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章 夺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时间放缓,画面定格。

夕阳下,甲板上。

景腾动用阴阳拳终极杀招,一拳轰向秦风,拳意死死锁定秦风,让秦风躲无可躲。

面对景腾狂暴的一拳,秦风仿佛被吓到了一般,一动不动,气势完全被压制,形势极其危险。

“有我无敌!”

危急时刻,秦风心中怒吼一声,心神恢复清明,右拳轰然砸出!

他再次动用龙刺,选择硬碰硬!

“轰!!”

一声巨响,秦风与景腾的铁拳再次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声势比起之前更为浩大、恐怖。

刹那间,景腾体内近乎三成的内劲倾泻而出,宛如洪流一般涌向秦风的拳头。

内劲迸发,秦风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一座铁山上,右拳被弹开,鲜血淋漓,恐怖的反震力令得他整个人倒飞而出,五脏六腑一阵生疼,嘴角溢出了血丝!

这一次交手,他被景腾一拳轰飞,不但虎口裂开,而且五脏六腑遭受创伤,一股鲜血涌上喉咙,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而景腾却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与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他在动用终极杀招‘阴阳杀’之后,局势彻底反转!

看到这一幕,除了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两人之外,包括柳宗盛、武空在内,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有想到景腾的终极杀招竟然强到了这般地步!

啪!

旋即,不等众人回过神,秦风的身子落在了甲板上,脸色发白,眉头彻底拧在一起,表情极其凝重,迅速压制体内翻滚的气血和紊乱的内劲。

“阴阳拳不愧为华夏武学界绝世武功——景腾刚才的杀招实在是太恐怖了!”

随着秦风落地,现场的安静被人打破,第一艘大船上有人开口了。

“是啊,景腾刚才那一拳堪称无敌,也就是秦风,若是换成其他化劲初期的宗师,恐怕会被当场击杀!”有人开口附和。

“秦风的伤势也不轻,他不但虎口被震裂,而且内脏应该也受伤了,否则嘴角不会溢血。”有人看到秦风的状态,做出这样的判断。

“原本以为秦风会继续保持不败战绩,如今看来,今日之战,他多半玄了!”

“是啊,他根本无法抵挡景腾的终极底牌,势必会被景腾击杀!”

议论过后,第一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弟子,纷纷做出这样的判断,认为秦风必败无疑。

而落败,意味

着死亡!

“阴阳拳果然名不虚传,威力之恐怖,实属罕见!”

“不出意外,秦风今日要丧命于此了。”

“是啊,按照乔掌门所说,秦风已经拿出了最强实力,却无法抵挡景腾的杀招,落败已成为定局!”

不光是第一艘大船上那些各门派弟子,就连第二艘大船上绝大部分武学宗师也是忍不住开口,认为秦风落败被击杀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之中不包括柳宗盛、武空、空冥大师、张天师和赵无道等几名顶尖宗师。

他们集体保持了沉默。

秦风的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却在景腾动用阴阳拳的杀招之后被击伤——阴阳拳远比他们想象的可怕!

若是秦风今日战死,放眼华夏武学界,除了未出世的几个势力的最强传人之外,其他各门派所谓的天骄面对景腾,就如同纸糊的一般,连跟景腾争锋的资格都没有!

第三艘大船上,王阿猛等人也沉默了。

景腾一拳轰飞秦风,让秦风受伤,就仿佛一盆冰冷的江水浇在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从打了鸡血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激动,有的只是担忧。

“洛小姐,这是什么情况?秦先生怎么受伤了?”

就在李雪雁、张欣然和王阿猛等人沉默而担忧地看着秦风的同时,来自南澳何家的掌舵者何荣忍不住开口冲洛青珂问道。

“洛小姐,秦先生不会落败吧?”贾德刚也忍不住开口了。

唰唰唰……

随着两人的话音落下,包括蒋正义在内,其他来自各地的江湖大佬和那些商界大鳄、官场中人,甚至是李雪雁、张欣然、王阿猛等人也是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洛青珂,等待着洛青珂的答复。

“秦大师和那景腾的实力已远远超出了同代天才,以我的眼力,完全看不清场上的形势,甚至连他们交手的过程都看不清。”

洛青珂语气凝重地说道,她没有正面回答,但紧皱的眉头和脸上的担忧却告诉了众人答案。

秦风情况不妙!

这个结果,让那些江湖大佬一脸若有所思,而商界大佬和官场中人一脸惊愕。

与此同时,苏文、李雪雁、王阿猛等人的心瞬间悬在了嗓子眼上!

原本,他们看到场上的局势被扭转,秦风受伤之后,就很担心秦风会落败,此刻听到洛青珂的话,看到洛青珂脸上那无法掩饰的担忧之中,心中的担忧呈直线上升!

“秦风加油!”

担忧的同时,张欣然忍不住开口了,她下意识地攥紧拳头,为秦风加油鼓劲。

“风哥加油!”

“老大无敌,我们坚信你可以干死他!”

张欣然这一开口,苏妙依、陈静和王阿猛、叶虎等秦风当年那群小伙伴也开口了。

唯有李雪雁没有。

她只是皱着眉头,一动不动地看着甲板上那个让她心甘情愿赌上一辈子的男人!

“杂碎,你不是很狂吗?怎么不狂了?”

就在这时,甲板上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景腾突然开口了,言语之中充斥着嘲讽与鄙夷,“你不是说斩我如斩草么?来,我站在这里,你来杀我啊?”

秦风沉默不语。

而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两人冷笑不已。他们都很清楚,景腾刚才之所以没有乘胜追击,是因为“阴阳杀”这记杀招,一下打出三成的内劲,属于拼命手段,若是不能击杀和重创敌人,自身也会十分危险——动用阴阳杀之后,内劲会出现短暂的失

控,无法继续攻击。

这是阴阳杀唯一的弊端,也算是后遗症。

刚才,景腾不但开口,而且体内气息稳定,证明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而此刻,秦风不但受伤,而且气息依然不稳,证明状态很不好。

两者,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腾儿,不要跟他废话,直接送他上路!”

冷笑过后,景世明开口提醒景腾,他担心夜长梦多,出现变故。

而如果景腾趁热打铁,再次动用阴阳杀出手的话,就算无法一下将秦风击杀,也势必会重创秦风,让这场比武彻底失去悬念。

“杂碎,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挡住我几拳?”

耳畔响起景世明的话,景腾冷笑一声,而后身形一动,再次朝着秦风扑杀而去。

呼!

眨眼之间,景腾便出现在了秦风前方,右拳再次轰出。

他再次动用终极杀招‘阴阳杀’,整个人气势如虹,恐怖至极!

这一次。

秦风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不等景腾近身,便抽身爆退,避开景腾的锋芒。

“嘿,你跑得了吗?”

一拳落空,景腾冷笑一声,如影而随,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直追秦风,势必要将秦风击杀。

三米,两米!

在众人的注视下,景腾很快便缩短了

与秦风的距离。

一米!

“纳命来!”

眼看已到了攻击范围,景腾再次冷笑一声,疯狂催动体内内劲,准备再次动用阴阳杀。

然而——

这一次。

秦风比他更快!

“死!!”

夕阳下,秦风的身形猛然一顿,宛如螺旋似的一转,转身正面面对景腾,同时气运丹田,一声暴喝,震彻天际。

暴喝出,铁拳挥!

夕阳下,秦风的右臂随着身子的转动,顺势挥出,宛如一杆大枪,急速刺向景腾。

自创武功《盘龙枪》第二式。

夺命!这是他的最强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