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章 人心隔肚皮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色渐浓,秦风结束了与陈芳、陈静母女两人的聊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嗡~”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秦风拿起特制的手机一看,发现是是龙女的来电。

因为秦风如今是特工的重点监视对象,为此,他随身携带了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手机是特制的卫星电话,可以避免通话被监听。

而这部手机主要便是与龙女进行联系,偶尔也会与赵龙、洛青珂联系,说一些机密的事情。

“师傅,你之前让我调查到的信息有结果了,盯控贾德刚的人来自禁~毒~总~局。”电话接通,龙女开门见山地说道。

龙牙不但是华夏战斗力最强的特战小队,也是情报网最强大的特战小队,情报权限很大——可以共享军方、警方所有情报机构的情报。

“看来上面是真的要对贾德刚动手了。”秦风闻言,忍不住说道。曾身为龙牙特战小队队长的他很清楚,警方既然已经派人二十四小时监控,那么证明早已启动办案程序,并且收集了一些证据,但因为证据不全或者大鱼没露面,还不到

收网的时候,所以没有实施抓捕,只是派人盯控,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走。

事实上,不光是警方,军方乃至纪律部门办案都是如此。

“嗯。”

龙女点点头,她原本担心秦风与贾德刚有染,如今得知贾德刚并不是秦风的人,那么贾德刚的生死跟她没有一分钱关系。

而从维护正义的角度来说,她希望早日将贾德刚抓捕归案,让贾德刚接受法律的审判!

……

一个小时后。

东院四合院,李猴再次来到了贾德刚的房间。

“有消息了吗?”

贾德刚急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眼看李猴进门,连忙问道。

“大哥,经过调查,已经确定监视我们的人是禁~毒~总~局的人!”

李猴面色难看道,他很清楚,被禁~毒~总~局的人盯上意味着什么——上面要拿他们开刀!

唰!

李猴心知肚明,贾德刚自然也知道这一点,脸色当下一变!

“我们在西南还好好的,来到燕京就被禁~毒~总~局的人盯上了,这个秦风还真是狠啊!”贾德刚面色难看地说道。

事到如今,他基本已经肯定,秦风动用了官方的能量,对他进行惩罚乃至报复。

“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他

一向杀伐果断,凡是动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李猴点头,他也认为是秦风做的手脚。“妈~的,如果小东真的动了他身边的人,他对我出手,我也认了!可是,小东两次得知那些人跟他有关后,都及时收手了,而且我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燕京向他负荆请罪,

他还这么对我,难免太狠了!”贾德刚很是郁闷。

然而——

郁闷归郁闷,理智告诉他,事态紧急,当务之急,必须要拿出解决方案,否则他很有可能都无法走出燕京,为此,直接冲李猴问道:“猴子,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大哥,事到如今,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李猴一脸睿智地答道:“第一,我们退一步海阔天空,拱手让出毒品生意,把这块蛋糕让给洛青珂。第二,我们与他进行死磕。”

“你认为他在意毒~品~生意赚的钱吗?”贾德刚没有表态,而是再次问道。

李猴一怔。“你要知道,洛青珂与张百雄的丫头利用他参加全球武学大赛赢了几百亿。那可是几百亿啊!我们得做多少年毒~品~生意才能赚到那么多钱?何况,以他目前的处境,被

那么多势力盯着,让身边人碰毒~品~生意的概率很小。”眼看李猴沉默,贾德刚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想得到毒~品~生~意,而是要弄死你?”

李猴一惊,而后认为贾德刚的话挺有道理——按照秦风以往的行事风格来看,对钱并不看重。

“嗯。”

贾德刚点点头,而后讥讽地笑道:“原本我以为获得了他的友谊,成为了他的朋友,如今看来,我算个屁啊,他因为两个女人便要置我于死地,还真是讽刺!”

李猴闻言,再次沉默。

因为,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他也一度认为秦风将贾德刚当成朋友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想要毒~品~生~意,我也舍不得拱手相让啊!我们好不容易跟金三角那边达成一致,那边同意每年加大给我们的供货量,而且我们将货普遍了南半

国,日进斗金,这个时候,他一句话就要拿走,怎么甘心?”

