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2章 决赛当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018年8月1日。

这一天,是全球武学大赛的决赛日。

这一天,也是华夏建军九十一周年。

这一天,还是陈猛的生日。

燕京时间,早上六点钟,陈芳便早早爬了起来。

她的眼眶浮肿,眼圈微微泛红,脸色蜡黄,气色很差,看上去没有睡好。

准确地说,她昨晚一夜未睡。

零点的时候,她拿着陈猛的照片,轻轻抚摸着照片中陈猛的脸庞,红着眼说出了“儿子,生日快乐”六个字,然后泪水便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随后的时间里,她拿着陈猛的照片,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陈猛生前的点点滴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多次以泪洗面,枕巾湿了一大半。

“妈,你没事吧?”

片刻后,陈静来到客厅,看到母亲一脸憔悴的模样,有些担心地问道。

事实上,她昨晚也没睡好,虽然睡着了,但梦中全是哥哥陈猛的身影,中途惊醒了三次,被泪水打湿脸庞。

“没……没事。”

陈芳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嘶哑而发颤道:“静啊,今天是你哥的生日,我们一会上街买点菜,给他过个生日吧?”

“妈……”

听到陈芳的话,陈静鼻子一酸,眼圈发红,泪水模糊,她上前,紧紧地抱着一把屎一把尿将自己和哥哥含辛茹苦养大的母亲,轻声道:“哥已经牺牲了。”

“唉……是啊,猛儿牺牲了……我怎么还想着给他过生日呢?”

陈芳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默默流泪道:“也不知道他埋在了哪里?妈想去看看他。”

“妈,风哥曾跟我说过,哥的骨灰埋在部队烈士陵,回头会带我们去。”陈静闻言,想到了秦风当初所说,连忙开口说道。

“静……静啊,小风有没有说准确的时间?”听到女儿的话,陈芳有些激动。

“妈,具体时间,风哥没说,但他说等他为哥报仇了,就带我们一起去看哥。”陈静红着眼说道。

“静啊,你跟小风说,去看你哥不需要他报仇,而且报仇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不能出事。”

陈芳轻声道,陈猛的死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秦风的过错,但秦风为她和陈静付出了太多,做了太多的事情,让她很是感动与感激。

“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风哥今天会手刃敌人!”

陈静突然语出惊人,她不但知道坑杀陈猛的

是幽灵,而且从洛青珂那里得知,秦风在全球武学大赛决赛中的对手便是幽灵!

“啥?”

陈芳一惊,不明所以。

“风哥去参加全球武学大赛了,今天要和当初谋划杀害哥的人比武。”陈静做出解释。

“噗通——”再次听到陈静的话,陈芳猛地跪倒在了地上,然后一边叩拜一边哭着说道:“老天爷啊,猛儿死了,但他是为国而战,为国而死,我为他感到骄傲。小风重情重义、知恩图

报,是一个好孩子,我一点也不怪他,反倒是很感激他,老天爷,你一定要他平安无事!”

“砰!砰!砰!”

话音落下,陈芳便开始磕头,磕得极为卖力,仿佛想通过这种方式感动上天,让上天保佑秦风。

看到这一幕,陈静没有阻拦,反倒是如同陈芳一同跪倒在地,为秦风祈福。

因为。

她知道母亲信这个。

她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她们母女二人除了为秦风祈福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

燕京时间,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秦卫国参加了战区的活动,回到了将军楼里。

同样身为将军,并且掌舵**的周玲,在这个军人的节日里,没有去单位,而是在家中。

“怎么没做饭?”

秦卫国回到家中,看到餐桌上没有饭菜,忍不住问道。

“儿子的比赛快开始了,哪有心情做饭?”周玲坐在沙发上,焦虑不安地回道。

“比赛是罗马当地下午三点,燕京时间比罗马时间早六个小时,还有将近九个小时呢,你急什么?”秦卫国苦笑道。

“我儿子要跟人去拼命,我能不急吗?何况,你又不让我在比赛期间给他打电话,只能每天提心吊胆地等他的消息?”周玲猛地站起身,情绪有些激动。

“小玲,这是孩子自己选的路,无论结果怎样,只要他不后悔、不留遗憾就行。我们帮不了他,只能支持他。”

秦卫国叹了口气道:“至于我不让你给他打电话,是不想让你影响他,让他分心,那样不利于他比赛。”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就是担心……”周玲红着眼,轻声说道。

“好了,不要担心,要相信我们的儿子——无论他在特种部队服役,还是参加全球武学大赛,都是我们的骄傲,更是华夏的骄傲!”秦卫国轻轻拥抱着妻子,一字一句道。

“骄傲么?你们秦家可

是将他当成害群之马呢!”周玲气愤地说道。

秦卫国无言以对。

秦风与秦建国乃至整个秦家的关系,是他的一块心病。

与此同时。

出席了军方高~层会议的秦建国乘车回到了秦家大院。

自从秦云山去世之后,秦家大院便成了他办公和居住的地方,除非参加重要会议和活动,否则基本上都是待在这里。

“首长,这是我收集的最新情报,您看一下。”

当秦建国用过午餐回到书房的时候,秘书将一份情况汇报递给了秦建国。

秦建国伸手接过,戴上眼镜,逐字逐句地看了起来,看得极为认真。

“你确定那个幽灵就是魏瑯?”

不知过了多久,秦建国放下情况汇报,抬头冲身姿笔直站在前方的秘书问道。“首长,我与华武组织核实过,华武组织的武部长确定那就是魏瑯,而且您……秦风与他师傅叶帆都确认了这一点。除此之外,情况汇报里的信息基本由华武组织提供,来

源于武部长,准确性很高。”

秘书恭敬地汇报道,本想说“您的孙子”,但又觉得不妥,临时改口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听到秘书的汇报,秦建国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摆了摆手。

“是,首长!”秘书第一时间退出书房,然后想到秦建国近期一直在关心全国武学大赛,并且让他定期汇报情况,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那秦风不是已与首长和秦家决裂,而且被赶出

了秦家,首长为什么还要在意全球武学大赛的事情呢?

没有答案。

但在他看来,如果秦风成功击败魏瑯夺得全球武学大赛冠军,成为全球武学界第一天才,那么绝对会让包括秦建国在内的秦家人把肠子悔青!

……

与此同时。

八千公里外的罗马城,梵蒂冈酒店。

唰!

秦风睁开了双眼,眼中精光爆射。

距离决赛还有好几个小时,他结束了闭关。

这一刻。

他体内气血旺盛,浑身筋骨作响,宛如雷鸣一般。

这一刻。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强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