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章 强势登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呃……”

景腾再一次怔住了。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惊讶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彻底被震惊了!

秦风!

虽然他不知道景仁和牧阳两人怎么会遇到秦风,但此刻他可以肯定,电话那头的人是秦风,否则绝对不会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

“嘟……嘟……”

随后,就当景腾从震惊中回过神想说什么的时候,通话已经中断。

“刚才那人是秦风?”

景世明凭借超强的听力,听到了秦风与景腾的通话,并且将景腾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应该是他!”景腾咬牙切齿地说着,气得差点砸掉了手机,浑身充斥着冷冽的杀意,恨不得立刻将秦风挫骨扬灰,“景仁和牧阳栽在他手中了,一个死了,一个残了——他在挑衅我们景家,我要把他剁碎了丢到西湖喂鱼

!”

“走,上去看看。”

景世明同样怒火冲天,说话间,他脸色阴沉地转身离开包厢,景腾收起手机,紧跟其后。

与此同时。

秦风带着李雪雁等人,乘车来到了封锁区域的入口。

“快看,有车队来了,是秦风么?”

秦风等人尚未下车,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人更是惊呼出声。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秦风推开车门,率先走下汽车。

“是秦风!”

“真没有想到,秦风竟然在最后关头来了!”

“哈哈,我早说过,以秦风强势的作风,绝对不会当缩头乌龟的!”

秦风这一下车,顿时让原本安静的人群沸腾了,人们纷纷激动地热议了起来。

听到众人的议论,望着秦风那张只在照片上看过的面孔,身为景家家主的景云峰笑了。

原本他一直担心秦风不敢应战,那样一来,景家所有的计划都要落空了,如今秦风出现了,他心中的担心荡然全无。

因为,秦风在他眼中已是一个死人——景腾势必会将秦风击杀!

然而——

很快,景云峰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因为,他清晰地看到,秦风下车后从后排座位上拎出了牧阳和景仁,前者如同一条死狗,一动不动,后者浑身发抖,脸上充斥着惊恐。

这个发现,顿时让景云峰心头一震,眉头瞬间皱在了一起。他知道且默许了景仁和景腾商量的应急方案,此刻看到这一幕,用脚趾头

都能想到,景仁和牧阳两人在强势收服洛青珂给景腾当侍女的时候,遇到了秦风,而且以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牧阳已然没有生命

特征,景仁也被打残了!

不光是他,第二艘大船上,其他那些武学宗师也是纷纷看出了这一点,均是一脸惊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中,身为华武组织成员的武空,更是皱起了眉头。

“什么情况?”

“秦风手里拎的是谁啊?”

“不知道,不过那两人身上好像有血迹,应该是受伤了。”

“秦风拎着那两人来这里做什么?”

与此同时,第一艘和第三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大门派的弟子,地下世界江湖大佬、商界大亨和官场人士的脸上充斥着疑惑。

由于距离较远,以他们的视力,只能看到秦风拎着两人,隐约看到两人身上有血迹,无法看清具体的情况。

没有答案。

下一刻,在众人的注视中,秦风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拎着牧阳的尸体和被打残的景仁,带着李雪雁等人,大步朝着封锁区域入口走去。

嗯?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站在封锁区域入口的警察,还是南浙武术协会的成员,都是一脸发懵。

他们因为离得近,看到景仁和牧阳浑身是血,而且发现牧阳双眼紧闭,脸色发青,一动不动,当下判断出牧阳已经死了。

“小畜生,放下景家人!”

稍后,不等封锁区域入口的工作人员从发懵的状态中回过神,景世明率先走出船舱,来到了甲板上,看到了秦风的举动,勃然大怒道。

哗!

景世明的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几乎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有想到秦风拎的竟然是景家人!

“诸位,我之前之所以没有回应景家景腾,只是因为我一直在闭关练武,不知道这回事。”秦风直接无视了景世明的话,而是目光依次扫过三艘大船,最后停留在第二艘大船上,沉声说道:“因为我迟迟没有回应,景家人以为我不敢迎战,为了逼迫我迎战,特地派这两人去青龙山庄,仗着武功高

强,逼迫我的朋友洛青珂去给景腾当侍女!”

“我朋友洛青珂不同意,他们便强势出手,用武力镇压,然后还要对我其他朋友动手——他们都是一群普通人!”

“放屁!我们已经跟峨眉派沟通过了,并取得了峨眉派的同意,让洛青珂给我家腾儿当侍女!”景世明怒

喝一声,打断秦风的话,试图辩解。

“取得了峨眉派的同意?嘿,我朋友洛青珂几年前便被峨眉派除名,峨眉派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你让尘仪那个老处~女说一说,峨眉派凭什么决定她的人生?”秦风冷喝道。

“——”

景世明顿时无言以对,他无法反驳秦风的话。

而峨眉派掌门尘仪师太气得脸色发青,怒意冲天,但因为理亏,一时竟没有吭声。

理亏么?

是的!

如同秦风所说,洛青珂已经被峨眉派踢出去了,峨眉派无法要求洛青珂做什么。

退一万步讲,即便洛青珂在峨眉派,也是可以拒绝这种极具侮辱的要求的!

“景家太过分了吧?”

“不是过分,而是太张狂了,完全是在践踏华夏武学界的规则啊!”

“不光是景家,峨眉派也做得有点过火啊,都把人家除名了,还要要求人家去当侍女!”

看到景世明和尘仪师太的表现,众人都明白秦风所说多半属实,否则两人不可能哑口无声,为此纷纷议论了起来,言语之间都在指责景家和峨眉派的所作所为。

“秦风,你死定了!”

就在这时,景腾来到了甲板上,听到了众人的议论,也看到了景仁和牧阳如同两只小鸡仔一样被秦风拎在手中,当下暴喝一声,杀意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瞬间沸腾。

“这人身为武者,仗着武力高强,劫持、逼迫我朋友洛青珂去当侍女,还要对一群普通人出手,完全无视华武组织的规定,恰好被我出关后撞见,两巴掌拍死,算是替天行道!”

秦风完全将景腾的话当成了放屁,甚至没有去看景腾一眼,而是先后指着牧阳和景仁,大声说道:“而此人虽不是武者,但与他狼狈为奸,协助他做了这一切,我打断了他的双腿,以示惩戒!”

嗖!

嗖!

话音落下,秦风双手陡然发力,猛然将牧阳的尸体和景仁掷向湖面。

“啊——”

身子猛然腾空,冷风在耳畔呼啸,景仁吓得直接闭上了双眼,两腿间涌出了黄色液体。

他被吓尿了!

“噗通!噗通!”

随着两声落水声,景仁和牧阳的尸体被秦风当众丢进了湖里!

这一切,宛如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景家人脸上!这一幕,深深震撼了在场所有人!