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章 感激,好奇,自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罗马翁贝托一世综合医院已有几千年历史,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医院,如今是意大利卫生部隶属的唯一国立医院,聚集了意大利乃至欧洲最好的医学专家。

罗马翁贝托一世综合医院就像城中之城,医院可以容纳数千人就诊或住院诊疗,住院室一般安排两个人一间,由医护人员24小时监护。

它是全球武学大会组委会指定的医院——所有在比赛中负伤的参赛选手都会第一时间送到这里进行治疗。

三戒便住在这里。

秦风打残洪毅,让洪毅生不如死之后,便与武空、方正大师等人赶到了罗马翁贝托一世综合医院,并且第一时间找到了三戒的主治医生。

“恭喜你们,他活过来了,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且受到创伤的内脏有变好的迹象——这简直就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

主治医生见到秦风等人后,第一时间报出喜讯,同时惊叹不已。

作为意大利乃至欧洲最顶尖的医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宁愿相信小姐卖身是为了爱情,也不会相信这个结果!

“谢谢您,医生!”

听到主治医生的话,秦风心中一喜,但没有第一时间转达告诉武空等人,而是先向主治医生道谢。

虽然他知道,三戒能够脱离生命危险,最重要的是依靠自身强大的身体素质和生命力,但医院也功不可没。

“不客气,我们只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能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病人的身体素质简直太强大了——上帝啊,你无法想象,他的身体机能有多么的强大!”

主治医生连连摇头,然后提到三戒的身体素质,惊叹连连。

秦风微笑着再次鞠躬,然后带着武空等人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说……”

走出办公室,秦风第一时间将主治医生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

“呼~”

虽然武空、方正大师几人都通过秦风刚才与主治医生交谈的情形判断出三戒的情况好转了,但听到秦风亲口说出来,均是长长松了口气。

两分钟后,秦风几人来到了三戒所在的病房——他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了。

“和尚,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进入病房,姬霸率先开口,一脸兴奋。

“那是,佛祖怎么舍得让我圆寂呢?”

三戒咧嘴一笑,他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伤势太重,脸色发白,嘴唇发紫。

“都到鬼门关晃了一

圈,还嘴贫呢?”

方正大师上前,没好气地训了一句,然后看到三戒那惨样,又有些不忍,轻声道:“放心,为师带了疗伤药过来,回头给你服下,伤势很快就能恢复。”

“嗯。”

三戒轻轻应了一声,虽然方正大师经常黑着脸训斥他,但他知道方正大师对他极其爱惜,两人的关系是师徒,更像是世俗之中的父子。

“三戒,秦风帮你报仇了。”

天鹰也开口了,他告诉了三戒这个喜讯。

“和尚,你都不知道,那个叫洪毅的王八蛋有多惨……”耳畔响起天鹰的话,不等三戒做出回答,姬霸便一脸激动地叙说了起来,那感觉仿佛为三戒报仇的是他自己而并非秦风,“两条手臂被扯断,两腿断裂,脊椎骨碎裂,像是

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啧啧,这可是真的生不如死啊!”

“嘿嘿,遇到我大兄弟,他能不惨?”

听完姬霸的叙说,三戒嘿嘿一笑,习惯性地用调侃的方式说道,但望向秦风的目光却充斥着感激。

那份感激,一闪而逝,消失在三戒的眼中,但记在了他的心里!

……

与此同时。

梵蒂冈教廷,安琪儿的房间里。

“圣女,您要的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

一名身穿黑色服饰的修女,进入房间,恭敬向圣女安琪儿汇报道。

“这么快?”

安琪儿有些愕然,她在跟随教皇修斯离开比武场时给自己的侍女发了一条信息,要求其收集有关秦风的资料,没有想到刚回到房间,侍女便完成了任务。

“圣女,您有所不知,那华夏秦风是这次全球武学大赛的人气之王,他的资料很容易查到——有人专门收集了他的资料,很详细。”侍女恭敬地汇报道:“当然,公布于众的资料肯定不全,他肯定还有隐秘的资料,但我看您要得十分着急,就先把公开的资料汇报给您。至于隐秘的资料,我再去跟情报部

门的人沟通,让他们去调查。”

“你办得不错。”

再次听到侍女的汇报,安琪儿赞赏了一句,然后挥挥手,侍女便退出了房间。

而安琪儿则是第一时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飞快地打开邮箱,将秦风的资料下载,仔细地看了起来。

如同所有个人资料一样,资料一开始的内容是秦风的姓名、性别、国籍、年龄、婚姻情况等。

“他居然有未

婚妻?”

很快,安琪儿便看到资料中显示秦风的未婚妻是李雪雁。

这个发现,让她的秀眉瞬间皱起。

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继续看下去。

“见鬼!他不但有未婚妻,而且还与其他女人同居,而且都是漂亮女孩子?”

接下来,安琪儿又看到秦风与张欣然、陈静、苏妙依同居的信息,而且还贴出了三女的照片。

这让安琪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她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看着,看着,安琪儿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原本有些生气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惊愕,到最后直接变成了震惊!

“他竟然一个人挑战了整个日本——上帝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看到秦风独自一人在日本掀起血雨腥风,最后安然离去的时候,安琪儿的脸上完全被震惊所占据,甚至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没有答案。

当安琪儿看完秦风的所有资料之后,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哪怕她身为教廷的圣女,身份、地位显赫,也被秦风的资料彻底震撼了!

她无法想象,秦风到底凭借什么缔造一个又一个传说的!

“如果只凭运气和实力的话,他早就死了——他到底凭什么呢?”

震惊之余,安琪儿忍不住暗问自己,脸上充斥着好奇。

依旧没有答案,她心中对秦风的好奇呈直线上升,心中就像是被猫爪子挠啊挠的,恨不得立刻揭开秦风的所有秘密。

对一个男人好奇,是一个女人沦陷那个男人的开始。

这一刻,安琪儿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皇宫酒店。

身为日本武神的宫本武野虽然没有观看秦风与洪毅的比赛,但有人在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向他做了汇报,让他对比赛的情况、乃至细节了解得一清二楚。

洪毅惨败这个结果,也让他觉得伊贺想击败乃至击杀秦风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斟酌再三,最终给伊贺打了电话,让伊贺到房间见他。

“师傅,您找我。”

半个小时后,伊贺来到宫本武野的房间。

他从小被宫本武野收为徒弟,后来被日本军方秘密接走,由日本军方最为强大的存在,暗中传授他武学,但他还是将宫本武野当成自己的师傅。

“你知道那个支那人与洪门洪毅的比赛结果了吗?”宫本武野

开门见山地问。

“那些回到酒店的参赛选手都在议论这一战,想不知道都难。”

伊贺间接给出答复,他与宫本武野一样,没有去观看秦风与洪毅的比赛。

与宫本武野不同的是,他听到秦风令得洪毅生不如死之后,不要说畏惧,就连情绪波动都不大。

“那个支那人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一些,你与他对战,不能大意。”

察觉到伊贺所流露出的那份轻视,宫本武野提醒道。

“我与他击杀的那几个废物不同,遇到我,他必死!”伊贺自信满满。

“我相信你的实力,但绝对不能大意,甚至,你要在比赛一开始就激发体内药性,提升实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百分之百击杀他!”宫本武野严肃地说道。

“不用,师傅。”

伊贺摇摇头,然后看到宫本武野的脸色有些难看,便又补充道:“我已彻底领悟了破浪斩!”

“什……什么?”

宫本武野惊得直接站了起来。

破浪斩。

日本武学界最为强大的武功。

没有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