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4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对于平衡能力强的人来说,单脚立地并非难事,更有甚者单脚可以行动自如。

例如残奥会的单腿跳高运动员,只靠一条腿起跑、弹跳。

身为天山剑派的最强传人、华夏武学界年轻一代最强天才之一,天鹰只依靠单腿行动自如,自然不在话下。

他为了亲眼见证秦风将伊贺打成一条死狗,不顾医生和护士极力反对,单腿跑出了医院,速度极快,惊掉了一地眼珠。

离开医院之后,他便乘车,及时赶到了这里。

“好吧。”

苍博原本责怪天鹰不好好治疗来到这里,但听到天鹰给出的理由后,又同意了。

他知道,秦风虽然消除了天鹰的心结,但天鹰对与伊贺一战还有深深的怨念,若是能够亲眼目睹秦风与伊贺交手,便可消除心中怨念,这对天鹰来说是一件好事。

“我对兄弟、朋友一向一诺千金。”

随着苍博的话音落下,秦风也走下了车,微笑着拍了拍天鹰的肩膀,暗中提醒天鹰,自己昨天说的一切都会算数。

天鹰点点头,然后钻进了汽车,而秦风则是独自走向了参赛选手准备室。

而天鹰等人则乘车前往比武场入口——比武场入口和准备室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当天鹰等人进入比武场的时候,距离比赛开始只有几分钟了,除了参赛选手所在的区域之外,整个观众席座无虚席,所有观众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而期待地等待着

比赛开始。

而伊贺似乎已经迫不及待要击杀秦风了,竟然提前来到了比武场。

他依旧穿着一身白色的武士服,绑着红色的头带,盘膝坐在地上,宛如一尊雕塑,一动不动。

“快看,前天败给日本伊贺的那名华夏武者也来了!”

“他的腿看上去断了,竟然单腿走路。”

“哈哈,他单腿蹦着走路,样子太滑稽了,就像是袋鼠一样。”

天鹰等人的现身引起了观众的注意,其中绝大部分观众将目光投向了天鹰,现场响起了一阵嘲笑的声音。

面对观众的嘲讽,天鹰面不改色,只是默默地单腿蹦向参赛选手所在的区域。

唰!

就在这时,盘膝而坐的伊贺,突然睁开双眼,眼中精光爆射,凌厉的目光扫向天鹰。

“嘿,你这个支那懦夫,来这里准备当着我的面自裁么?”

当看到天鹰单腿蹦跶的滑稽模样,伊贺忍不住讥笑了起来。

“小鬼子,我来看你如何被秦风打成一条死狗!”

天鹰冷声回应,然后不等伊贺回话,加快速度蹦向参赛选手所在的区域。

“等我杀了支那秦风,再找你算账!”

伊贺冷笑一声,然后看到一名黑袍裁判和主持人来到了比武场中,知道比赛要开始了,便缓缓站了起来。“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来到圣彼得比武场。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本届全球武学大赛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场,华夏秦风VS日本伊贺。在这之前的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场比赛

,鲁马因伤退赛,幽灵直接晋级,那么这场比赛又当如何?”主持人手持话筒,面带微笑,侃侃而谈,然后将目光投向伊贺,“我知道,你们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比赛了!而日本伊贺大师也已经做了准备,下面,让我们有请华夏秦风

登场!”

“嗷~”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现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在观众们的高呼呐喊中,秦风缓缓从参赛选手通道里走出。

“华夏秦风!”

秦风一现身,那些支持他的观众,纷纷高呼了起来。

他们之中有人是单纯的支持秦风,也有人因为在外围博彩盘口中投注了秦风胜,所以支持秦风。

面对这一切,秦风一如既往地抱拳示意,对那些支持自己的观众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

秦风的举动,让观众们的高呼声更大了,以至于全场都充斥着他的名字。

这一切,让日本伊贺的脸色有些阴沉。

比赛虽然未曾开始,但论支持者和人气,他完败秦风。

“支那杂种,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随后,就当秦风走到比武场中~央的时候,现场安静了下来,伊贺突然冷冷开口道:“曾经,在日本犯下罪行,幸运地活着逃走,但今天,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明

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曾经跟我说这种话的人都死了,但你很幸运,今天不会死。”秦风面无表情地回应。

“哈哈……”耳畔响起秦风的话,伊贺放声大笑了起来,而后故意一脸讥讽地看着秦风,“支那杂种,你可是答应要与我进行生死之战,不会现在反悔了吧?如果你怕死的话,只要你跪

下,对曾经在日本所犯下的罪行磕头认错,那我可以饶你一命!”

“像你这样的跳梁小丑,我拍死过很多。”

面对伊贺的叫嚣、挑衅

,秦风依然面色平静,“我不杀你,只是想把你留给我朋友——未来,他会亲手结束你的性命!”

咯噔!

参赛选手所在的区域,天鹰听到秦风这句话,心头一震,红着眼,悄然握紧双拳。

他没有想到,秦风竟然会当着全场所有人的面,将这些话说出来,但他知道,秦风在这种方式安抚他、激励他,让他牢记未来的战约!

“你是说那个懦夫、废物么?”

就在天鹰激动而感动的同时,伊贺伸手指向天鹰,“哈哈……像他那样的废物、垃圾,就算再给他一百年,我也可以拍死他!嗯,只要他不当懦夫的话!”

嘎嘣!

听到伊贺的话,天鹰紧紧地握着双拳,力度极大,以至于骨骼都在发响。

而秦风没有说话。

“支那杂种,你说了半天,都没有答应与我进行生死之战,我看你是怕了,也要当懦夫吧?”

眼看秦风不说话,伊贺本能地认为秦风在回避生死之战,继续叫嚣、挑衅道。

“华夏秦风怎么了?”

“华夏秦风不太对啊——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难道真的如日本伊贺所说,华夏秦风怕了?”

与此同时,观众们也纷纷议论了起来,在他们看来,按照秦风以往的风格,绝对会第一时间答应生死之战,然后当场将伊贺打爆!

怕了吗?

“双方各就各位……”

下一刻,不等观众们得到答案,黑袍裁判突然出声,准备宣布比赛开始。

“支那杂种,废话少说,你敢不敢与我进行生死之战?”

伊贺急眼了,他不等黑袍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便大吼一声。

“裁判先生,我将与他进行生死之战。”

秦风没有回应伊贺,而是向黑袍裁判行了个礼,表明自己的态度,然后才将目光投向急不可耐的伊贺,“跳梁小丑,今天,你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