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章 明人不说暗话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南贵是南贵省省会,简称筑、金筑,有“林城”之美誉,因境内贵山之南而得名是西南地区中心城市之一、全国生态休闲度假旅游城市。

南贵厨房是南贵商业宴请的首选餐厅,曾是商界大亨和官场大佬的钟爱之地,如今已经很难看到官员的影子。这一切,只因为,上面几年前就官员公务接待和参加商业宴请等作出了明文规定,其中不少人因为不遵守规定,被扣上了奢靡之风的帽子,轻则丢了仕途,重则直接进了

牢房。

而因为相关政策的出台,几乎整个华夏的高档餐厅都受到了冲击,不少高档餐厅更是直接倒闭。

在南贵,南贵厨房是受到影响最小的高档餐厅,没有之一!

南贵厨房从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里面的包间很大,高端大气的大圆桌,顶上的水晶吊灯,镀金镀银的餐具,无一不在显示奢华。

贾德刚将宴请景云林的地点定在了南贵厨房。

傍晚六点的时候,贾德刚与李猴已在餐厅的包厢里等候,保镖霍元在餐厅门口迎接景云林。

至于贾东……

他没有跟着贾德刚来南贵。

除此之外,贾德刚也没有告诉贾东,自己要与秦风死磕的事情——他担心儿子贾东嘴巴不严。

不光是贾东不知情,就连贾德刚的保镖霍元也被蒙在鼓里。

因为,贾德刚担心要与秦风死磕的消息提前传出去——那将成为他和手中黑金帝国的灾难!

六点十分,景云林乘车抵达了餐厅,然后由霍元带路来到了包厢。

“景大师,两年不见,您的气色越来越好了,不愧为华夏第一中医大师!”

看到景云林进门,贾德刚连忙起身,一边微笑着盛赞,一边迎了上去。

“贾总,你这是捧杀我啊。”耳畔响起贾德刚的话,望着贾德刚一脸热情的模样,景云林表现得很谦逊,同时也通过贾德刚的反常表现更加坚定了自己与哥哥景云峰的判断——贾德刚是想抱杨家的大

腿!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景云林余光看到霍元很识趣地离开了包厢,知道多半是贾德刚安排的,便也让司机出去了。

“景大师,天地良心,我可没有捧杀,而是实事求是——在华夏,谁不知道您景大师的大名?”贾德刚带着景云林入座之后,继续拍马屁道。

“贾总,论名望,你可以一点也不逊色我啊,所以,咱俩还是不要捧杀对方了。”景云林笑呵呵

地回应。

“哈哈……好,猴子,让服务员上菜!”

贾德刚闻言,大笑两声,然后拍了拍李猴的肩膀,后者立刻起身去喊服务员上菜。

很快,服务员便将菜端了上来,先是六个凉菜,酒是最正宗的茅台。

酒菜上齐,李猴主动为贾德刚与景云林两人倒酒,三人边吃边天南海北地胡侃。

这也是华夏饭局的特色,一顿饭看似好几个小时,但真正有意义的就那么几分钟,甚至就那么几句话。

“景大师,来一根吗?”

酒过三巡,贾德刚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拿起香烟冲景云林问道。

“不会。”

景云林笑着摇摇头,回答得很讲究,若是直接拒绝显得不给面子,说不会的话,即可以不抽,又不失礼节。“景大师,景家前段时间与苏家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本以为苏家老不死的退下来后能量有限,却没有想到余威不减,那叫一个强势。不过,你们景家靠山之强让我很是羡

慕,任他苏家手段尽出,就是屹立不倒。”贾德刚吸了几口烟,再次开口。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胡吹乱侃,而是将话题往正题上引。

来了!

景云林心中一动,却揣着明白装糊涂,笑着道:“以贾总的身份,不会也相信那些谣言吧?”

“景大师,我知道的自然不是谣言。”

贾德刚摇摇头,然后掐灭香烟,一脸正色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请您吃饭,是想请您帮一个忙——请您帮我与景家的靠山搭线,我想投靠!”

“贾总,据我所知,你与那个叫秦风的青年关系很好……”景云林不动声色道。

“景大师,若说是谣言,这才是谣言!”

贾德刚苦笑着打断景云林的话,“我儿子前天和昨天先后两次无意冒犯了他,又是认错、又是跪地求饶,而且我去燕京也是为了此事,但无济于事,人家完全不给机会!”

“是么?”

景云林直勾勾地盯着贾德刚,眼中精光闪烁,仿佛要将贾德刚看穿似的,“贾总,据我所知,你去燕京之后可是与秦风住在一家酒店,期间并没有发生冲突啊。”

“景大师,我与他的确住在一起,但我先后两次代替我儿子向他道歉,他都不给机会,而且要置我于死地,否则,我也不会想着转投景家背后的靠山啊?”

贾德刚做出解释,他很聪明地没有直接说出杨家,而是用景家背后的靠山来

代替。

这也是他重视细节的体现——贸然提及杨家,会让景云林更加提防和戒备!

“秦风要置你于死地?”

景云林微微一怔,贾德刚的这句话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这个信息,景家并不知情——杨万年只是告诉景云峰,警方要动贾德刚!“景大师,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隐瞒了。那秦风因为我儿子冒犯他身边人的事情,直接跟我翻脸不说,还要利用警方对付我,将我赶尽杀绝!我从燕京到南贵一路被警

察跟踪,若非我动了动脑子,这会还有人盯着我呢。”

贾德刚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微微眯眼盯着景云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做到了坦诚,也拿出了我的诚意。

我希望与景家成为朋友,也希望得到景家靠山的庇护。而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会想办法除掉秦风,当然,这需要景家的配合!”

这一次,景云林没有吭声,依然直勾勾地盯着贾德刚,看似不信任贾德刚,心中却是迅速地消化着贾德刚所说的信息。

“既然景大师不相信,那就算了,我相信景大师绝对不会将今日饭桌上所说的一切传出去。来,我们喝酒!”贾德刚见状,故意表现得有些失望,然后欲擒故纵道。

“你确定有办法杀死秦风?”

景云林开口了,他不再揣着明白装糊涂,而是要与贾德刚打开窗户说亮话。

“确定!”

贾德刚很坚定地点头。“那秦风打死了我们景家这一代的最强传人,与我们景家有着血海深仇,我们景家自然也希望他死。如果你的计划真的可行的话,景家愿意配合,但我无法保证,你所说的

靠山是否会庇护你。我只能向你保证会给你搭桥,你能否投靠,要看你自己的本事!”景云林想了想说道。

“景大师,若是这样的话,合作便失去了意义。因为,如果没有靠山的庇护,我即便设计杀死秦风,也改变不了我的命运。”贾德刚摇了摇头。

“这样吧,你将计划告诉我,我向你口中的靠山汇报一下,看看他怎么说。如果他觉得你的计划可行,并且同意庇护你,那我们就合作,你看怎么样?”景云林道。

“光同意不行,必须要有实打实的保证,说更难听一点,他要送给我货真价实的保命符!”贾德刚沉声道。

“好,我会向他说明你的要求,你可以说你的计划了。”景云林斟酌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我的计划是这样……”

贾德刚闻言,不再藏着掖着,将自己与李猴商讨的方案,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景云林。

听着,听着,景云林的两眼开始发光,眉目指间也涌现出了兴奋之色!

因为,理智告诉他,贾德刚的计划成功的概率很大!而……成功,意味着秦风从人间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