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章 从朋友到敌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洱海在古代文献中曾称为叶榆泽、昆弥川、西洱河、西二河等,位于西南洱理郊区,为西南省第二大淡水湖,是大理“风花雪月”四景之一“洱海月”之所在,由西洱河塌陷

形成,高原湖泊,外形如同耳朵,故名洱海。

临近下午三点的时候,两辆劳斯莱斯幻影沿着环海公路,来到了码头,一艘三层游轮停在那里,船上空荡荡的。

“秦先生、洛小姐,我已将这艘游轮包下来了,我们乘坐它前往目的地,大约需要半个小时。”

贾德刚下车之后,主动迎上秦风与洛青珂,微笑着说道,然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带着秦风与洛青珂上船。

“贾哥,青珂的爸妈在的那个地方叫什么?”秦风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叫青木村,是一个渔村,村子里的人都以打渔为生。”贾德刚飞快地说道:“洱海周围这些村庄以前都是渔村,这些年洱海被开发成了知名的旅游景点,脑子灵活的人开始做一些旅游生意,例如民宿、饭馆之类的,思想守旧的

人,还是以打渔为生。”

“这样啊。”

秦风附和着,然后扭头冲洛青珂问道:“青珂,你家可是西川的,你爸妈居然跑到这边的渔村来了,难道你家在这边有什么亲戚吗?”

咯噔!

再次听到秦风的询问,贾德刚心头一震,生怕露出马脚,被秦风察觉到不对劲。

“不知道,我那时候太小,他们也很少跟我说这些,而且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洛青珂摇摇头,眉目之间充斥着期待与兴奋。

秦风闻言,不再多问,而贾德刚则是暗中松了口气,悬挂的心也随之洛了下来,直接带着秦风与洛青珂登上了游轮。

游轮上只有一名驾驶员,穿着朴素,皮肤黝黑,戴着草帽,看着像本地人。

“老板好,现在开船吗?”

眼看贾德刚带着秦风三人登船,驾驶员热情地打招呼,开口问道。

“开吧。”

贾德刚挥挥手,然后再次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秦先生、洛小姐,顶层有些晒,我们去二层吧,我正好带了些普洱茶,你们尝尝。”

“突突突……”

随着贾德刚的话音落下,驾驶员收锚,启动了游轮。

“好。”

秦风点点头,然后在贾德刚的带领下,朝着二层船舱走去。

所谓豪华的游轮,也只是相对于旅游公司的其他游轮而言,根本

无法与长江和海中的那些大型豪华游轮相比,二层只是一些卡座,沙发都是人造革的。

其中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套功夫茶茶具和矿泉水,旁边摆着普洱茶,有新茶,也有老的茶饼,这些都是贾德刚特地提前让人准备好的。

“霍元,我来给秦先生和罗小姐泡茶,你去甲板上盯着,快到了下来喊我们。”入座之后,贾德刚冲保镖挥了挥手。

“是,贾爷!”

霍元恭敬领命,然后退出了船舱。

贾德刚则是轻车熟路地烧水,清洗茶具和茶叶,为秦风与洛青珂泡茶。

洛青珂目光落在贾德刚的双手上,而秦风则是将目光投向窗外,赫然看到宽阔的湖面上,除了游轮之外,还有不少游艇、摩托艇,很是热闹。

“秦先生,洛小姐,你们尝尝,这是古茶树上摘下的茶叶。”

很快的,贾德刚泡好第一小壶茶,分别给秦风与洛青珂倒了一杯。

“好茶。”

洛青珂端起小茶杯,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

“我喝不出来。”

秦风苦笑,他对茶没什么研究,也喝不出好坏。

“哈哈,秦先生若是有空可以学学茶道,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贾德刚笑着打了个哈哈,又添了点水。

随后,三人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着,其中洛青珂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心思都放在了即将与父母的见面上,而贾德刚则一直在找话题,偶尔会将目光投向窗外。

随着时间的流逝,湖面上的船只开始减少了,几乎看不到游艇的影子了,但渔船的数量多了起来,一些渔民在打渔,而更多的渔船则是收网,准备离开。

因为,天气突然变了——太阳被一朵乌云遮住了,湖面上刮起了大风,仿佛有暴风雨要降临!

