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章 兔子急了要咬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清晨,当远方的天空吐出鱼肚白的时候,贾德刚从床上爬了起来。

事实上,他昨晚辗转反侧,一夜未睡。

因为,他知道,自己和所缔造的黑金帝国,将迎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若是处理不好,黑金帝国崩塌,而他的人生之路也将走到终点。

起床后,贾德刚打开灯,然后站在窗户边,透过缝隙,看着对面酒店十五层的房间,再次看到了禁~毒~总~局警察的身影。

这个发现,让他的瞳孔陡然收缩,表情更加严峻了几分。

随后,他到浴室冲了个澡,冲去了一身的疲惫,然后换上一身运动服,出了房间,开始晨练。

这是他的习惯之一,多年如一日,雷打不动。

因为一夜未睡的缘故,他没有选择晨跑,而是在保镖的陪同下散步。

散步的同时,他一直让保镖霍元密切关注着四周,结果再次发现了有便衣警察跟踪他们。

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依然被霍元发现了。

这让贾德刚的脸色更加难看!

因为,他昨晚与李猴商议过后,打算根据今早的情况再做最终的决定,而以起床后到现在的情形,事情正在朝着他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

七点钟,贾德刚回到华尔道夫酒店。

“大哥,什么情况?”李猴立即来到贾德刚的房间,开门见山地问。

“我起床后看到对面的楼上依然有人盯控,晨练的时候也有人跟着。”贾德刚面色难看地说道。“大哥,看来你的判断是对的,秦风并非是敲山震虎,让我们拱手交出毒品生意这块蛋糕,而是想置你于死地。否则,他昨晚告诉了警察盯控、秀完肌肉之后,会撤走盯控

的警察。”李猴的脸色同样很难看,原本他与贾德刚昨晚已经商量好了,如果秦风想让他们交出毒~品~生意赔罪,那么他们就选择舍车保帅,忍痛将毒~品~生意拱手让给洛青珂

没有回答,贾德刚沉默,一脸郁闷地吸烟。

“大哥,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必须要做选择了,而且要立即行动起来,否则很有可能连燕京都走不出去。”李猴又提醒道。

“我再找他一次,看有没有缓和的余地。”贾德刚沉默半晌,掐灭香烟,做出回答。

这一次,李猴没再说什么。

因为,他看出贾德刚十分忌惮与秦风为敌。

事实上,他也亦然!

毕竟,自从秦风横空出世之后,

凡是秦风的敌人都最终以悲剧落幕了,他们没有一点把握可以保证自己一方会被上天眷顾,成为幸运儿。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可以与秦风谈和的话,是最好的结果!

八点钟的时候,贾德刚在华尔道夫酒店西边四合院的门口等到了秦风。

“贾哥,你这是?”

秦风与陈芳、陈静母女两人走出酒店,看到贾德刚,有些疑惑地问。

“秦先生,我再次向您真诚的道歉,希望您……”贾德刚一脸敬畏地看着秦风,微微鞠躬。

“贾哥,事情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

秦风摇摇头,打断贾德刚的话,然后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陈芳、陈静母女,用这种方式提醒贾德刚,自己不想当着陈芳、陈静母女两人的面再谈这些事情。

“秦先生,警方那边?”

贾德刚见状,隐约猜到了秦风的用意,犹豫了一下,隐晦地问道,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秦风,等待着秦风的回答。

“贾哥,能帮的我都已经帮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秦风微微皱起眉头,沉声回了一句,然后道:“好了,我要陪陈阿姨和小静出去,就不跟你说了。”

话音落下,秦风不等贾德刚回话,便直接与贾德刚擦肩而过,带着陈芳、陈静母女两人走向停车场。

看到这一幕,贾德刚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忍不住悄然握紧了双拳,表情阴沉得可怕。

他盯着秦风看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去。

“大哥,怎么样?”

西院的四合院院子里,李猴看到贾德刚一脸阴沉的模样,心中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依然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为了一点小事就要赶尽杀绝,没那么容易!”

贾德刚一脸阴森地说着,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杀意。原本,按照他的计划,刚才去找秦风低头、认错,恳请秦风原谅,只要秦风放他一条生路,哪怕在拱手让出毒~品~生意的基础上再付出一些代价,他都愿意,但是秦风

完全不给他机会,甚至都不想与他交谈。

这一切,彻底粉碎了他最后的求和幻想!

耳畔响起贾德刚的话,察觉到贾德刚那森冷的杀意,李猴明白,贾德刚最终做出了后半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与秦风死磕!

仿佛为了印证李猴的判断似的,贾德刚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您好,景大师,我是贾德

刚。”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贾德刚率先开口。

他所缔造的黑金帝国,除了黑金生意之外,玉石和普洱茶都是正当生意。

其中,玉石生意占据着整个南半国的市场,普洱茶更是直接垄断,故而被誉为玉石之王和普洱之父。

而景家是中医世家,几乎垄断了南半国的药材市场。

虽然行业不同,但景家和贾家都是西南地区的大家族,贾德刚与景玉林自然认识,只不过很少有交集。

“您好,贾总。”

景玉林接到贾德刚的电话,深感意外,同时也在猜测:难道贾德刚要主动投靠?

仿佛为了印证景玉林的猜测似的,贾德刚再次开口,直奔主题:“景大师,您这几天有空吗?我想请您饭,顺便跟您请教几个问题。”

“如果是在南贵的话,随时可以,外地的话,就要明天了。”景玉林心中一动,但却不动声色地回应。

“景大师,我人在燕京,傍晚之前能赶到南贵,等到了南贵给您发时间和地点。”贾德刚闻言,先是一怔,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好。”

景玉林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这让贾德刚心中不由一喜,他没有想到景玉林竟然如此爽快!

他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主动找景玉林,景玉林也会主动找他!

结束通话之后,贾德刚第一时间带人离开,而景玉林则第一时间联系到了自己的哥哥——景云峰。

“大哥,刚才贾德刚联系我了,要请我吃饭。”电话接通,景云林直奔主题道。

“哦?”

景云峰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忍不住感叹道:“自古至今,权谋玩得最好的是帝王家,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杨万年可真是料事如神啊。”

“大哥,你的意思是,贾德刚找我们,是想通过我们高攀杨家?”

景云林心中已有了这样的猜测,但还不敢肯定,此刻听到景云峰的话,忍不住问道。

“除此之外,他没有理由主动联系你。”

景云峰一脸肯定地说道:“不过,你去见他的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再谈合作的事情。”

“我明白。”景云林立即回应,然后又问道:“那你那边还跟杨万年说吗?”

“不用。他只要结果,不要过程。”景云峰再次开口,言语之中充斥着冷冽的杀意,“等姓秦的小畜生离开人间,我再给他打

电话报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