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章 脑袋与身体分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艘游轮只有三层,甲板并不大——长度不足二十米,宽度只有不到十米。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以齐鸣凤的实力,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瞬间便可扑杀到秦风身前。

话音落,人影现。

轰!

齐鸣凤顺势一拳轰出,体内内劲涌动,右拳内劲密布,所过之处,空气炸裂,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声势惊人。

或许是因为秦风之前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大,或许是秦风彻底将齐鸣凤激怒了,齐鸣凤依旧动用的《阴阳拳》,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秦风击杀!

面对齐鸣凤的强势出击,秦风没有选择继续硬拼,而是选择躲闪。

他的脚步一撮,身子顺势一侧,令得齐鸣凤布满内劲的拳头从他面前呼啸而过。

砰!

齐鸣凤一拳砸中了游轮第二层的门框,可怕的力道直接将门框震得碎裂。

呼!

与此同时,秦风抓准机会,右脚猛然弹射而出,迅猛地踢向齐鸣凤的脚踝。

鞭腿。

这一脚,秦风动用谭腿之中的鞭腿,脚背紧绷,布满内劲,宛如一记鞭子抽出,速度快若闪电,威力极大,哪怕是一块坚硬的岩石被踢中,也会瞬间碎裂。

齐鸣凤反应极为迅速,挥出左臂,置于侧身后,做出抵挡。

“啪——”

秦风一脚踢中齐鸣凤的手臂,强大的肉身力量结合内劲,瞬间迸发,震得齐鸣凤的右臂猛然一晃。

但也仅仅只是一晃……

唰!

刹那间,齐鸣凤的手掌摊开,左手化爪,猛然抓向秦风尚未收回的脚腕。

秦风似乎早已料到似的,收回途中的右脚,顺势一扬,脚底板凶猛地踹向齐鸣凤的左手,而后借助反弹之力,整个人抽身爆退。

“哪里走?”

一击未中,齐鸣凤冷喝一声,再次扑向秦风,宛如来自地狱的厉鬼,要索秦风的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滚!”

回应齐鸣凤的是秦风的一声暴喝。

就当齐鸣凤即将追上秦风的时候,秦风的身形猛然一顿,宛如螺旋似的一转,转身正面面对齐鸣凤,同时气运丹田,一声暴喝,震彻天际。

暴喝出,铁拳挥!

秦风的右臂随着身子的转动,顺势挥出,宛如一杆大枪,急速刺向齐鸣凤。

《盘龙枪》第二式

——夺命!

嗯?

秦风突如其来的大吼,震得齐鸣凤心神一颤,出现了瞬间的恍惚。

然而——

就是这瞬间的恍惚,令他失去了躲闪的机会。

呼!

危急时刻,齐鸣凤凭借强大的战斗本能,双手猛然挥出,双掌摊开,置于身前,宛如一道门户。

“啪——”

秦风一拳击中齐鸣凤的手掌,可怕的内劲宛如山洪一般倾泻而出。

啪!啪!啪!

齐鸣凤被震得接连倒退散步,脚下甲板炸开。

阳光下,他的双手仿佛触电一般,不受控制地哆嗦,体内气血翻滚,气血也有些紊乱。

这一次,他不像第一次与秦风硬拼那般从容不迫,而是略显狼狈。秦风自创武功盘龙枪,如今已有三式,一式威力比一式大,而且第二式‘夺命’专门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若非齐鸣凤战斗本能强大,及时防御,并且用内劲护体,被这一拳

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与此同时,秦风借助反震之力,身子一个倒空翻,直接越过二楼甲板的栏杆,坠向一楼甲板。

唰!

一楼甲板上,遭受重创的白雪松服用了疗伤药,正在运功疗伤,突然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陡然一变,满脸惊慌地站了起来!

惊慌,是因为,此刻的他遭受了重创,体内经脉、内脏受损,不宜动武,否则会加剧伤势,甚至会导致经脉永久性地损伤。

除此之外,哪怕他强行动武,也会因为经脉、内脏受损,出现内劲运转不畅的情况,连正常战力的三成都发挥不出来。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秦风突然来到一楼甲板,他能不紧张么?

啪!

就在白雪松满脸惊骇的同时,秦风飘然坠地,一脚跺在甲板上,然后整个人宛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急速射向白雪松。

“小畜生,你敢?”

与此同时,齐鸣凤扑到了二楼甲板的栏杆处,看到了这一幕,当下一声怒吼,然后纵身一跃,跃向一楼甲板,准备营救白雪松。

不敢?

“呼!”

回应齐鸣凤的是一道破空声。

秦风借着奔跑之势,右手猛然挥出,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迅猛地抓向白雪松。

形意拳,虎形!

虎从风。

这一刻,秦风动用形意拳最为迅猛的虎形,对付遭受重创的白雪松,整个人宛如一头猛虎,扑向猎物

,威势恐怖。

面对秦风的凶猛一抓,白雪松面色大变,不敢硬抗,而是下意识地做出躲闪。

然而——

晚了!白雪松的身子刚刚挪动,秦风的右手便如风而至,一把抓住了白雪松的脖子,顺势一提,像是老鹰拎小鸡一般拎了起来,令得白雪松不敢动弹——只要秦风右手微微发力

,白雪松的喉咙便会瞬间碎裂,直接毙命!

看到这一幕,贾德刚和他群站在渔船上的手下,吓得直接屏住了呼吸。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齐鸣凤、白雪松两人联手非但没有轻松将秦风击杀,反而白雪松像是小鸡仔一样被秦风拎在空中,小命危在旦夕。

“啪——”

同一时间,齐鸣凤飘然落地,看到这一幕,没敢出击,而是止住身形,怒目瞪着秦风,杀气腾腾地喝道:“小畜生,放开我师弟!”

“想让你师弟活可以,你现在出手将贾德刚一行人击杀,我就放了他。”秦风拎着白雪松,冷声回应。

咯噔!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贾德刚等人吓得心头剧烈一震,吓得差点灵魂出窍!

“快……快开船,离远点!”

惊骇之余,贾德刚连忙做出指示。

“哒哒哒……”

随着贾德刚的话音落下,那些扮装成渔船驾驶员的贾德刚手下,纷纷从惊骇中回过神,第一时间启动了渔船,远离游轮。

“小畜生,如果你敢杀了我师弟,我保证今天让你生不如死……”

看到这一幕,齐鸣凤再次开口了,他的目光死死地锁定着秦风,言语之中尽是威胁之意。

“咔嚓!”

然而——

不等齐鸣凤的把后面的话说完,一声脆响传出。众目睽睽之下,秦风右手陡然发力,猛然一捏,内劲结合着强大的肉身力量瞬间攻破白雪松的护体内劲,震碎了白雪松的脖颈,令得白雪松的脑袋与身体分家,滚烫的鲜

血宛如喷泉一般喷射而出!

“我讨厌被人威胁,而且贾德刚他们已经离开了,你师弟没有任何存活的意义!”

阳光下,喷射而出的鲜血纷纷洒落,秦风沐浴在血雨之中,缓缓开口,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噗通!

话音落下,白雪松的脑袋和身子纷纷摔在地上,其中脑袋滚落了好几下,染着血迹,一脸死不瞑目的样子。

“嘶……”

看到这一幕,

已经乘坐渔船远离游轮的贾德刚和他的手下,像是纷纷被一脚踢进了冰窖之中似的,从头到脚发寒,倒吸凉气。

“小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齐鸣凤双眼发红,嘶吼一声,宛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再次扑向了秦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