贾德刚越说越气,他虽然有钱,但毒~品~生意已成为他的摇钱树,他并不想失去。

“大哥,你的意思是我们跟他死磕?”李猴心中一动。

“死磕?我们有那个实力吗?”贾德刚惨淡一笑:“抛开他的武力值不谈,他能够动用的官方能量是我们无法媲

美乃至想象的。否则,南青洪也不会在短短时间内支离破碎,然后被我们几大势力联合轻松

吞掉了。”

“大哥,那倒未必。”

李猴闻言,语出惊人道:“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虽然无法单独与他死磕,但如果联合他的敌人,未必就干不过他!”

嗯?

贾德刚心中一动,瞬间联想到了什么!

……

与此同时。

杨万年在家中书房接到了秘书的电话。

“抱歉,领导,这么晚打扰您。”电话接通,秘书先是致歉。

“什么事?”

杨万年眉头一挑,心中明白,如果秘书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领导,根据最新收集的信息,秦风从昨晚到今天做了好几件事情。”秘书开门见山地做出汇报。

每天收集秦风的最新信息,这是杨万年交给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丝毫不敢怠慢,每天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通过各种人脉和信息渠道去调查、收集。

“他都做了什么?”

再次听到秘书的话,杨万年的眉头微微松开,眉目之间涌现出了深深的好奇。

“昨晚……”秘书飞快地做出汇报,先是说了秦风昨晚在王妃酒吧的事情,然后又说了今早秦风在机场的事情,最后补充道:“那个贾东的父亲贾德刚因为这两件事情,特地来了燕京找秦风赔罪。目前,两人都住在华尔道夫酒店,而且之前有过短暂的碰面——秦风亲自去了贾德刚的房间,离开的时候,贾德刚起身相送,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冰释前嫌了

。”

“你怎么知道他们见面的细节的?”杨万年有些疑惑,前两件事情,秦风都是在公共场合做的,自己的秘书只要花心思去打探,还是能够打探到的,但第三个信息,秦风与贾德刚见面是在私密的房间里,秘

书没道理知道的这么清楚才对。

“贾德刚及其团~伙~组~织涉嫌~贩~毒,目前已被禁~毒~总~局盯上了。他刚一到燕京,禁~毒~总~局便派人实施盯控,然后看到了他与秦风见面的情形。”

秘书做出解释,然后自作聪明地出主意道:“领导,警方决定要动贾德刚,您看,能不能以这次他与秦风见面为由,将秦风定成贾德刚的同伙,然后将秦风抓捕?”

“你太天真了,没有足够的证据,拿什么定他的罪?你以为他是街上的阿猫阿狗,

可以任人摆布?”杨万年没好气道。

“领导教训的对,是我太想当然了。”

秘书如是说着,心中懊悔不已,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子——管不住嘴是秘书这个岗位最大的忌讳!

杨万年不再废话,直接挂断电话,然后拨通了景家家主景云峰的电话。

景家受到杨万年的委托之后,为了方便与杨万年取得联系,在景家祖宅配备了卫星电话。

“景老,你们方案拿得怎么样了?”电话接通,杨万年率先问道。

“抱歉,杨部长,暂时还没有拿出完善的方案。”景云峰叹了口气,秦风回国之后,他便组织景家核心成员召开了家族会议,商议如何除掉秦风,奈何秦风如今在华夏武学界地位今非昔比,让他们有些投鼠忌器,至今还

没有商量好方案。

“我有个建议……”

听到景云峰的话,杨万年并未生气,而是给出一个建议。

“杨部长,这样行吗?据我所知,那个姓秦的小畜生与西南那个贾德刚关系不错。”听完杨万年的建议,景云峰一脸惊疑。

“景老,人心隔肚皮,人心是这世上最复杂的东西。为了利益,父子、兄弟、夫妻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何况所谓的朋友?”杨万年冷笑,他纵横官场三十年,看到了太多人跌宕起伏的人生,对于人性有着极为透彻的理解,“重情重义是他最大的软肋,这一次,你们必须一击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