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章 奇葩与狂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华武组织的总部位于西山的一座小型园林,该园林曾是某个机构的办公地,后来该机构搬出西山,搬进了红墙高瓦内,园林便空闲了下来,对外开放。

如今,该园林虽然是华武组织的总部,但并没有挂牌子,而且依然对外开放,更像是一个公园。

不过,由于此地偏僻,周围几乎没有住宅区,即便该园林对外开放,也很难看到人影,只有附近工作的一些人们偶尔会来此地散步、游览。

秦风几人乘车直接驶入园林,然后沿着园林的小路行驶,直到一栋古建筑前停了下来。

身为阎荒唯一传人和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的武空,站在古建筑前等待秦风三人的到来——汽车驶入园林之后,柳宗盛曾短信通知了武空。

汽车停下,武空没有摆架子,反倒是主动迎了过来。

而秦风则是先到汽车后备箱将叶帆的轮椅取出,然后才扶着叶帆下车。

叶帆当年被神榜强者围攻,最后脚腕、膝盖纷纷碎裂,无奈之下,只能截肢,如今两条腿都是假肢,若是没有拐杖的话,只能靠人搀扶。

嗯?

看到叶帆从车中走下,武空脚步一顿,眼神一凝,脸上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惊讶。

他没有想到,叶帆今日居然会来。

因为,今日不但西域佛宗、天山剑派、姬家和王一刀的传人都要来,而且带队的很有可能就是当年与叶帆交手的那几人,也是四方势力的上一代传人。

如此一来,如今沦为废人的叶帆,要与当年的故人见面,这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要看淡和放下很多东西。

“柳会长,叶大校,秦风,欢迎来到华武组织。”

短暂的走神之后,武空快速迎了上来,先后向柳宗盛、叶帆和秦风问好。

其中,武空在向叶帆问好的时候,脸上充斥着敬意。

没错……

哪怕如今的叶帆沦为一个废人,他对叶帆也是满满的敬意!

因为,他很清楚,当年这个压制得他默默无闻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保家卫国遭受暗算,如今在武学上的成就绝对不是他可以比拟的,而是会让他望而生畏。

除此之外,如果将他换成叶帆,如今沦为废人,绝对不会拥有叶帆如今的心态!

“你好,武部长。”

“武空,好久不见。”

秦风三人先后回应,其中秦风与柳宗盛一样称呼武空的职务,而叶帆则是淡淡一笑,仿佛与老朋友见面一样随

意。

“是啊,一眨眼很多年了。”

武空叹了口气,望着叶帆坐在轮椅上,心中唏嘘不已,心中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武部长,这次挑选参加全球武学大赛的规则是什么?”

柳宗盛见状,不想武空和叶帆提起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便开口询问今天的正事。

武空闻言,正要开口回答,却见一辆汽车朝着此地驶来,便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将目光投向了那辆汽车。

除此之外,柳宗盛、叶帆和秦风三人也是看了过去。

随后,在秦风四人的注视下,那辆汽车急速驶来,然后停在了柳宗盛的专车后面。

只是一眼,秦风便看到,那辆汽车的牌照和柳宗盛专车的牌照有些相像,瞬间便判断出该车辆属于华夏武术协会。

“大和尚,不是说了好吗?我们先逛逛皇城,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说好的故宫呢?说好的长城呢?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就在这时,三戒率先走下车,完全无视秦风四人,而是看着一点也不像皇宫的园林,像是怨妇一样,喋喋不休地吐槽,与他的打扮、形象完全不符,甚至可以说是颠覆。

因为,今天的他,特地按照中年和尚的要求,脱掉了那身黑色的袈裟,穿着一件红黄色的袈裟,而且胸前挂着佛珠,远远望去宛如得道高僧。

“三戒!”

听到法号三戒青年的吐槽,中年和尚气得蛋疼,当下黑着脸,喝了一声,试图阻止对方继续胡说八道。

“你吼什么鬼?唔,他们几个都是武者,你这是直接把我带到比武的地方了吧?大和尚,我告诉你,佛祖还有三分火气,你欺人太甚!什么狗屁全球武学大赛名额竞争,小爷不玩了,你要去就自己去吧!”

