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三天后的清晨。

秦风结束晨练,带着早餐回到王梦楠住处的时候,王梦楠已经起床了,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在健身房健身,而是坐在床上,靠着床头发呆。

“想什么呢?”

秦风将早餐放在餐桌上,看了一眼王梦楠,觉得自从昨天见到王梦楠开始,王梦楠就有些反常。

“没什么。”

王梦楠笑着摇了摇头,但笑容有些不自然——她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梦楠,你有事瞒着我。”秦风见状,走到床头,坐在王梦楠的身边,道:“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你和贾德刚很熟吗?”

听到秦风的话,望着近在咫尺的秦风,王梦楠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算是熟悉吧,怎么了?”

秦风做出回答,然后觉得有些奇怪,最近自己似乎总是跟贾德刚牵扯在一起。

“你们的关系应该不错,否则你不会看在贾德刚的面子上放过他儿子。”

王梦楠想到了前几天晚上在王妃酒吧发生的事情,然后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闺蜜的事情吗?”

“记得。”秦风点点头,他在南澳赌拳回到东海之后,应邀去王梦楠的住处吃饭,结果王梦楠喝大了,吐露了心声——王梦楠的闺蜜惨死在毒贩手中,所以王梦楠对地下世界的人充

满了仇视,也是当时王梦楠死盯张百雄的缘由。

而也是在那一天,王梦楠在酒劲的催化下,主动告白、献身,成为了秦风的女人。

“我跟你说过,我闺蜜因为破了一个贩毒案,被大肆宣传,然后被毒贩盯上,最后被毒贩劫走,遭受极大的痛苦后死去。”

王梦楠再次提及了此事,眼圈微微泛红,言语之中充斥着伤感,但很快,那份伤感就变成了憎恨,“我闺蜜当年实习的城市在西南,而杀死他的毒贩是贾德刚的人!”

“呃……”

愕然听到王梦楠这番话,秦风傻眼了。

“我也是昨天才听同事说,那天晚上在酒吧的那个人是贾德刚的儿子。”王梦楠说着,抬起头,凝视着秦风那张早已镂刻在她内心深处的脸庞,道:“秦风,我跟你说这些,并非让你为了我而跟他绝交。我只希望你,能够做到曾经答应我的事情

——永远不要加入地下势力!”

“放心吧,我跟你说过,我与地下世界有染,是身不由己,加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秦风说着,将王梦楠搂入怀中,然后问道:“当年杀死你闺蜜的那个贾德刚的手下叫什么?”

“麻五。”王梦楠说出一个名字,然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当年事发之后,警方震怒,不惜一切代价要抓捕麻五,但麻五逃到了国外。我听说他现在还活着,依然在为贾德刚

卖命——南青洪被你灭掉之后,贾德刚接手了南青洪留下的毒品生意,具体由麻五负责!”

“你说,像麻五这样的人渣,什么时候才能被缉捕归案,接受法律的制裁?”说到最后,王梦楠一脸恨意,那感觉恨不得亲自前往西南去抓捕麻五。

“快了。”

秦风轻轻摸着王梦楠的脑袋,突然有些后悔告诉贾德刚警方要出手的事情。

因为王梦楠心情不佳,秦风又在燕京多停留了一天——按照计划,他当天就要返回东海,张欣然、王阿猛和洛青珂等人要给他庆功,庆祝他获得全球武学大赛冠军。

而在陪王梦楠之前,他陪着陈芳、陈静母女逛了两天燕京城,看了升旗仪式、逛了故宫、登了长城。

回国的第七天,秦风乘坐中午的高铁返回东海,抵达东海的时候,已是傍晚。

“我们天天筹划着给你庆功,你却在燕京逍遥快活,可算舍得回来了!”

张欣然亲自到车站接秦风,但见面之后没有给秦风好脸色,而是给了秦风一个卫生眼,言语之中充斥着醋意与怨念。

“这几天事多。”秦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王胖子已经订好地方庆功了,我带你过去,不过洛姐来不了。”

虽然因为秦风回来太迟,张欣然有些怨念,但还是高兴居多,说起庆功的事情一脸眉飞色舞,最后又有些小遗憾——洛青珂不能参加!

因为洛青珂在投注秦风获得全球武学大赛冠军一事上的态度与张欣然保持高度一致,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如今已经是好姐妹了。

“她有事?”秦风一边跟着张欣然走向停车场,一边问道。

“嗯。”

张欣然点点头,道:“洛姐跟我说,明天是她哥的忌日,她要去扫墓,今晚就不过来了,让我跟你说一声。”“她与他哥哥从小相依为命,而她哥哥又在临死前将所有的一切留给她——他们的感情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明天既然是她哥哥的忌日,她今天必然是没有心思外出的。”秦

风一脸释然。

“嗯,洛姐一直在找亲生父母,但一直没有消息。

”张欣然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洛青珂的遭遇与她有几分相似,这也是她与洛青珂关系会迅速升温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

杭湖。

青龙山庄的别墅里。

洛青珂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长裙,坐在别墅的阳台上,一杯又一杯地喝酒。

夕阳洒落在阳台上,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上充斥着悲伤,桌子上除了红酒之外,还有她哥哥洛无名的照片。“哥,小时候,你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结果说完那话没多久,我们便分开了。后来,我们好不容易重聚,结果你又撒手离开了我,让我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世上,而且还接手

了你留下的江山。”洛青珂将一杯红酒灌进肚子之后,拿起桌上的照片,深深凝视着,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让我一个武者,管理你的黑金帝国,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哪怕当初有郭大哥鼎力

支持,我也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我总担心无法保住你留下的东西。”

“后来,我们遇到了危机,郭大哥也死了,幸亏还有秦大师。”

说到这里,洛青珂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秦风的身影,语气不再悲伤,而是带着几分小女生特有的窃喜和羞涩。“哥,你知道吗?秦大师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真的很厉害,不但灭了南青洪,成为了华夏幕后的教父,而且打破了三十岁之下无化劲的魔咒,勇夺全球武学大赛冠军,成

为全球武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

“如果你活着,你一定会喜欢他,而且会和他成为朋友乃至知己!”

说到最后,洛青珂又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哥,这几年,我一直在派人搜寻爸妈的下落,至今还没有音讯,但我有种直觉,爸妈还活着,我会找到他们的!”

“嗡~”

话音落下,洛青珂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扬起脖子,一口干掉的同时,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放下酒杯,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贾德刚的来电,便按下接听键。

“洛小姐,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电话接通,贾德刚率先开口。

“什么?”洛青珂一愣。

“我找到你母亲了!”贾德刚语出惊人道。

“哗!”

洛青珂惊得直接站了起来,结果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直接撞翻了身前的桌子,几瓶价格不菲的拉菲掉在地上,酒瓶摔成了粉碎,酒水洒了一地。

然而——

洛青珂却没有理会,而是呆呆地站在夕阳下,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开口问道:“她……她在哪?”

“西南,洱理。”

“谢……谢谢您,贾先生!”洛青珂满脸感激。

“洛小姐,不用客气,你什么时候过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带你去找她。”

贾德刚语气温和,一语双关地说道:“另外,你可以邀请秦先生一起过来——他送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我要好好感谢他!”

“好。”洛青珂第一时间做出回答,却不知贾德刚口中的‘感谢’另有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