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章 不愿从美梦中苏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夕阳不知何时已没入了西湖,只留着半截身子在天际,远远望去,与山水连成一线,美得让人心悸。

随着黄昏的来临,西湖景区的游客数量开始减少,但减少的幅度不算多,依然随处可见游客的身影。

夕阳下,三艘大船依然停在湖岸边,一群人站在那里,分别聊着什么。

现场依然设置着警戒线,南浙武术协会和杭湖警方的工作人员坚守岗位,他们站在入口处,防止游客靠近。

忽然,原本喧闹的现场安静了下来,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第二艘大船。

在众人的注视下,景云峰带着景世明走下船,其中景世明的手中拎着死去的景腾和被打断腿的景仁。

至于牧阳的尸体,依然丢在甲板上,那感觉仿佛对景家而言,牧阳生前是一条狗,如今只是一条死狗,连让景家收尸的待遇都没有。

借着夕阳,众人清晰地看到,景云峰、景世明两人面色冷峻,眉头紧皱,而景仁则是双腿血迹斑斑,表情痛苦至极。

他不但被秦风跺碎了双膝,而且之前景云峰和景世明进入船舱的时候,连滚带爬地跟了进去,伤口多次摩擦,疼得他近乎昏厥。

面对一道道注视的目光,无论是景云峰,还是景世明,都有一种被扒光了游街的感觉,恨不得立刻瞬移离开此地。

事实上,为了避免被众人看笑话,他们故意在船舱里等待,打算等众人离去后再现身,结果众人迟迟没有走。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走出船舱,硬着头皮离开,否则的话,那会更加的丢人——众人会认为他们不敢露面了!

不知是因为武空在场,还是因为景云峰、景世明二人都知道事到如今,撂狠话只会徒增耻辱,为此,他们都没有再对秦风说什么,甚至没有去看秦风一眼,而是直接离开了此地,走得那叫一个匆忙。

然而——

尽管景云峰、景世明两人都没有说什么,但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景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是会与秦风不死不休!

秦风对此也心如明镜,但表情平静如水。

与此同时,人群中一名商场大鳄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摁下了发送键。

十分钟后。

燕京。

杨万年面色阴沉、眉头紧皱地回到了家中。

虽然秦风与景腾的生死之战并没有现场直播,也没有人拍照和录制视频,但他在比武结束的第一时间便知道了结果,并且在回家的途中收到

消息:景家人没有当场对秦风出手。

这个结果,让他很失望,也很恼火,以至于差点直接将电话打给了景云峰,但考虑到景家损失了景腾这个传人,肯定在火头上,便又放下了手机,打算过段时间再联系景家。

“你不是说,景家人肯定可以击杀秦风那个混蛋么?”杨万年进入家中,连拖鞋还没换好,杨琨的母亲便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嗖”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扯着嗓子吼道:“为什么我刚才接到消息,你口中那个景家传人并没有杀死秦风,反倒是被那个

秦风在比武中打死了?”

“——”

没有回答,杨万年随手将公文包丢下,然后穿着拖鞋,默不作声地走向书房。

“你说话啊?”

杨琨的母亲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

“你想让我说什么?”

杨万年停下脚步,皱眉看着完全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妻子,“你以为我想看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你……你至少应该问问景家人吧?”

“有意义吗?”

杨万年语气低沉地说道:“我们只是暂时没有帮儿子成功报仇,而景家死了当代传人,你让我问他们什么?难道让我问为什么景家传人会被秦风打死么?还是,你觉得他们愿意看到自家传人被打死?”

“可……可是,你不是说,景家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吗?”杨琨的母亲依然不甘心。

“他们是这样说的,但最终的结果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也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杨万年面色难看道。

“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了?让那个混蛋逍遥地活着?”杨琨的母亲急眼了,那感觉要立刻看到秦风被杀才甘心。

“还不是谈下一步计划的时候,至少今天不宜与景家谈什么。”杨万年说着,不再理会妻子,转身走向书房。

他要去书房一个人呆着,调整情绪。“杨万年,因为你的话,我可是托人信誓旦旦地告诉儿子,秦风这次必死。如今是这样一个结果,你有没有想过,儿子听到会怎样?我告诉你,这很有可能会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好不容易升起

的生存希望破灭!”杨琨的母亲怒道。

“我知道,但结果已经无法改变,至少目前是这样。”

杨万年停下脚步,但并未转身,而是语气冷漠道:“另外,如果他承受不了这个挫折,那即便把他提前捞出来,也没有多大意义。”

“你……”

“你他~妈给我闭嘴,我累了,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一次,不等杨琨的母亲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杨万年突然转身,满脸狰狞地怒吼道。

杨琨母亲被吓得浑身一颤,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

身为杨万年的妻子,她很清楚,杨万年一般不发火,但一旦发火的话,她最好不要火上浇油,否则下场一定很惨。

当年,杨琨第一次被秦风打断腿之后,杨家与秦家掰腕子失败,杨琨的母亲就追着杨万年不依不饶,结果直接被杨万年几个耳光打出了家门。

此刻,杨万年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的状态。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同一个人——秦风!

这让杨琨的母亲对秦风的恨意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恨不得吃秦风的肉,喝秦风的血,但她更担心杨琨的听到比武结果后的反应。

与此同时,燕京某监狱。

犯人们用过晚餐之后,难得地有了二十分钟放风的时间,有犯人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聊天,有犯人在监狱的院子里散步,还有人在玩单杠、双杠。

而杨琨则是被监狱里一名管教叫到院子的一个角落里谈话。

“杨少,刚刚得到消息,秦风与景腾的生死之战结束了……”管教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那个杂碎死得惨么?”

杨琨冷笑着打断管教的话。

“唔……”

望着杨琨那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模样,管教迟疑了一下,才实话实说道:“杨少,根据我收到的信息,死的是那个景腾,他被秦风一脚踩死了……”

唰!

杨琨的脸色顿时狂变,而后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管教,“你……你说什么?”

“秦风在比武中杀死了景腾。”管教再次说道。

“不……不可能!这他~妈的绝对不可能!我妈托人专门告诉我,那个杂碎这次必死!”

再次听到管教的话,杨琨的脸上再无半点兴奋,有的是激动,甚至可以说情绪直接失控了,“你的消息肯定不准确!”

“——”

管教无言以对,识趣地选择了沉默。

因为,他看得出杨琨此刻的情绪太激动了。

这个时候,哪怕他把嘴皮子磨破,杨琨也未必会接受这个现实。

“你……你再去打听,我他~妈要准确的结果!准确的结果,你明白么?”

眼看管教不说话,

杨琨像是疯了一般,一把抓住管教的衣服领子,像是厉鬼一般,双眼发红,表情扭曲地吼道。

他没疯,只是不愿从美梦中苏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