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章 狗改不了吃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没有回应。

楚河宛如一条奄奄一息的恶犬一般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手臂血肉模糊,已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接下来只能任由秦风宰割。

“呃……”

看到这个结果,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满身是血的楚河,脸上充斥着不敢置信!

哪怕是武空、柳宗盛和叶帆,都无法相信,继承了王家刀法并且已突破化劲中期的楚河,拎着轩辕宝刀前来寻仇,居然会被秦风以碾压之势击败!

然而——

耳畔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和眼前所呈现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们,这一切是真的——楚河败了,一败涂地!

“这场生死战之前,武部长盛赞叶帆的弟子,我心里并不认同,如今看来,武部长可是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这个秦风真的太强了!”天山剑派的苍博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他的搏杀经验和对战机的把握,不要说他们这些晚辈,就是我们也未必比他强。”姬无常点头附和,他与苍博一样,都被秦风的表现给征服了。

“他可不光是搏杀经验丰富,自身实力也不弱。”方正大师也开口了,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你们不要忘了,刚才楚河使用落地斩攻杀的时候,秦风仓促之间出手,都硬抗了下来。要知道,楚河可是化劲中期,以那一记手刀的威力,我们的弟子绝对接不下

来。”

“嗯,如果他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基础,光有搏杀经验,是不可能做到这一切的。”

柳宗盛点了点头,秦风论实力虽然不及楚河,但也弱不了多少,而且远比天鹰、三戒和姬霸厉害。

武空与叶帆都没有吭声,前者之前就领教过秦风的厉害,而后者则是长长松了口气。

“他怎么能够强到这一步,简直不可思议!”

耳畔响起长辈们的谈话,想到秦风刚才不可思议的表现,姬霸实在无法淡定了。

出世之前,他认为自己的实力绝对是整个华夏武学界最顶尖的,哪怕是放眼全球武学界,也是年轻一代中的至尊。

而如今,秦风的存在,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挫败感,以至于脸上再无半点初来乍到时的狂傲,有的只是沮丧和不解。

“确实不可思议。”天鹰也是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我们从小接受武学传承,享受着最好的资源,练习最好的内劲心法、武功招式,而且有门派和家族长辈指点,才有了现在的实力。可以说,以我们的实力,就算放

到古代武

学界,也绝对配得上天才二字!而他没有经过系统的练武,实力却远在我们之上,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而是妖孽!”

“我这大兄弟确实是个妖孽。”

三戒难得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然后忍不住偷偷看了王一刀一眼,想看看之前信誓旦旦叫嚣要让楚河活劈秦风、洗刷当年断臂之耻的王一刀此刻是什么反应。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张阴沉到极致的脸庞。

晨辉下,王一刀宛如来自地狱的厉鬼一般,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满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楚河,不知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还是期待着楚河能够给他带来惊喜。

“怎……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这他~妈的不符合常理!”

王一刀没有等到惊喜,等到的是楚河的喃喃自语。

晨辉下,楚河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双眼空洞地看着秦风走来,不停地重复着这些话。

“蝼蚁,你先上吧,否则我一上场会吓到你。到时候,万一你不接受我的生死挑战了,那多尴尬?”

“嘿,杀你如宰鸡!”

这一刻,他浑然忘记了自己之前所说的一切。

这一刻,他的脸上再无半点狂傲和狠辣,有的只是茫然,整个人的心态崩掉了!

毕竟,就连观战之人都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何况他自己?

没有回答,秦风停下脚步,用一种麻木而可怜的目光看着像是疯掉一般的楚河。

“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武功?”

似是察觉到秦风走近,楚河挣扎着坐起身子,竭力地表现出一副茫然而不敢置信的模样,但表情完全被血迹所掩盖,只能看到一张鲜血淋淋的脸庞。

“可以留你的遗言了。”

秦风冷声回应,望向楚河的目光中没有一点仁慈,有的只是冷漠。

当年,王一刀被叶帆击败,无耻偷袭,叶帆手下留情,只是断了王一刀一条手臂,结果王一刀一直怀恨在心,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始终想着报仇。

甚至,当叶帆沦为一个废人之后,王一刀都不甘心,还要派自己的徒弟来杀秦风!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秦风怎么可能仁慈?

对于敌人,秦风字典里从来没有仁慈这两个字!

“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到底用的什么武功?”

楚河失声大喊了起来,同时身子剧烈地扭动

着朝秦风脚下挪动,那感觉仿佛若是不知道答案,死都不会瞑目。

“死!”

旋即,不等秦风做出回答,原本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楚河,突然暴喝一声,苦苦压制的杀意瞬间爆发。

随着一声大吼,他整个人猛然前蹿,右脚顺势撩起,速度快若闪电。

就当所有人认为这场比武结束,楚河心态已经彻底崩了的时候,楚河突然暴起,对秦风突下杀手!

撩阴腿!

这一脚,楚河的目标很明确,攻击秦风的两腿间。

两腿间乃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

楚河深知这一点,几乎在最后时刻动用全力一击,若是踢中,即便秦风有内劲护体,也无济于事,多半会废掉。

那样一来,秦风短时间会失去战斗力,局势会彻底扭转,届时,死的人就是秦风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唰!

下一刻。

就当所有人对楚河临死反击感到震惊的时候,秦风仿佛早有准备,后撤一步,大刀抡起,一刀斩向楚河的右腿。

“噗——”

秦风手起刀落,锋利的刀刃,宛如切豆腐一般,轻而易举地斩断了楚河的右腿,滚烫的鲜血喷洒而出。

“嗷~”

楚河瞬间跌倒在地,浑身抽搐不止,痛苦嚎叫不止。

他装疯卖傻了半天,只为麻痹秦风,然后进行偷袭,却没有想到被秦风识破。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弟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秦风手持轩辕宝刀,一脸鄙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