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章 复仇从来不会缺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伊贺被秦风一巴掌抽翻在地之后,不甘屈辱,试图挣扎起身,结果被秦风一脚踩断小腿,当众跪在了地上。

然而——

即便如此,伊贺依然挺直胸膛,一脸狰狞,想捍卫日本武士道精神。

“你给我跪好了!”

秦风见状,冷喝一声,左脚抬起,一脚踩在伊贺的后背上。

这一脚,秦风虽然刻意地控制了力道,但也让伊贺弯下了脊梁,脑门狠狠地撞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额头鲜血横流。

“啊……你这个卑鄙的支那杂种……你除了会取巧还会什么?”

伊贺心中很是不甘,大吼着,挣扎着,结果秦风的左脚上移,直接踩在了伊贺的脖颈上,让其动弹不得。

“取巧?”

秦风冷笑,他知道伊贺还不服气,他要彻底踩碎伊贺心中的骄傲和自负。

“你……你不敢跟我正面交锋,不是取巧是什么?”伊贺怒声质问。

“小鬼子,我们华夏有句话叫死鸭子嘴硬,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秦风冷冷道:“既然你不服气,那我让你心服口服——你说我不敢与你正面交锋!

第一,闪避是比武格斗的重要技能之一。

第二,比赛开始之后,我跟你正面交锋过,比赛结束前,我跟你正面交锋过,怎么到你嘴里就没有正面交锋了?

第三,如果你不是依靠基因药物提升战力,你连占据上风的机会都没有!”

“日本伊贺输不起!”

“是啊,他都被华夏秦风打得下跪了,还嘴硬什么?”

“那个日本伊贺口口声声说华夏秦风是华夏武学界的耻辱,在我看来,他更像是日本武学界的耻辱!”

……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现场观众忍不住议论了起来,纷纷痛斥伊贺。

那一声声痛斥,让伊贺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也将他用阿Q精神让自己沉浸在‘没有真正落败败’的世界里唤醒。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垃圾么?你不是要一只手拍死我么?现在呢?”

秦风再一次开口了,他用冰冷的话语践踏着伊贺那自以为是的骄傲和自负,“还是那句话,同境之战,我杀你如宰鸡!”

这一次,伊贺没有回应,而是彻底瘫软了下去。

纵然他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说服自己没有真正落败,但在现实面前,他无力反驳。

而且,他内心深处很清楚

,如果他真的和秦风一样,只是上忍初期的实力,绝对连秦风一招都接不下来,便会被击杀!

“比武之前,我曾说过,因为我答应将你的性命留给我的朋友,所以我不会杀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接下来,我们好好清算一下!”

眼看伊贺沉默,秦风再一次开口了,他沉声说道:“前天,你仗着实力比我朋友强,在比赛中打断我朋友一条腿,而且不断侮辱我朋友,践踏我朋友的人格!”

说到这里,秦风的声音一顿,而后猛地抬起脚,一脚跺在伊贺没有受伤的左腿上。

“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秦风踩断了伊贺的左腿,但刻意控制了力度,只是让其骨头断裂,没有震碎——伊贺只要赛后医治接上骨头,便可像正常人一样行走自如,甚

至不会影响到练武。

如此一来,天鹰将来可以亲自去洗刷耻辱!

“断你双腿是对你打断我朋友一条腿的惩罚!”秦风一脚踩断伊贺的左腿后,再次开口,而后俯身一把抓住伊贺的头发,将伊贺的脑袋拎起,然后对准天鹰所在地方向,“你对我朋友的人格侮辱、践踏,将来由他亲自雪

耻,但你现在需要磕头忏悔!”

“砰——”

话音落,脆响起。

秦风摁着伊贺的脑袋狠狠地砸在地上,让其对着天鹰磕了一个响头。

咯噔!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听着伊贺磕头的响声,望着伊贺跪倒在自己前方,天鹰心头一颤,双眼通红,眼前一片模糊。

“支那杂……”

伊贺鼻梁骨瞬间断裂,鼻血横流,但依然嘶声怒吼着、挣扎着。

“当年,日本军方泄露我师傅叶帆的行踪,导致我师傅被奥古拉斯等人围攻致残,你需要代日本军方磕头忏悔!”

