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章 兴师问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清晨,当红日从东方的天际冒出脑袋的时候,秦风罕见地还在床上赖着。

他昨天参加选拔,然后又与王一刀的传人楚河进行生死之战,无论精神,还是体力都消耗过大,外加晚上又与王梦楠玩了一场叠罗汉游戏,精神和体力有些透支,今早特地偷了个懒。

他虽没有出门锻炼,但刚才和王梦楠在床上晨练了将近一个小时。

“你今天什么打算?跟我一起吃饭吗?”

半个小时后,王梦楠洗完澡、化好妆,然后当着秦风的面换上了一身警服,开口冲秦风问道。亲眼目睹王梦楠穿警服的过程,秦风偃旗息鼓的兄弟重新振作,但也知道不能再继续征战了,否则会导致王梦楠迟到,便强行压制住邪念,想了想道:“我准备今天回东海一趟,去那边处理一些事情,然后

再回来。”

“好。”

王梦楠点点头,她虽然想着无时无刻都黏在秦风身边,但也知道那是不现实的事情——秦风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也一样。

而秦风昨天去单位接她,已经让她很感动和满足了。

“回燕京记得给我打电话。”

王梦楠走到床边,在秦风的嘴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唇印,才戴上警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中。

“嗡~”

几分钟后,秦风正准备打算下床去洗澡,却听到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秦风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张欣然的来电,便直接接通。

“秦风,你可真行!”

电话刚一接通,张欣然率先开口,语气很反常,言语之中充斥着埋怨。

“怎么了?”

秦风心中一动,猜到了其中缘由,但又不敢肯定,便开口问道。

“你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张欣然气鼓鼓地说道:“我和妙依、小静刚才听说你参加了全球武学大赛华夏选拔赛,而且还与什么刀王的徒弟进行了生死之战,惊险胜出——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们吗?”

“我就知道是这事。”

秦风闻言,苦笑一声,道:“我没有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担心。”

“担心归担心,我们又不会阻止你,只会支持你,但你不告诉我们,会让我们多想的——我们会认为你不重视我们!”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张欣然心中的怨气消散了大半,而后情不自禁地说道。

“——”

秦风无言以对,他

能够感受到张欣然言语之中所流露出的担心。

“那你跟李雪雁和梦楠姐说了吗?”张欣然又鬼使神差地问道。

“没有,这件事我谁都没有说。”秦风回道。

“好吧,那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一定要告诉我。”

张欣然闻言,心中的怨气荡然无存,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我不是想掌握你的行踪,只想知道你不在身边的时候平安无事。”

“好。”

秦风心中一暖,同时明白,若是自己刚才跟张欣然说告诉了李雪雁,那这个电话短时间就甭想挂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秦风刚结束与张欣然的电话,李雪雁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山大王,你的电话一直占线,跟谁通电话呢?”电话接通,李雪雁同样是率先开口,语气同样很不善。

“阿猛。”

秦风不假思索道,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此刻的他猜到李雪雁多半如同张欣然一样来兴师问罪了。

如此一来,若是他告诉李雪雁,刚才在与张欣然通电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在撒谎?”李雪雁诈道。

“你见过我撒谎么?”秦风聪明地反问,语气很镇定。

“好吧,权当相信你了,这件事不说了,我们来说说其他的事情。”李雪雁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话锋一转,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山大王,您这了不得啊,刚在杭湖击杀了景家传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到燕京参加全球武学大赛华夏的选拔,而且还跟传说中的刀王徒

弟进行了一场生死战。据说,您是以弱胜强,很威风呐。”

“雪雁,我错了,我应该提前告诉你这件事。”

面对李雪雁的指责,秦风学聪明了,第一时间先认错,然后才做出解释,“我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

“秦风,我是你未婚妻,你不能因为怕我担心,就隐瞒如此重要的事情!”

李雪雁语气再次一变,收起了调侃的口吻,瞬间变得格外严肃,“你怕我担心,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出事了,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听到后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对不起,雪雁。”

秦风再次道歉,语气诚恳了许多,同时也觉得自己因为怕李雪雁等人担心,便隐瞒生死之战这种事情是错误的。

正如李雪雁所说,如果他战死了,怎么办?

难道让李雪雁在毫无知情的

情况下去收尸么?

那对李雪雁而言,是何等的残忍?

“我不要对不起,也不要道歉!”

李雪雁再次开口,语气依然严肃,甚至有些发火的迹象,“你,秦风,是我李雪雁的未婚夫,是要陪我走过这一生的男人!我不希望你出事,更不希望你出事我都不知情!”

“好,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我先跟你说。”秦风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秦风,自从我们认识以来,我没要过你任何承诺,但你刚才的话,我会当成你对我的承诺——记住你的承诺!”李雪雁正色道。

“嗯。”

秦风轻声应道,这是他第一次见李雪雁跟他生气、发火,也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得到秦风的保证,李雪雁连续做了两个深呼,待情绪稳定下来后问道:“什么时候去参加全球武学大赛?”

“还没接到具体通知。”

秦风如实回应了一句,然后又解释道:“雪雁,这次参加全球武学大赛对我非常重要……”

“秦风,我没有说要阻止你去参加全国武学大赛。”

李雪雁打断了秦风的话,语气复杂,“事实上,从你我认识到现在,我从来没有阻止过你去做任何事情,最多只是在你冒险去做一些事情之前提醒你小心,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今后还是这样!

因为,我知道,你每做一件事情,都有你的理由,我不能因为我的担心就去阻止你,那是愚蠢的行为!”

“谢谢你,雪雁。”

秦风心中一颤,情不自禁地说道。

“你说过,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的。”

李雪雁轻声说道:“秦风,我没练过武,对于武学界的一些事情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你惹到了很多境外势力。用正常逻辑思维来看,你的敌人绝对会利用这次机会对付你!”

“放心吧,雪雁,我不会有事。”秦风做出保证,给李雪雁宽心。

“活着回来。”

李雪雁缓缓说道。

这是她第二次说出这四个字。

寥寥四字,道尽了她的心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