三戒心中怨念极深,哪里还管中年和尚发火?

他看了一眼秦风四人,发现四人是武者后,心中一动,明白了什么,顿时比中年和尚还要生气,直接撂挑子不干了,转身就要离开。

“——”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武空、柳宗盛和叶帆三人,还是秦风都是一怔,都觉得这个年轻和尚是个奇葩。

耳畔响起三戒的话,望着秦风四人的表情变化,中年和尚心疼、肝疼、蛋疼,嘴角抽搐,他强忍着一巴掌拍死青年的冲动,身形一闪,瞬间拦住三戒。

“咋地?”

三戒吹鼻子瞪眼,大有一言不合便干一架的趋势。

“三戒,只要你好好参加此次选拔,等选拔结束,我让你在燕京城玩三天。”

眼看三戒倔脾气上来了,中年和尚非但没有发火,反倒是压低声音向三戒妥协。

“这回说话算话?”

三戒狐疑地看着中年和尚。

“绝对算话,我向佛祖保证。”

中年和尚说着,又补充道:“不过,你要向我保证,此次选拔全力以赴!”

“好,成交!”三戒点头同意。

中年和尚松了口气,然后带着三戒走向秦风四人。

“柳会长、武部长,叶帆,好久不见,阿弥陀佛!”

中年和尚率先开口,不给柳宗盛、武空和叶帆三人发问的机会,同时冲着秦风微微一笑,礼节可谓是做得无懈可击。

“方正大师好。”

柳宗盛、武空两人不约而同回应。

而叶帆则是眯着眼,直勾勾地盯着三戒,忍不住感叹道:“方正,你找了个好传人。”

“叶帆,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不能见面就损我啊。”

方正大师一脸郁闷,他以为叶帆在说刚才的事情,却不知叶帆看出三戒武学天赋奇佳。

“大和尚,你不觉得叶帆大师在损我吗?就你也能当我师傅?”

三戒不屑地撇了撇嘴,然后主动向几人问好,“小和尚见过柳会长、武部长和叶大师。”

话音落下,三戒将目光投向站在叶帆身后的秦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兄弟,你就是传说中的击杀景腾的秦风吧?真是名不虚传,很高兴认识你,兄弟我法号三戒,选拔结束后,带我去燕京浪!”

三戒虽然说着一些让中年和尚气吐血的话,但却向秦风合十,这是佛门礼节。

“你好,三戒兄弟。”

秦风微笑着抱拳,只觉得眼前的年轻和尚很有趣。

与此同时,他的余光清晰地看到,两名穿着长袍的男子,正在朝着这边掠来,速度极快。

而柳宗盛、武空、叶帆乃至方正、三戒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来人。

很快的,在众人的注视下,来人减速,然后迈步朝着众人走来。

两人均是穿着长袍,其中身穿灰色长袍的是一名中年男人,而白色长袍的则是一名青年。

“听说西域佛宗培养了一个奇葩传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走着,走着,白色长袍青年的目光挨个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三戒身上

“你是何人?”

三戒虽然喜欢喝酒吃肉,不喜欢打打杀杀,但被人这么羞辱,多少有些恼火,当下皱眉问道。

然而——

白袍青年却是完全无视三戒,而是冷眼盯着秦风,一字一句道:“我们姬家与景家是世仇,那景腾原本是我内定的拳下鬼,却被你抢了先,这笔账我们要好好算一算!”

“你打算怎么算?”

秦风眉头一挑,他通过白袍青年的话判断出了白袍青年的身份,只觉得这厮实在太过张狂,非但不讲礼节,见面就挑衅,实在是欠收拾。

“稍后选拔开始,我先送你回家!”

姬霸停下脚步,仰着头,用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秦风,那感觉秦风是一只可以随手拍死的苍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