖的常态。

这一刻的贾德刚,将江湖的背叛与阴谋展现得淋漓尽致!

得到贾德刚的答复之后,秦风不再废话,前往驾驶室,准备调头去接洛青珂与吴刚两人。

两人在秦风驾驶游轮撞飞第一艘渔船的时候跳下船,击杀第一艘渔船上的幸存者,此刻还在湖中~央。

“大哥,你觉得他说话算话吗?”

贾德刚坐在了地上,李猴也跟着坐了下来,忍不住问道。

“成为他的朋友是天大的幸运,成为他的敌人是一种噩梦!”

贾德刚先是看着秦风的背影感叹了一句,然后说道:“他虽对敌人冷酷无情、杀伐果断,但正如他所说,他向来说话算话,所以,我相信他会放过小东。”

话音落下,贾德刚的表情很复杂,既庆幸,又担忧。

他庆幸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让儿子贾东参与地下世界的事情,又担忧以贾东的纨绔性格,即便接手他留下的部分财富,多半也会坐吃山空,无法保住家业。

何况,他很清楚,一旦他牢底坐穿或者吃了花生米,包括蒋正义、何家在内的各路人马绝对会第一时间挥刀,分割他留下的肥肉。

然而——

担忧归担忧,事到如今,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大哥,如果我们没有与秦风反目成仇,并且按照他的提醒及时从毒品生意中脱身,让麻五当替死鬼,然后恳请他帮助,你说我们会不会平安无事?”李猴终究是忍不住问

出了这个问题。

“呵……这世上没有如果,用他的话说,我们会为我们的愚昧而付出惨痛代价。”

贾德刚自嘲一笑,他比李猴更加悔恨,但此刻只有自嘲。

片刻后,秦风驾驶着游轮驶到湖中~央,赫然看到洛青珂与吴刚两人站在渔船的残骸上。

“你们没受伤吧?”

秦风停下游轮,走出驾驶舱,来到甲板上开口问道。

“秦大师,我们没事!”洛青珂摇摇头。

“那就好。我把绳子甩过去,你抓住绳子登船,吴刚游过来!”

秦风说着,抓起一层甲板上的绳子,准确无比地甩到了洛青珂的身旁。洛青珂一把抓住绳子,然后一脚跺在渔船的残骸上,只听“啪”的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被秦风一甩,飘然落在了甲板上,与之前贾德刚、李猴相比,简直可以用飘逸来

形容。

嗯?

登船之后,洛青珂一眼便看到了贾德刚与李猴,先是一怔,而后怒气冲冲地骂道:“贾德刚,你这个王八蛋,秦大师将你当朋友,你却坑害秦大师,我一剑斩了你!”

说话间,洛青珂脚下一蹬,就要上前一剑斩下贾德刚的头颅。

秦风见状,及时开口制止:“青珂,不要动手,把他交给警察。”

“知道了,秦大师!”

听到秦风的话,洛青珂止住身形,将拔出的宝剑重新插回了剑鞘。

虽然她不知道秦风为何要留下贾德刚的性命,并且将贾德刚交给警察,但她将秦风的话当成命令,严格执行,而且从不多嘴询问。

“呜……呜……”

就在这时,刺耳的警笛声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一架警用直升机宛如猎鹰一般,盘旋而来。

同一时间,数艘快艇从四面八方呼啸着朝着湖中~央驶来,声势浩荡。

嗯?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洛青珂、贾德刚与李猴都是一惊,他们起身举目望去,赫然看到那些快艇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

“警~察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望着那一艘艘极速驶来的快艇和一名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无论是洛青珂,还是贾德刚与李猴,都有些发懵,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秦风。

夕阳西下,余辉刺眼。

秦风眯着眼,心如明镜。

这盘由杨万年亲自执子的棋局还没有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