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章 年轻一代巅峰对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之前,秦风迟迟没有出声表示迎战,也没有现身,除了仅有的几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秦风怕了、怂了,不敢接受景腾的挑战!

而如今,秦风先是拎着景仁和牧阳的尸体现身,然后解释自己没有回应挑战和对景仁、牧阳出手的原因,最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强势地将景仁和牧阳的尸体丢进了湖里!

这种截然的反差,带给众人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同样,这一切,也像是一脚跺在了景家头上,践踏了景家的骄傲与荣耀!

身为华夏武学界最古老、强大的武学世家之一,景家自古至今都在华夏武学界拥有很高的地位,每次出世都会震动华夏武学界,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欺辱过?

“啊……救命……”

很快,求救声响起,景仁惊慌失措地在湖水里挣扎、扑腾,同时大声求救,纷纷让众人回过神。

“景腾,把他们捞上来!”

景云峰开口了,他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的秦风,眼中的怒意和杀意毫不掩饰,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是,爷爷!”

景腾强忍着立刻冲过去击杀秦风的冲动,愤怒而憋屈地领命,纵身一弹,直接跳进湖里,迅速打捞景仁和牧阳两人。

与此同时,在众人的注视下,秦风不再废话,而是带着李雪雁等人畅通无阻地通过封锁区域,开始登船。

其中,秦风径直走向了第二艘大船,而李雪雁等人则是走向了第三艘大船。

“原本我以为秦风怂了,却没有想到他依然那么强势,就连景家都不放在眼里!”

“是啊,古往今来,华夏武学界还从来未曾有人像他这样强势地折辱景家!”

“如此一来,今日的比武可就好看了,也不知道秦风与那景腾到底谁厉害?”

望着秦风一步步朝着第二艘大船走来,第一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弟子纷纷议论了起来,他们先是惊叹秦风的强势,而后有人谈到了接下来要进行的生死之战,顿时令得议论声更大了。“秦风虽然表现得极其强势,但我认为,还是景腾的赢面更大一些。第一,景家乃传承已久的武学世家,祖传绝学阴阳拳恐怖如斯。第二,秦风虽说他是因为闭关练武不知道景腾的挑战,但我个人认为他在

说谎——他是知道景腾要与他进行生死之战后,才进行闭关的!”有人做出这样的判断,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你说得很有道理,强势不代表会获胜,相反,

很有可能是因为心里没底,故意这般做,想在气势上占据上风。”有人开口附和,而后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强势的确不代表会获胜,但如果你们了解秦风的话,就应该知道,强势是他的代名词,不存在虚张声势之说。至于比武结果,我倒是认为秦风的赢面更大一些——想想他的事迹和战绩吧,那可都是杀出来

的,岂是景腾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可比?”有人持不同意见。

“没错,除非实力相差悬殊,否则秦风必胜——他的生死搏杀经验绝非景腾可比!”

“我相信秦风能够最终获胜!”

“我支持景腾!”

……

一时间,第一艘大船上各门派的弟子们争论起来,吵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

而第二艘大船上,那些武学宗师其实也很想议论、探讨一番,奈何景云峰、景世明两人就站在一旁,便没有吱声——他们怕因此而得罪了景家!

第三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地的江湖大佬、商界大亨和官场中人从震撼中回过神后,望着走向第二艘大船的秦风,均是保持着沉默。

一方面,他们身份特殊、敏感,不宜讨论,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对于武学界了解不深,不敢妄下定论。

“柳会长、空冥大师、张大师、赵大师、乔大师。”

与此同时,秦风催动内劲,脚下如风,很快便登上了第二艘大船,分别向柳宗盛、空冥大师、张天师、赵无道和乔武斗几人问好。

至于其他人,他并不熟悉,便没有打招呼。

“年轻人,要学会尊老爱幼,若非景腾稍后要与你进行生死之战,就凭你之前不敬的话语,我便要给你一个难忘的教训!”

不等柳宗盛几人回应秦风,峨眉派掌门尘仪师太突然上前一步,目光死死地盯着秦风,脸上充斥着怒意,目光森冷而骇人。

刚才,秦风出言羞辱她与峨眉,她因不占理,外加一时惊得不轻,没有及时回应,此刻开口算是为自己和峨眉派挽回颜面。

“老处~女,你以为我怕你?”

面对尘仪师太的警告,秦风浑然无惧,冷笑道。

“你……你好大的胆子!”

尘仪师太气得浑身一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秦风,但看到武空朝着这边走来,没敢那么做,而是怒斥了一句。

“尘仪,你跟一个将死之人生什么气?”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景世明开口了,他没有去看秦风,而是看着尘仪师太

,用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无知者无畏,我家腾儿稍后会送他去阎王爷那里好好忏悔!”

“你说得对,他马上就要死了,我何必跟他发火?”尘仪师太冷笑点头,望向秦风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呼啦——

这一次,不等秦风再说什么,景腾从湖中将景仁和牧阳打捞了上来,左右手各拎着一人,而后身子猛然一蹿,宛如一条游龙一般,猛然蹿出水面,而后只听“啪”的一声,右脚踩得水面炸开。

水花四溅,景腾腾空而起,拎着景仁和牧阳的尸体轻松地跃上了甲板。

“杂碎,滚过来受死!”

景腾像是落汤鸡一般,浑身湿漉漉的,他随手将景仁和牧阳的尸体丢到一旁,不去管景仁的死活,而是目光如刀一般盯着秦风,怒吼一声。

怒吼出,杀意涌!

刹那间,景腾宛如一把刚出鞘的绝世宝剑,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杀意,那杀意死死地锁定着秦风,仿佛在告诉秦风: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都会将他击杀!

“送你上路!”

秦风说着,大步走向景腾。

刹那间,三艘大船陷入绝对的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秦风与景腾两人,期待着这场即将开始的年轻一代巅峰对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