秦风冷声打断伊贺的嘶吼,然后如法炮制,再次摁着伊贺磕了一个响头。

这一次,他对准的是武空所在的方向。

嘎嘣!

贵宾席上,武空双拳紧握,内心愤怒而骄傲。

他既为当年日本军方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愤怒,又为秦风今日的所作所为而感到骄傲!

而包括教皇修斯在内,各路强者,震惊不已。

他们都知道叶帆当年被奥古拉斯等人围攻的事情,但并不知道是日本军方泄露了叶帆的行踪。

“你不要胡说,日本军方什么时候泄露你师傅叶帆的行踪了?”

与此同时,观众席上,日本武神宫本武野猛然起身,怒喝秦风。奥古拉斯是全球最大地下势力幽灵组织的首领,是破坏世界和平的邪恶头目——若是让世人知道,日本军方曾经与奥古拉斯有过合作,并且是关于基因药物的事情,那日

本军方和整个日本都将遭到全世界人民的讨伐!

他刻意容忍伊贺落败乃至被击杀,但绝对不能容忍秦风将这个事实扣在日本军方头上!

“小鬼子,我们最后来算一算你羞辱华夏武学界和华夏的这笔账!”秦风将宫本武野的怒喝当成了放屁,也完全无视了宫本武野的怒意,甚至没有去看宫本武野一眼,而是再次将伊贺染血的脑袋拎起,一字一句道:“上个世纪,我们华夏人

用小米加步枪打跑你们,让你们认输。前不久,我独自一人杀得你们日本血流成河——华夏人何来懦夫之说?”

“当国家危难,当国家需要的时候,华夏人民从来没有懦夫,以前是,现在是,今后还是——而你,需要为你的言行,向华夏武学界和整个华夏磕头忏悔!”

“砰——”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伊贺的额头再次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剧烈的疼痛近乎令他昏厥,整个人直接瘫在了地上。秦风见状,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而是脚踩伊贺的脑袋,目光扫向一脸杀人表情的宫本武野,冷笑道:“宫本武野,我知道,前不久,我让你们日本血流成河,最后安然离

去,将你们钉在耻辱柱上,你们很不爽,你们做梦都想杀了我。但是,你们派出这样的垃圾,就想杀我?”

“八嘎!!”宫本武野一声怒吼,整个人愤怒到了极点,若非看到武空等人严正以待,而且全球武学联盟的副会长已经进入比武场,他绝对会直接冲进比武场,用最残忍的方式将秦风

击杀。

“宫本武野,你不用愤怒——对现在的我而言,你曾经的传人、所谓的日本武学天才就是个垃圾,而不久的将来,你在我眼中也是垃圾!”

面对愤怒、抓狂的宫本武野,秦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依然脚踩伊贺,铿锵有力地说道:“另外,你回去告诉日本军方:当年,我的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打跑他们,是华夏人民宁死不屈、保家卫国、捍卫领土与主权完整的抗争——侵略者只要踏进华夏一步,再软弱的华夏人,也敢拎着脑袋当

尿壶拼命!

前不久,我在日本大开杀戒,那是对你们的警告——动我亲友者,势必清算,犯我华夏者,虽远必

诛!

“未来,让当初泄露我师傅行踪的日本军官把脖子洗干净等着——他的脑袋,我预定了!”

“你……你找死!!”

宫本武野彻底暴怒,一声怒吼,弹地而起,身子腾空,宛如猎鹰俯冲一般冲向比武场。

找死么?

“砰——”

回应宫本武野的是一声闷响。

秦风一脚踢中伊贺的胸口!

伊贺的肋骨瞬间断裂,像是被踢中的皮球一样飞向宫本武野,而后不等宫本武野落地,便率先落在了地上,直接昏死了过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要亲眼目睹秦风兄弟把小鬼子打成一条死狗!”

复仇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而秦风,从来不会让朋友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