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章 最强底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大威武!”

回应景腾的是王阿猛等人的振臂欢呼。

他们之中除了叶虎之外,其他人对于武学几乎没有任何了解。

而叶虎虽然是侦察连的连长,但也只是将功夫练到明劲后期而已。他与王阿猛等人都无法看出秦风与景腾刚才那记硬碰硬是多么的凶险,但却清晰地看到,秦风此刻安然无恙,而景腾虎口流血,甚至就连嘴角也溢出了血丝——这足以证明秦风在刚才的交锋中占据了上风

尚且连叶虎、王阿猛等人都看出了这一点,何况那些武者?

“原来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

“是啊,以景腾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我恐怕连与他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景腾已经足够强大了,尤其是刚才那一拳,简直恐怖如斯,结果不但被秦风抵挡,反而受伤——秦风到底有多强?”

那些各门派的弟子在被秦风与景腾所展现出的实力震惊之后,纷纷议论了起来,望向两人的目光充斥着惊骇。

他们也都算是各门派的天骄,但与秦风、景腾两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与第一艘、第三艘大船议论纷纷不同,第二艘大船极为安静。

相比那些门派弟子和王阿猛等武学界门外汉而言,第二艘大船上的武学宗师们不但眼力远远胜过他们,而且离得近,看得清楚,感受得更直接!

除了曾经见证过秦风拿出最强实力击杀北辰海的空冥大师、张天师、赵无道和乔武斗之外,所有武学宗师都惊得不轻。

就连来自华武组织的武空和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也不例外!

其中,武空与其他武学宗师一样,没有想到秦风与景腾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般地步。

至于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二人……

虽然秦风之前始终压制着景腾暴打,但在他们看来,秦风完全是仗着生死搏杀的经验,比实力还是要弱于景腾的——景腾动用阴阳拳与秦风交手,秦风被震得后退了半步!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们坚信景腾以为放弃防守、主动攻伐之后,可以轻松击杀秦风,结果景腾依旧处于下风,而且还受了轻伤——这让他们心中震动不已!

“我现在终于明白秦风为何可以击杀北辰一刀流掌门,乃至可以在日本制造血案了!”随后,一名武学宗师开口打破了沉默。

“是啊,他真的太强了——以景腾刚才那一拳的威力,

哪怕是化劲中期的宗师都未必能够接下来,结果他不但挡住了,而且还击伤了景腾!”有武学宗师开口附和。

“当日,秦风在东北陈家寨,便是用刚才那一招击败了北辰海!”

乔武斗也开口了,他亲眼目睹了秦风击杀北辰海的过程,一眼便认出了秦风刚才动用了杀招。

“如此说来,那景腾也有着堪比顶尖化劲中期宗师的实力啊!”

那些未曾目睹那一战的武学宗师们恍然大悟,而后又惊呼不已。

“腾儿,不用担心,这已经是他的最强战力了,他不是你的对手!”

听到乔武斗的话,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二人不约而同地暗中松了口气。

自比武到现在,秦风的实力像是无底洞一般,连他们也无法看清,一直在变强,一直占据上风,导致他们在刚才那一瞬间有些动摇心中坚定的信念——景腾必胜!

但此刻,得知秦风已拿出最强实力之后,他们放下心来,同时景世明更是出声提醒被秦风镇住的景腾。

嗯?

甲板上,秦风已经调整了体内气血,稳住了稍显紊乱的内劲,刚要迈步出手彻底将景腾击杀,愕然听到景世明的话,当下停下了脚步。

“呃……”

与此同时,包括柳宗盛、武空在内,其他所有武学宗师,听到景世明的话后,都是惊讶地将目光投向了景世明,那感觉仿佛在问:难道景腾还有底牌?

“杂碎,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强,甚至逼得我要动用最后底牌。原本,我是打算将最后的底牌留到全球武学大赛上再动用的!”

仿佛为了回应柳宗盛等人似的,景腾舔了舔嘴角的血丝,然后甩了甩虎口的血迹,活动了一下身子,冷冷道:“不过,一切到此为止了,能够死在我的最强底牌之下,你足够荣耀了!”

“呵呵,自比武开始到现在,你除了嘴炮逞强之外,还会什么?”

秦风不屑一笑,一副藐视景腾的姿态,但暗地里却是在戒备。

刚才,震惊的不光是景腾和观战的人们,秦风心中也是颇为惊讶。

毕竟,当日他催动神秘呼吸法,动用杀招龙刺,连北辰海都无法抵挡,而景腾只是受了轻伤——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也足以证明景腾刚才那一击极其强大。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景腾还有底牌,就不得不让秦风重视了!

“我们景家能够屹立于华夏武学界千年不倒,阴阳拳能够威震华夏武学界上千年,

其博大精深不是你个井底之蛙能够想象的!”景腾冷笑一声。

嗯?

再次听到景腾的话,秦风没有开口,只是死死地盯着景腾。

不光是他,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景腾身上,那感觉仿佛在问:景腾的最强底牌是什么?

没有回答,景腾彻底控制了体内紊乱的内劲,而后体内的气血再次沸腾,气势再次攀升了起来,而且速度比起之前更快。

很快的,景腾的气息如同之前一样恐怖,但气势依旧在攀升,仿佛永无止境一般。

啪!

啪!

啪!

旋即,景腾迈步走向秦风,每一步看似缓慢,但实则又很快,脚下的甲板无法承受恐怖的力道,先后裂开,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令得整艘大船都震动了起来!

除此之外,他的步伐蕴含着某种韵律,与天地间的波动形成共振,宛如千军万马在冲锋,声音震耳欲聋。

那沉闷的声音,令得第三艘大船上的王阿猛等人头晕目眩,胸口像是压着一座大山似的,难以喘息。

不光是他们,第一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弟子听到那一声声叠加在一起的脚步声后,只觉得耳膜鼓动,无法集中注意力。

“死!!”

下一刻,就当景腾走到与秦风相距十米地方的时候,突然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如同一道惊雷炸响。

这一声是如此的突然,也是如此的洪亮,仿佛要震破天际,令得第三艘大船上的王阿猛等人站立不稳,几乎瘫软,也令得第一艘大船上的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弟子心神颤动,神情恍惚。

甚至就连距离甲板较近的几名武学宗师心神失守,表情恍惚。

啪!啪!啪!

怒吼出,空爆声响起。

夕阳下,景腾仿佛凭空出现在了秦风的身前,右拳再次挥出,轰向秦风。

这一拳,完美地融合了他的劲、气、神,形成了可怕的拳意!

先是以声助威,从而达到干扰、影响对手的心神,然后突下杀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用打出拳意锁定对手,令得对手心神恍惚……

这一切,都在铺垫着他最后一击!

——阴阳杀!

这一刻,景腾动用了阴阳拳法的终极杀招!

这一刻,秦风心神恍惚,只觉得此刻的景腾仿佛是一个巨人站在太阳上,一拳轰出,要将整片天地轰碎,根本无法匹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