“居然变天了,我去问问看船上有没有雨伞。”

当贾德刚看到三艘渔船朝着这边驶来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不用,贾先生,下雨没事。”洛青珂摇摇头。

“那怎么行?”

贾德刚说着,便站了起来,朝着船舱外走去。

而秦风则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看到三艘渔船快速朝着这边驶来。

“青珂,你有没有觉得贾德刚今天有点不对劲?”看着,看着,秦风突然问道。

“呃……”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洛青珂先是一怔,然后有些疑惑道:“我没怎么注意。秦大师,怎

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他今天跟我们交流的感觉不对。”秦风如是说着,目光依然盯着那三艘快要接近的渔船。“秦大师,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呢。他以往跟你说话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很洒脱,但实则言语和表情都会流露出几分敬畏。而今天,他似乎一直在刻意跟你套近乎,

没有了往日的洒脱,而且也没有敬畏的感觉。”洛青珂认真想了想,然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嗯?

这一次,秦风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最先接近游轮的一艘渔船,清晰地看到两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站在船头。

只是一眼,秦风便认出那两人都是武者!

“看来,我们被贾德刚算计了!”

这个发现,让秦风的瞳孔瞬间收缩,而后判断出了什么。

“不……不会吧?”

洛青珂惊得脸色一变,直接站了起来。

她不相信,贾德刚算计秦风!

下一刻。不等秦风做出回答,满脸呆涩的洛青珂,清晰地察觉到游轮减速了,肥胖的贾德刚矫健地跃上了最先接近游轮的那艘渔船,而渔船上的两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人则是身

子一弹,掠上了游轮。

这一幕,彻底让洛青珂呆住了!

她的心中完全被一个疑惑占据:贾德刚为什么要算计秦风?

“青珂,你待在船舱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出来!”

回应洛青珂的是秦风低沉的话语。

话音落下,秦风起身,身子一弹,宛如一道幻影,迅速掠到船舱门口,一步跨出了船舱。

“小畜生,反应倒是挺快的,但是没用,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与此同时,齐凤鸣与白雪松朝着秦风走来,目光死死地锁定着秦风,浑身血气沸腾,散发着冷冽的杀意,直接宣判秦风死刑!

“贾德刚,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风没有理会杀气腾腾的齐凤鸣与白雪松,而是盯着侧方渔船上的贾德刚。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渔船上,贾德刚脸上的殷勤笑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恨意,“我儿子无意惹到你身边的人,是他不对,但他在得知那些人的身份后,都及时住手了,并且向你道

歉、认错,而我也特地到燕京跟你负荆请罪!结果,你非但不原谅,而且还要置我于死地!”

“贾德刚,如果我不给

你面子,原谅你儿子的话,你到燕京的时候,你儿子应该在医院。”秦风闻言,心中有了判断,当下冷冷道:“至于,你说我要置你于死地,应该是我告诉你警方要动你的事情,让你误认为是我借助警方的手报复你——呵呵,贾德刚,你是

太愚蠢,还是太小看我秦风?如果我真要动你,还用那样费事?”

“秦风,你不用辩解,你想做什么,我心如明镜!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

贾德刚完全适应了朋友到敌人的角色转换,一脸亢奋,眼眸之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意,那感觉与秦风有不共戴天之仇!

“就凭他们也能杀我?”

秦风伸手指向齐凤鸣和白雪松,不屑地笑了,“贾德刚,我保证,你会为你的愚蠢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找死!”

听到秦风不屑的话语,望着秦风那狂傲的姿态,白雪松心中暴怒,一声怒喝,身形如电,直接朝着秦风扑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